黓言堂

私人創作,耽美較多,可拍打餵食,但請保持低調。文未經允許請勿轉載,經查必究。

【冰漾】傲水之姿(第二十章)

影子有話要說:
阿哈哈太久沒更新(被巴
讓各位久等了><
這次出現了一個影子很喜歡的角色,雖然有點拿捏不準他的個性XD
如果有什麼關於他的建議,或者對這次文內有問題和建議的孩子們歡迎留言><!!
愛你們!
這絕對不是除了冰炎之外的ALL漾XD
感覺冰炎被我打得好渣渣渣渣W
大家還是要愛冰炎喔XD!
然後我覺得在這部裡禇冥漾就是個受虐的孩子(被捅死
-------------------------------------------
第二十章-<不一樣的海妖>







時光飛逝,兩三天很快就過去了。
這幾天,夏碎恢復了和禇冥漾一同吃午飯的習慣,也會在用餐聊天之餘,向褚冥漾說明一些公司內部的事情以及作業流程,還有關於考題方面的重點。

顯然的,夏碎並不打算給禇冥漾回絕的機會。

夏碎早就想好了,只要禇冥漾瞭解依沐落公司越多,往後禇冥漾能有藉口拒絕的機會就越少。
而另一方面,要是禇冥漾對人魚的認知更深一點,他融入人魚群體的速度也會被加快,也就更容易被接受。

他察覺出來,禇冥漾對於進入公司這一點上很被動。
在看見禇冥漾眼裡的退意的當下,夏碎說不出來那是什麼感覺,但這不妨礙他說服禇冥漾加入公司。
也許禇冥漾在意的是自身能力的不夠,那麼沒關係,他願意親自指導他。
就教學這方面來說,夏碎對自己還是很有信心的。

「冰牙作為現在最強盛的鮫人一族,其中有一部分也是因為依沐落公司成立的關係。」桌邊上,夏碎絞拌著手中的海鮮乾拌麵,一邊說道:「畢竟我們很多人魚都會上岸,所以在陸地上的據點就變得非常重要。依沐落公司的建成帶動了冰牙在陸地上的經濟勢力,許多剛上岸的人魚都會受到依沐落公司的庇護,加入並成為員工,因此相對其它族群而言,我們掌握的陸地資源也會更多。」

禇冥漾無意識的用筷子撥弄著便當盒裡的空心菜,目光卻放在夏碎身上,他聽著夏碎講述著關於人魚的事情,連自己也沒發覺的專注。
就好像,他本能的該去理解一切關於人魚的生活一樣自然。

「但也因為這樣,公司內的人員並非全是族裡的人,不同族群有不同的習慣,多少也會有摩擦。」看見禇冥漾聽得一愣一愣的樣子,夏碎笑了一下:「研究部內的紛爭是最明確的,不過你放心,企劃部內的人魚大部分都很好相處。」如果總裁沒有真的把冰炎調到企劃部的話,夏碎在內心補充。

禇冥漾不自覺的點頭。

「目前企劃部裡最多的人魚族群來自於地中海和北大西洋,另外有幾個分別隸屬於印度洋和太平洋,但也就兩三個,」瞧見禇冥漾的動作,夏碎繼續說了下去:「企劃部的部長叫阿斯利安,是比較特別的狩人魚,有機會我會先帶你見見他,他人很不錯,比較要注意的是,他身邊的地中海人魚不是很喜歡人類。」想到那條人魚,夏碎不禁也有些頭疼。

準確來說,那條人魚不喜歡所有靠近阿斯利安的任何’’生物’’,而人類,是他最不喜歡的一種。

然而一間如此龐大的公司內部當然不可能只會有人魚,多少還是會有些只有人類任職的部門存在,而雖然這些人類員工永遠無法升遷到有人魚的上層部門,但因為業務上的公文往來,人魚和人類還是會有所接觸。
所以每到所有部門開例會的時候,那條人魚的臉色都會非常難看。

「不過他還算有分寸,只要你不招惹他,他不會去找你麻煩的。」想了想,夏碎又說。


「夏碎。」

冷清且沒有感情似的聲音打斷了兩個人的談話。

聽見那個聲音的剎那,禇冥漾的身體當即緊繃了起來。
他的座位是背對著說話的人的,但他卻下意識的不敢回頭。
他還是沒想好要怎麼面對他。

「啊呀,總裁准你來上學了?」夏碎像是沒有查覺到禇冥漾的僵硬,笑著對站在禇冥漾身後不遠的人打招呼:「身體好些了?冰炎。」

冰炎看著那始終沒有回過頭來看他的人,沒來由的感到一陣煩躁。

不過他也沒有去細想這煩躁從何而來,他巴不得禇冥漾不要跟他打照面,這樣也就省去了尷尬和麻煩。

所以他也就自然而然的忽略了那人類的存在:「死不了。」他對夏碎說:「這幾天還行?有狀況嗎?」
他有聽說前幾日夏碎又遭受到了攻擊,對於海妖如此頻繁找上夏碎感到很不痛快。
要不是他躺在特殊醫務房裡,哪容得到海妖如此囂張。

「你聽說了啊。」自然知道冰炎是在問自己的情況,夏碎微笑:「嘛,也就那樣,估記你在公司裡休養他們靠近不了,索性就把主意全放在我身上了。」他輕描淡寫的道,神情自若的從禇冥漾袋的便當裡夾走了一顆花枝丸,對著錯愕萬分的禇冥漾眨了眨眼。

冰炎不悅的嘖了一聲,瞪了渾然不覺的人一眼,口氣也更加不好了起來:「你還要住那裡?」

「是啊。」眉目一閃,夏碎依然保持著笑容:「還有一些事情要確定呢。」

聞言,冰炎瞇起了眼睛:「確認?」他看著夏碎,揚起一抹像是在嘲笑的弧度:「你確定不是在等那條小人魚?」若他計算沒有錯誤,不下幾天,那小人魚就要回來了。

輕笑了一聲,夏碎一點也沒有被拆穿的窘像,他站了起來,收起自己已經吃完的飯盒,拍了拍還是不敢回頭的禇冥漾,狀似安撫,一方面又跟著冰炎道:「是時候了。」說完,又是一陣低笑,但他的眉眼間卻透著一股認真。

冰炎訝異的挑了挑眉:「你認真的?」他瞟了一眼對方放在禇冥漾頭上的手。
「也許吧。」夏碎點了點頭,順著冰炎的視線看了看自己的手,然後收回,似笑非笑的望著冰炎。

冰炎的眼睛又瞇了起來。
過了幾秒鐘,映照著那處變不驚的淡笑,那雙銳利的眼睛瞇的更細:「你發現了什麼?」

「沒什麼,一些有趣的事情,不過還不確定。」夏碎說:「你晚上來一趟吧,到時後我再跟你說,現在不太方便。」他指了指天,午休結束的鐘聲非常的配合,當即響了起來。
周遭開始有了些響動聲,人影也逐漸多了許多。

冰炎嘖了一聲:「你過來不就行了?」他現在對那個地方抵觸到了極點。
想到了什麼似的,他的視線又回到了那還是不肯轉過頭來的人類,居然興起了強行把那個人掰過來的衝動。
他幾不可查的握了握拳,而後又鬆開,前後不過兩三秒。

看見冰炎的小動作卻不打算說什麼的夏碎無所謂的聳肩:「我的資料還留在那裡,晚上得處理完。」

「嘖。」冰炎冷哼:「知道了,幾點?」

「放學一起走?」夏碎說:「要不要一起吃晚飯?」
他看了禇冥漾一眼,又對著冰炎笑。

「不行,」想都沒想就拒絕,冰炎隨便找了個理由:「父親要我回去一趟,我之後再過來,你會直接回去?」他知道夏碎的意思,但他一點都不想跟那人類解釋什麼。

而對方那恐懼的眼神更讓他感到焦躁。

「不,我還會去書店買一些東西。」夏碎笑著說:「當然,我會小心。」看見冰炎當即不贊同的臉,夏碎道:「不用太擔心我,我想海妖一時半刻還不敢找我麻煩。」幽光閃過,他朝冰炎眨了眨眼。

冰炎皺了皺眉頭:「你用了?」
他沒有忽略對方刻意讓他察覺的濃郁紫光。

「嗯。」
「那種東西,少用。」冰炎頷首,還是提醒:「會很麻煩。」

「我知道,當時情況緊急。」夏碎回道,而後他轉開了話題:「快上課了,走吧?」他伸手去拍拍仍僵著身子的禇冥漾:「禇?會遲到喔?」

「啊,喔,我、我知道了。」縮了縮,禇冥漾硬著頭皮抱著自己的便當盒起身,卻依舊將視線與冰炎那裡錯開,在冰炎眼中,顯得躲閃。

見他那副樣子,冰炎說不上是為什麼,卻明確感覺一股怒火在心中焚燒。

有那麼一瞬,模糊的視線裡,對方驚恐的臉清晰了起來,臉上滿是淚痕,墨色的眼中映照著的是失控的自己,而那股香味————

冰炎的眉頭狠狠的皺起。
「我先回去了。」他哼了一聲,甩頭離去。

禇冥漾抿著唇,直到對方那盛氣凌人的氣勢離開後才抬起頭。
他看著漸漸走遠的背影,意識到自己背後的襯衫已經濕透。

「還是這個樣子呢。」夏碎無奈的笑笑:「禇還好嗎?」
從頭至尾他都能明白禇冥漾的不自然和尷尬,但他不想看到冰炎和禇冥漾永遠都是這個樣子,所以他才會想盡辦法讓兩個人多接觸。

但明顯成效不彰。

「…我沒事……」禇冥漾低聲說。

「……雖然這麼說有失妥當,但我還是希望你不要怪冰炎。」夏碎看著學弟皺著眉頭的樣子,沉默了兩秒後說:「冰炎的個性讓他沒辦法跟你道歉,不過我想他也不希望是這個樣子。」他頓了頓,像是決定了什麼才又道:「雖然這不是我該說的,但是冰炎會變成現在這樣這麼痛恨人類,和總裁,和整個冰牙脫不了關係。」

「咦?」聽出對方語氣裡的不憤,禇冥漾仰頭看向了夏碎,卻仍錯過了對方臉上一閃即逝的黯然。

「…以後再說吧。」看著對方帶著疑惑的眼,夏碎在度沉默了幾秒,搖搖頭不願再說下去:「先回教室。」



────



被萊恩送上了大樓的電梯,禇冥漾一人邁步往家門前進,他低著頭走路,腳步有些沉。
中午夏碎學長那不太自然的情緒還環繞在他耳際,他不禁思考起了對方的話。

痛恨人類,是因為總裁和冰牙的關係……

禇冥漾斂下眼,儘管想起冰炎還是會讓他感到複雜,但不可否認自己的好奇心被勾起了。
他回憶起一開始冰炎見到他的時後,對方眼裡的不屑和輕蔑,還有之後對自己的厭惡都表露無遺。
除卻教導自己功課的那當會兒,冰炎態度明顯有好轉之外……他那時後還挺開心的,因為他發覺對方似乎並沒有那麼拒人類於千里之外,雖說說話還是那麼不好聽。

然而之後遇到的事情讓他們之間的關係直轉而下,他也再沒機會和對方有所交流。

禇冥漾明白夏碎學長正試圖讓他們兩個的情況不要那麼糟,從這幾日來夏碎學長一直不停提到關於冰炎的情況還有邀請冰炎來一起吃晚飯就能知道,但似乎不管是自己還是冰炎學長,都沒辦法再輕易的面對對方。

尤其是自己。

身體還記得那份疼痛,記憶還記得那份絕望。
禇冥漾知道自己必須跨過去,但遠比所希望的來的難。
他已能調適心情去面對那段回憶和被帶起的過去,卻無法調適心情去面對當事人。

他承認他怕了冰炎這樣的男人,這樣的人魚。

即便知道不是對方的錯,他卻仍會不由自主的在對方靠近時感到恐懼,尤其是對方沒有掩飾他那渾身自帶的壓迫感。

但夏碎那番話讓他又對冰炎有了好奇,他原本以為是因為人魚向來自視甚高,所以理所當然看不起人類的關係,但聽夏碎學長這麼一說,又好像不完全是這麼一回事。

那麼,到底是為什麼呢?
為什麼夏碎學長在提起這件事時的語氣會這麼奇怪?

禇冥漾一面想,一面開門進了屋。
他放下書包,想到要不要去冰箱拿杯冷飲來喝。

可是他很快感覺到了不對。



冷。
一股不尋常的冷透徹了整間屋子。
禇冥漾不自覺的抽了一口氣,全身戰慄。

有人在盯著他。
禇冥漾這麼直覺,呼吸加快了起來,他吞了吞口水,向後倒退了幾步。
直到背後貼上了門,禇冥漾這才想起自己應該要離開這裡。

他轉過身,手觸及到了門把,扭動之後正要拉開,背後卻一陣陰風瞬間襲來。
禇冥漾表情閃過一絲空茫,身體本能向下一蹲。

只聽磅一聲,在禇冥漾蹲下的剎那,一個黑影飛撲向了門,伴隨著鋒利的爪子,將門撞出了好大一個凹陷。
禇冥漾應身縮緊了身體,但他知道這種狀況下必上眼睛絕非明智,他只好咬緊了牙根,強迫自己去看到底是什麼東西攻擊了自己。

撲鼻而來的,是一陣腥臭得海腥味,伴隨著咭咭怪笑:「被躲過了,但下次可沒那麼好運,嘻嘻嘻嘻嘻。」
禇冥漾瞪大了眼睛,章口卻發不出半點聲音。
寒意從腳底竄升,侵蝕了整個身軀。
受到襲擊的記憶波掏洶湧的竄入,那些尖銳的嘶鳴還有爪上的寒光,都讓他頭疼欲裂。

在禇冥漾的面前,一隻巨大無比的海妖正對著他露出森森的牙齒,濃濁的黃色眼珠閃爍著戲謔,似乎對眼裡的獵物誓在必得。

看見褚冥漾看向自己,他又哈哈哈哈得的大笑了起來,看上去臉部扭曲得更加陰森。


「海…妖…?」禇冥漾的聲音顫抖得非常厲害,他感覺全身都被禁在冷水當中,難受異常。

為什麼…海妖會出現在這裡!?

禇冥漾頭腦裡一片混亂,第一時間想起的是住在隔壁的夏碎學長。
他們的目標到底是?
夏碎學長他們?還是?
不,他們是怎麼進來的!?

「嘿嘿嘿嘿,覺得為什麼會攻擊你是嗎?」海妖見他眼裡的驚懼,顯得非常得意:「是不是覺得很奇怪啊?人類?嘎哈哈哈哈哈!!那群蠢笨的人魚絕對想不到!想不到!」他恣意大笑著:「不過也無所謂啊,你馬上就要死——」

什麼意思?禇冥漾緊盯著海妖,企圖讓自己被驚嚇而散亂的心神集中回來。
手機在書包裡,而自己又被盯著,禇冥漾盡力讓自己冷靜,卻還是惶然不安。

逃,必須逃。
可是他能逃到哪裡去?

「你廢話太多了,瀨淋,不要忘了首領是怎麼交代的,」突然,一個更低啞的難聽嗓音出現,另外一隻海妖從臥室爬了出來,瞪了瘋狂大笑的海妖一眼:「快點殺了他!不要節外生枝!你不動手!我來!」說完,就要衝過來。

「嘎呀,你這是要搶功勞嗎?才不會讓給你!」那隻被叫做瀨淋得海妖瞬間驚叫,帶著怒火:「是我發現他住在這裡的!是我!是我!」他攔下了那隻海妖,毫不留情的咬了對方一口。

「那又怎麼樣!先殺了他的人才是該被賞識的那一個!你不殺,那就我來!」另外的海妖吃痛,眼中透出一骨子殺氣,他不甘心的道:「還是說你打算背叛首領!?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看來得先把你殺了!」他亮出了如利刃般的長爪,就望瀨淋襲去。

「你放屁!露出馬腳了吧!少扣帽子在我身上!你這想搶奪別人功勞的傢伙!我先殺了你!」瀨淋發怒,回擊。

一陣尖嘯,兩隻海妖扭打成了一團。
猙獰的面目透露著要把對方至於死地的瘋狂,海妖在面對同伴時也不會手下留情,更多得是殘酷的同族虐殺。

他們互相撕咬著,都在找機會對對方的命門上施展致命一擊,目光中的兇殘讓人不寒而慄,飛濺的稠血灑了滿地及牆壁,一片狼藉。

禇冥漾靠著門,慢慢的站起身,看著打得忘我的海妖,手慢慢的又摸上了門把。

趁著這個機會……他又吞了吞口水,腳步緩緩的移動。

門稍稍被打開了一條縫。
禇冥漾秉住了呼吸。

他悄悄的移動著自己的腳步,全身僵硬得如雕像,卻仍在動作。

快了!
掩見門已經被打開了一大半,海妖們又似乎都還沒有發覺,禇冥漾牙一咬,快速的拉開大門,就要衝出去。

成功了——

禇冥漾剛這麼一想,一股拉力從衣領一拉,禇冥漾整個人都來不及反應,就向後飛了出去。


砰───

「嗚啊!!咳——咳——嗚——」

背部撞擊上了走廊底端,骨骼裂開的聲音清晰可聞,禇冥漾慘叫一聲,感覺斷裂的骨骼穿透了自己的胃部,咳出了好大一口血,接著第二口,第三口。

他能明顯的感受到自己身體裡的血液快速流失,禇冥漾癱倒在地,嘴巴張張合合,只能吐出氣音。
雙目模糊,禇冥漾幾乎睜不開眼睛。

襯衫被自己的血水沁溼,刺目的紅交雜著匯流在地,血氣似乎讓兩隻海妖更興奮了,一個接著一個笑了起來。

好痛——

為什麼……海妖會……

好痛啊——

交錯的念頭讓禇冥漾感到錯亂,他想讓自己的意識保持清醒,卻阻止不了力氣的喪失。

「咭咭,居然想要逃跑,」海妖們發出刺耳的笑聲:「真是——不自量力。」
「就跟你說要先殺了他。」
「也對,先殺了他,我們再來分個高下,嘿嘿嘿嘿。」另外得海妖附和,說完,一步一步的逼近禇冥漾。


倒在地上的禇冥漾抽搐著,一片混沌。

痛——好痛苦——

誰來……救他……?
誰都好……他不想要再被打了……他不想再無緣無故受罰……
救救他…
救救我……爸…媽……

一些斷斷續續的畫面衝進了他的視線,禇冥漾不知道那些東西是什麼,卻感覺的到大腦的刺痛。

一個很熟悉的女性在跟他說話。

【漾漾,對不起…】

為什麼要對不起……?

【忘了吧,一切都會好的。】

忘了什麼?我忘了什麼?
你—是誰?……是誰?

【不管是冰牙,還是他們,都要為了背叛他付出代價!】


「嘎啊啊啊啊!!」尖利的慘呼突然響起,導致禇冥漾的身體反射性的一抖,消散的意識集中了那麼一下,方才回盪腦中的東西也隨之不見。

怎麼……回事?禇冥漾吃力的睜著眼,卻還是看不清楚。

重物撞擊的聲音,隨後還有扭打聲。

「哈維恩!!你這個判徒!!」有誰這麼叫著,液體濺出的灼熱感:「首領不會放過——啊啊啊啊啊啊———!!」有什麼東西被切開了。

咆嘯,黑影,一道道的閃過禇冥漾渙散的眼,他顫巍巍的想動動頭,卻發現他完全沒有了行動能力,只能看著像是海妖的大片黑影移來移去,還有如同腳步的踩踏聲,以及破碎的咒罵聲。

而後,一片寂靜。

禇冥漾又吐出了一陣陣氣音,看著一團黑影在自己不能動的視線中緩緩的變成一雙黝黑的腳。

他知道那個人正看著他。
是誰?

「傷成這樣…」那人嘆息了一聲,蹲下了身。
禇冥漾感覺自己的身體被挪動了,像是被人捧起來的樣子。

「到底是為什麼,這麼喜歡人魚呢?」那人的聲音很低沉,也很冰冷,就像深海,凍人徹骨,卻難掩關心。
然而禇冥漾已被全身的痛楚給弄得無心注意其他了。

他只知道那人似乎開始在房內翻找什麼。

「醫療箱…嗯…這是什麼…?」那聲音有一瞬間凝住了:「藍海鳳凰的血?」像是不可置信,那人再次低語:「被發現了?不,不會。」

那頭沉默了數秒,而後禇冥漾感覺自己又被移動,一些液體滴落在自己的皮膚上,滲透過去,泛起了一陣暖,疼痛也跟著褪去。
「看起來是好多了。」那人喃喃自語,抬手在禇冥漾的頭上拍了拍。

禇冥漾轉了轉眼珠,不那麼疼之後,他覺得身上似乎稍稍有了點力氣。
他往上一抬眼,就撞進了一雙濁黃的眼睛。

那是海妖的眼睛。
禇冥漾瞳孔當即瞪大,掙扎了起來:「不——」方才生命受到威脅的恐慌讓禇冥漾抑制不住的抖了起來。

一連串遇到的事情讓禇冥漾積近崩潰,他不明白為何自己必須面臨這些事,他只希望自己能夠平平凡,簡簡單單的過生活而已,可這樣的生活卻好像離他越來越遠,越來越遠。

禇冥漾他抱緊自己的身體。
像是要把自己壓縮成一顆球。

「……別怕,我不會傷害您。」眼睛的主人道,仍是冷情的嗓音,卻不知為何透著一點點無奈:「我永遠都不會傷害您。」他安撫般的道。

禇冥漾依舊止不住顫抖,手卻被那個人抓住,他一驚,想要甩開,那人卻順著他的動作一步一步將他拉到了客廳,讓他躺坐在沙發上。

被對方推進柔軟沙發中的禇冥漾有點懵了。
今天發生的事情似乎都在挑戰他的理解力。
海妖要殺他,結果又是海妖救了他?

不,這人有手有腳,海妖是長這個樣子?

「請您冷靜一點。」那人道,然後非常自然的去開了客廳的燈。
禇冥漾這才看清了對方的長相。

他愣愣的看著眼前黝黑的青年,黑漆漆的頭髮長即肩,他的五官很深邃,渾身氣勢顯的精幹,那人面無表情的盯著他,一舉一動卻都透露著恭敬,只見男人看見禇冥漾的視線,便稍稍的靠近了一點,蹲下身,頭些微低垂。

「你、你是?」察覺對方似乎沒有其他意圖,禇冥漾好不容易順住了自己的呼吸,問。
對方的眼睛跟海妖並無一二,這人到底是?

「我——」不知道為什麼被噎住了的男人思考了一會才說:「您可以叫我哈維恩。」他頓了一下,才小聲補充說:「是海妖。」

「為—為什麼——?」得到的答案太令自己震驚,禇冥漾縮了縮腳,盡量讓自己全身縮進了沙發裡,拉開與青年的距離。
幾次經驗下來,他對海妖的畏懼只能說是有增無減。

「這很難解釋,但請您相信我並沒有惡意,那些不知好歹的海妖,受人唆使攻擊您,黑海區域的海妖決不允許,請您放心,那些走狗我們會替您解決——」看見禇冥漾的躲閃,青年似乎有點受傷,他用著冷淡的臉冷淡的語調說著話,可是速度加快了很多,就像是急切著什麼似的。

自稱哈維恩的海妖正要說些什麼,卻被大門處傳來的巨大撞擊聲給打斷。
一聲爆吼隨著門被破壞而闖了進來。

哈維恩一驚,率先站起來擋在禇冥漾身前,在看見那鮮紅尾身竄了進來的同時爆出一陣不悅的低吼,濃黃的眼睛閃現著一陣厭惡的精光。


「該死的人魚!」







(下篇待續)
  1. 2014/06/03(火) 02:00:16|
  2. 長篇集
  3. | 引用:0
  4. | 留言:8
<<【冰漾】長燈夜話(楔子) | 主頁 | 【冰漾】傲水之姿(第十九章)>>

留言

終於~~我日日夜夜的等阿TT
請大大一定要再接再厲喔(燦笑
  1. 2014/06/03(火) 20:04:41 |
  2. URL |
  3. fish #-
  4. [ 編輯 ]

喔耶更了喔喔喔~~~
好看~!!(灑花)
  1. 2014/06/03(火) 23:13:03 |
  2. URL |
  3. 緒 #-
  4. [ 編輯 ]

太棒了!!等好久了啊~加油加油喔
  1. 2014/06/04(水) 15:30:34 |
  2. URL |
  3. lb4867 #-
  4. [ 編輯 ]

超爽!哈維恩!冰炎快去救你老婆
  1. 2014/06/05(木) 12:53:14 |
  2. URL |
  3. pudasun123 #-
  4. [ 編輯 ]

怎麼最近的冰漾文,不是把學長寫的很崩就是很渣呢?XD(自己卻看得很爽!)

但愛他就要崩/渣他!!
所以,我們都很愛學長你喔!!!!!(被烽沄凋戈捅)

可就算如此,學長你在不認真的話……
就要被人認為是 夏漾、千漾、重漾、哈漾……
最後 All漾 可不就哭死你了!!!!!XDDDD

還請大大記繼續加油更文啊啊!!!!
  1. 2014/06/05(木) 15:47:17 |
  2. URL |
  3. 夏野 #-
  4. [ 編輯 ]

大大可不可以把左鍵解鎖。 沒辦法在網上這麼久e-259
  1. 2014/06/07(土) 21:23:25 |
  2. URL |
  3. 冰越 #-
  4. [ 編輯 ]

嗚哇哈維恩!!!!期待!!!!!!
  1. 2014/06/13(金) 23:11:22 |
  2. URL |
  3. 翊 #-
  4. [ 編輯 ]

紅色..是冰炎吧

紅尾...
應該是冰炎來搶老婆了...
應該吧.....
大大我在呼喚你喔
  1. 2014/06/21(土) 19:08:25 |
  2. URL |
  3. 禹騫 #-
  4. [ 編輯 ]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monstrenoir.blog.fc2.com/tb.php/11-dd7b8059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自我介紹

黓訞/鬼˙影子

Author:黓訞/鬼˙影子
同人與自創都會放在這裡。
耽美文較多,一般向較少。
更新應該不大快,餵食的時候請小心。

最新文章

類別

最新留言

最新留言

月曆

07 | 2018/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將此部落格加到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