黓言堂

私人創作,耽美較多,可拍打餵食,但請保持低調。文未經允許請勿轉載,經查必究。

【冰漾】長燈夜話(楔子)

食用前通知:此為冰漾同人新坑<長燈夜話>。
有bug,有架空,HE確定,應該不會有R18情節,過程冗長,更新緩慢,考據黨請小力拍磚手下留情。
請慎入,感謝配合。

配對為:冰炎x褚冥漾
副CP:夏碎x千冬歲
    休狄x阿斯利安

影子有話要說:新坑,不要打我XD不知道會不會虐啦www不過如果葬咒算虐,那這篇應該也滿虐的XD         歡迎留言建議OVO是說我完全不知道留言系統要怎麼搞QAQ大家的留言我都有看到卻不知道怎麼回QVQ櫻櫻我愛你們QVQQQ
---------------------
<掌燈>

-楔子-


【傳六七千載,後世之末,世界各族之首力戰鬼子,鬼子性兇,手辣心狠,盡屠戮,數族盡滅,後有天命王儲弒其於槍下,葬之山林,立時蒼生復甦,始為新紀元年。──古記序言˙記新後世界初……】


翻動著手中的書頁,青年神情專注的看著一行行的字,閱讀的非常仔細。

那是一個大約二十四或二十五的青年。
他有著一頭漂亮的銀白色長髮,左額前的卻是紅色的,被主人綁成了馬尾晾在腦後。
他的五官深邃且精緻,皮膚尚且白皙,可以說是個美人也不為過,然他渾身的氣勢使他看上去倒是不顯得女氣,反而襯的他更加俊秀。

在他手邊,是一疊又一疊裝定成冊的紙張,上頭被密密麻麻的資料佔滿,書冊之下,還有一張又一張散落的模糊照片。
青年支著下巴,艷紅色的眼睛不知為什麼瞇了起來,薄唇抿成了一條線。
指腹飽滿的手指摩娑著泛黃的厚重書本,青年像是在思考,又像是在放空,維持著這個姿勢一動也不動,彷彿一座栩栩如生的塑像。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直到來訊聲自信息通達器中響起,青年才從雕像般的定格中回過了神來。
然而他並沒有立刻接通來訊,而是看著兀自響的歡快的通達器,眉頭輕輕簇起。

通達器的另外一端像是通曉男人正在打什麼主意一般,鍥而不捨的響著,上頭的小燈爭取存在感的閃爍,不停歇的滴滴聲宛若在對男人的視若無睹進行控訴。

看著震動中的通訊器沒有半點停下的趨勢,青年嘖了一聲,這才抬手按下了接聽鈕。

『我就知道你在家,你總算是接了。』一接通,一道儒氣的嗓音立刻傳了過來,聲音中還帶著意料中的笑意:『怎麼?有新目標了是嗎?又再做調查?』

「既然知道,那就不要打擾我。」伸手撥開垂到眼邊阻礙視線的銀色髮絲,青年沒好氣的道,他蓋上了桌上還攤開的書本,拿著通達器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走出了書房。

『呵,你認真的?』那邊的人又笑了:『你想清楚了?目前為止對那裡有興趣的人可都是有去無回,你確定要拿你的小命開玩笑?』

「我不做沒把握的事。」唇角勾起一抹傲然的弧度,青年為對方的戲謔警告嗤之以鼻:「倒是你,不是說要去古域大和嗎?半天也沒見你有動靜。」自己決定的事情在圈裡早已不是什麼祕密,所以他也不意外對方會從別處聽來消息。

要知道,做他們這行的,消息不夠靈通可是會吃大虧的。

對面的人一噎,隨後無奈的道:『這不遇上麻煩了嗎,那個小傢伙比想像中的執著。』

「帶著就好了。」滿不在乎的說著事不關己的話,青年哼笑兩聲,似是不理解對方為何顧慮:「吃了苦頭,就知道怕了。」下了樓梯來到廚房,男人打開冰箱,取了兩灌冰鎮啤酒,走到了客廳的沙發上坐下。

他把通達器擺在桌上,按下擴音然後開了啤酒,恣意的喝了兩口。
苦澀的酒液入喉,青年卻只感到一陣爽快。

青年沒有開燈,廳內昏暗一片,唯有從窗外透過來的月光,輕輕的灑在客廳裡的玻璃長桌上。
在微光之下,青年的眼睛顯得格外銳利,也分外危險。

『你說的倒容易。』
「誰叫你非要裝正人君子。」青年挑眉道,可惜通達器另一端的人沒有辦法看到。

『哦?我哪裡不像正人君子了?』那人像是聽到了什麼有趣的事情,低低的邊笑邊反問。

「你哪裡像了?估記你口中的小學弟還當你是個正經的考古學碩士在班生,根本不知道你在幹什麼。」晃著手中的啤酒罐,青年毫不客氣的說:「要是他知道他尊敬的學長其實是個竊賊,不知做何感想。」

是的,竊賊。
不管是通達器的另一端的那個人,還是自己,都是竊賊。

一丘之貉,不過是臭味相投。
他認識對方快十年,彼此的脾性都摸得一清二楚,是以兩人講起話來自然也不迂迴,直來直往以成兩人的默契。

他們幹得是高風險高報酬的職業,要是一直成功那麼生活便是永遠優渥,失敗了也沒什麼輸不起的。

到底都是用命去拼搏罷了。


青年嘴邊的弧度擴大,又灌了一口酒。

『……呵,我可從沒騙過他。』對方顯然不以為意。

「對,你只是從沒跟他說。」聽見對方的回答,青年再一次的叱笑出聲:「我說真的,你考慮考慮。」
他太了解對方,對方在想什麼他可是一清二楚。
但他也不會自討沒趣的去戳破他,某方面的事情,他情願當個旁觀者。

『……罷了,再看看吧,等我碩士畢業,再去也不遲。』輕巧的轉移話題,那一頭的人續道:『倒是你,什麼時候出發?』

明白對方不願多談那位令人頭疼學弟,青年心領神會的跟著話鋒轉向:「後天。」

『這麼快?』對面的人語調微揚,洩漏出了他的吃驚,卻很快又恢復:『也是,你總是這樣,好吧,你要在那停留多久?需要我接應嗎?』每一次的出行都是九死一生,像他們這種人,交情好的倒是會互相留意彼此的去處,要是有什麼意外,都方便些。
起碼處理善後,這些兄弟還是會幫忙的。

「你甩開那小學弟再說吧。」哼了哼,青年將手中空了的啤酒罐子隨手丟入了自動垃圾桶:「說一句重話就能搞定,就你捨不得。」他往後一靠,將自己陷入了柔軟的沙發中。

對方溫柔的堅持,在他看來脆弱不堪。
他見過對方的學弟幾次,知道那小學究的眼裡除了學術研究就沒有其他,說是冷靜精明,在感情方面根本是個生澀的雛兒。

不過他沒有打算多說。
那不是他的事。

『他是個上進的孩子。』默了好半晌,那邊才有了回音。

「啊,所以?」青年開了第二罐啤酒:「你的事我不插手,你自己斟酌,到底該怎麼辦你看著吧。」他在對方的沉默中頓了頓,才又說:「我估計這趟要兩個半月,你到時候到區外等我,去喝一杯。」

兩人前四五年結黨做伙,幹了不少大票的,即使中途一人退出跑去念什麼碩士,情誼到底在。
分享心事純屬無稽之談,喝個小酒聯絡感情解解悶,還是做得到的。

『嗯哼,知道了。』那邊的人瞭然,答道:『謝了,冰炎。』

「叱,」對於那道謝,青年可不領情,他哼道:「好了,不說了,我要休息了,明天還要做區外通行申請,得早起。」
既然已經確定了行程,就得趕快進入狀態。
畢竟就算沒有對方刻意撥通通達器的提醒,他也自知此行的凶險不容小覷,多做些準備是好的。

搭檔去唸書後,不是沒有過自己一人單幹的經驗,但那些都是玩票性質,也就掏了點小東西,過程對只做了六七年卻經驗豐富的他算不了什麼。

不過這次,是他第一次獨自一人要闖這麼大一個目標,饒是他自信滿滿,也得小心。

記載固然有假或誇大,卻也非空穴來風。
想起書上的記錄,青年的眉頭又皺了起來。

『呵呵,那就預祝你此行順利了,撈了好東西可別忘了我。』說完,那頭沒等青年說話,逕自掛了。

通達器的閃燈暗了下去,青年抽抽嘴角,三兩口喝完了剩下的啤酒。
看向指針已經指著凌晨三點的掛鐘,青年揉了揉感覺有點鈍鈍的額角,沒再做什麼便上了樓,打算抓緊時間趕緊補眠,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鬼子怨氣經年累月消散不去,王儲以印封之,隱其於山野之穴,無人能探尋得所,然傳新紀四千四百九一年,至陰月蝕之冬夜,印力削弱,洞口現於新後世大陸舊中台地區。彼數十人前往探之,無一返回,至今無人能曉所往何方,鬼子長眠地同年消失,時至今日未曾再現世,世人始稱之──】

【鬼子窟】





─────
(下章待續)
  1. 2014/06/12(木) 22:24:19|
  2. 長篇集
  3. | 引用:0
  4. | 留言:1
<<【冰漾】傲水之姿(第二十一章) | 主頁 | 【冰漾】傲水之姿(第二十章)>>

留言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1. 2016/10/04(火) 11:46:37 |
  2. |
  3. #
  4. [ 編輯 ]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monstrenoir.blog.fc2.com/tb.php/12-6c55e93c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自我介紹

黓訞/鬼˙影子

Author:黓訞/鬼˙影子
同人與自創都會放在這裡。
耽美文較多,一般向較少。
更新應該不大快,餵食的時候請小心。

最新文章

類別

最新留言

最新留言

月曆

07 | 2018/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將此部落格加到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