黓言堂

私人創作,耽美較多,可拍打餵食,但請保持低調。文未經允許請勿轉載,經查必究。

【冰漾】傲水之姿(第二十二章)

好久沒更新了至少有一個月吧(被打
影子不知道這樣進度會不會太快(劇情方面意味
前面21章多加了幾個關鍵字不過在最下面w
啊其實就是女神的名字被講出來而已(可憐的漾漾完全沒察覺到不對啊~
一切都是為了劇情XD
感覺節奏有點偏頗了,啊不過之後會大修所以應該還好(你不趕快修就等bug越滾越大!
總之,希望大家看得開心這樣w



那聲驚呼使得冰炎正要落下的爪子頓了那麼一頓,還沒等冰炎說話,躺在地板上的海妖突然一躍而起,飛快的竄動身子越過褚冥漾就往窗戶撞了過去,在兩條人魚都來不及阻擋他之前,海妖的身影立時化做了烏黑一點,消失在夜幕中。

褚冥漾摀住了耳朵,巨大的撞擊聲讓他忍不住一抖。

空間彷彿凝結成冰,透著壓抑散了開來,環繞在廳內剩下的兩條人魚和一個人類身上。

夏碎目光閃爍,盯著褚冥漾,臉色說不上好,但也說不上糟糕,只是就這麼盯著,沒有開口。

冰炎沒有預想過就這麼幾秒鐘,海妖居然還能逃跑,原本就怒火中燒的他,看向褚冥漾的眼神極為不善:「你和他一夥的?人類?」他挪動龐大的魚尾,往褚冥漾靠近。
每靠近一點,褚冥漾就覺得身上的重量似乎又更重了些,幾乎要把他壓在地上,可他卻沒有辦法反抗,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冰炎用沒有溫度的鮮紅血眸居高臨下的望著他。

褚冥漾恐懼的縮起身體。
他想移開自己與冰炎對視的眼,但他幾乎癱軟,哪裡來的力氣?

褚冥漾忍著因為驚駭而想要嘔吐的衝動,艱難的想要開口,卻是困難重重。
他根本沒有辦法在全身顫抖,包括牙齒也在打顫的時候,說出一句完整的句子。

原來,先前的冰炎從未對他動過真格。
以往的言語威脅也好,神智不清下的暴行也好,都不及這次龐大的殺氣萬分。

自己這次是真的觸及到他的逆鱗了。


「為什麼要救牠?」
將褚冥漾的那聲喊聲當成給予海妖逃跑的信號,冰炎的爪子已經挪到褚冥漾的跟前,接近那脆弱的脖子只有不到一公分的距離,冰炎看著褚冥漾就像看著死刑犯:「說話。」

褚冥漾有苦難言,鼓動著喉嚨就是發不出半點聲音。

我沒有──褚冥漾想這麼說。
然而他只能搖頭,再搖頭。

一直沒有出聲的夏碎看了看冰炎,又看了看跪在地上的褚冥漾,皺著眉上前,想要將冰炎的爪子壓下,卻接受到對方的瞪視:「冷靜點,也許事情不是這樣子。」他望著褚冥漾艱難的吸氣:「你這樣他怎麼說話?」
「你在幫他?夏碎?」冰炎冷笑,並沒有順著對方的動作把爪子放下:「你跟他感情已經好成這種地步?怎麼,你覺得現在這個人類比起那日本海的小人魚更對了你胃口嗎?」

夏碎眼睛一瞇,語氣沒有絲毫改變:「冰炎,你該保持理智,你也看到外面的其他海妖了,這個夜海妖有古怪。」
客廳外頭走廊上的海妖死狀出人意料的悽慘,那是被狠狠撕裂的痕跡,不帶一絲猶豫,手無縛雞之力的褚冥漾不可能辦得到,唯有夜海妖出手能解釋一地的屍體,而令他不明白的是為什麼夜海妖和海妖會同時出現在這裡,甚至互相殘殺了起來。

夏碎眼睛瞇得更細了。

「古怪?殘殺同族本來對他們來說就是稀鬆平常的事情。」冰炎顯然相當不以為然,連帶看著夏碎的眼神都有些危險。
「你只是因為那夜海妖提起那件事而已,冰炎。」絲毫不理會冰炎更加陰鬱的臉色,夏碎慢慢的走到了褚冥漾與冰炎之間:「真相到現在還沒有水落石出,你要相信總裁。」

在夏碎有意的遮擋下,褚冥漾終於鬆了一口氣,不過一時之間也好不到哪裡去,只能偷偷的舒緩著自己因為緊張而幾乎吸不進空氣的呼吸。

「元老院從來只有自說自話,這你也知道。」夏碎又說。

褚冥漾偷偷抬頭,正好看見了冰炎臉上閃過了一絲不自在,夾雜著憤怒和諷刺,又迅速隱沒。
褚冥漾沒有自覺的緊皺起眉頭。

冰炎哼了聲:「相信他?」聲音小到幾乎聽不清,他目光暗了下來,沒有再順著這個話題說下去,只是看著夏碎,一字一句的問:「你打定主意,要護著這個人類?」他眼角餘光瞄到褚冥漾正慘白著一張臉望著他,在夏碎的頷首之下終究是把爪子移開:「給我個理由。」

「想到再告訴你。」夏碎想也沒有想就道。
聞言,冰炎憤怒的望著他,面容有些扭曲。
兩人僵持不下,誰也沒有退讓,不過相比之下,夏碎的神色算是比較平靜的那一個。

「很好。」
末了,冰炎丟下了這句話,他雙目赤紅的看著夏碎,語氣卻出乎意料的平靜。
說完,他甩開了夏碎壓在他手上的手,雙腳化形,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褚冥漾半跪在地上,看著冰炎離去的背影有些怔愣。

夏碎拍拍褚冥漾的肩,然後拉起了他。
跪了那麼久,褚冥漾腿有點麻軟,站起來還有些顫巍巍的。

「你不用在意,只要扯到那些事,冰炎的脾氣就沒辦法控制。」夏碎依然笑的溫雅,似乎沒有受到方才的事情所影響,他拖著褚冥漾坐到沙發上:「感覺還好嗎?」

褚冥漾搖頭表示自己沒有事。

其實就今天發生的事情而言,他沒有怪罪冰炎的意思。
看冰炎的神情就知道當初的事情應該頗為嚴重,人魚是多麼重視海神,夜海妖又說是因為冰牙人魚的失誤才會讓海神離開,褚冥漾自然理解冰炎為何憤怒。

這種被人踩到痛腳的感覺,尤其是看著敵人眼睜睜從眼前逃走,那種不甘的滋味想必不好受。
而他的確也有所愧疚,因為他是真的存著要救那夜海妖一命的心思。

他不知道自己做得對不對。
褚冥漾茫然的看著地板。

夏碎只當他是被嚇壞了,琢磨著有些事情一時半刻也不好問,不如讓對方好好休息,於是打算泡個茶,打個電話讓人來處理這糟糕的屋況,順便讓總裁知道冰炎的情形。

好秘書真不好當。夏碎無奈的在心中嘆氣。

待夏碎進入廚房之後,褚冥漾也跟著緩緩站起身,他面上有些忐忑的來到走廊,三五具海妖的屍體仍七零八落的躺在那裡,牆壁上濺滿濃稠的綠血,看上去十足駭人,褚冥漾皺緊了雙眉,勉強的保持輕手輕腳的跨過了海妖,看著那些定格的猙獰面孔,褚冥漾呼吸有一刻那麼一滯,四肢百骸不舒服的戰慄了起來。

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想走過來,畢竟他覺得他應該沒這個膽量,但他回過神的時候,他就已經站在這堆屍體面前。
事實證明他沒有那個膽,他現在手腳又開始發軟了。

然後,他看見了那個被落下的瓶子,裝著貓貓藍海鳳凰血液的瓶子,孤伶伶的被遺忘在角落。

褚冥漾看著被扭開的瓶蓋,還有些殘餘的液體留在瓶身內,想起當初五臟六腑都幾乎被震碎的自己如何能活得下來,想必是夜海妖用這個救了他。
他撿起了瓶子,放在手掌心,怔然的看著。

為什麼?
他有好多個為什麼想問,但他不知道問誰。

「褚?」夏碎的聲音傳了過來,褚冥漾一驚,下意識的把瓶子收到了口袋裡,側過身子沒有讓夏碎看到自己的動作。
夏碎從廚房裡探出頭,手裡拿著拖盤,上面還擺放著熱呼呼的煎茶,他看著站在海妖屍體群裡的褚冥漾,疑惑的皺眉:「你來這裡做什麼?」

褚冥漾有些支吾:「我…」他望向夏碎,突然覺得自己剛才的躲藏有些不妥,他張張口,話卻梗在嘴巴裡,完全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跟那夜海妖有關係?」夏碎看他那副躊躇的樣子,大概猜到了褚冥漾在不安什麼。
褚冥漾那時候的阻擋太顯眼了,不論是冰炎還是他都能感覺得到,所以冰炎才會這麼生氣。
夏碎本身自然也有點疑惑褚冥漾這做的原因,但只是疑惑,他不覺得褚冥漾能和海妖扯上什麼關係,他畢竟已經決定信認褚冥漾。
但如果褚冥漾願意自己說,那當然最好。

褚冥漾猶疑了一陣,好半晌才下定決心般的點頭。
不管怎麼樣,他覺得還是說清楚比較好。

「先到客廳吧。」夏碎說,端著茶走在前頭。
褚冥漾愣了一下,終是跟上去了。




客廳內,兩人對坐,一個好整以暇,一個面露猶豫。

「想好怎麼說了嗎?」夏碎笑笑,看著坐在對面正襟危坐的捧著茶杯,身體僵硬到不行的褚冥漾,問道。

「我其實真的不太清楚發生了什麼事…」褚冥漾吞了吞口水,有些不確定夏碎會不會相信,但還是硬著頭皮講了:「我回家的時候感覺不太對勁,但是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攻擊,但一開始有兩個海妖內鬨了起來,我打算逃跑,卻沒有逃掉,被摔在牆壁上,大概…」他停了一下,才小聲說:「快死了吧,我猜。」

夏碎皺眉。

「然後,我聽到他們喊夜海妖叛徒,還有首領什麼的東西,」見夏碎沒有說話,褚冥漾只好繼續說:「我那時候意識不是很清醒,只知道那個夜海妖在我身上淋了什麼,然後傷就好了……」他翻找了口袋,掏出了那個瓶子,遞到了夏碎面前:「剛剛我去看的時候,發現了這個。」

看到那熟悉的瓶子,夏碎表情瞬間有點裂了,但他很快的控制好情緒,沒有讓褚冥漾發覺:「他居然拿藍海鳳凰的血救你?」

居然不是帶走,而是拿來救褚冥漾?
為什麼?
夏碎腦海裡快速的飛閃過幾個想法,但很快都被否決了。
那太荒唐了。

「我…我也是剛剛才知道……」褚冥漾道:「我不知道他為什麼會救我,不過在這之後他提到了黑海區域,我不曉得這有什麼關聯……」

黑海區域?
夜海妖最常舉行集會的地點?
夏碎眉頭皺得更緊。

「然後,冰炎學長就進來了…之後的事情學長也該知道了。」褚冥漾說完後,小心翼翼的看向了夏碎:「他救了我,所以……」

「所以你阻止了冰炎,放走了夜海妖。」夏碎替他接了下去,語氣聽上去並沒有生氣。
褚冥漾微不可見的點了點頭。

「褚。」夏碎看著那人低垂著的腦袋,不知為什麼有點無奈:「你忘了他的同族才剛想殺了你嗎?」
而且,在救他相當於利大於弊的情況下,夜海妖會選擇救他不是沒有原因。


聽見夏碎的話,褚冥漾的身子一抖,頭垂的更低了。
夏碎見對方這副樣子,那些對褚冥漾的不悅只剩下哭笑不得。
不曉得冰炎知道褚冥漾放走夜海妖的理由僅僅是因為這個的話會不會憤怒的更想殺人?


不過,顯然夜海妖的情報網比他想像的更加棘手了點。
夏碎想起夜海妖最後提起的人,眉頭微皺。

米納斯,那個不知道現在正在哪國出差的女經理,實則是女龍神的米納斯妲利亞。
夜海妖應該是因為忌憚女龍神的怒火,所以才會選擇去救褚冥漾?又或者,夜海妖想藉此賣個人情給女龍神?

畢竟夜海妖侍奉海神已久,對待女龍神也禮敬三分,既然那夜海妖顯然知道米納斯的存在,得知褚冥漾是她收養的人類應該不是難事。

而夜海妖雖然救了褚冥漾,但從對話上來看,夜海妖並沒有多喜歡人類。

至於那些海妖呢?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褚冥漾的屋子裡?
是巧合?還是衝著自己來的?又或者,衝著冰牙而來?

夏碎的手指無意識的敲擊著沙發椅。

「夏碎學長……」許久沒有聽見夏碎回話,褚冥漾有些無措,聲音帶上了徬徨:「我…我做錯了嗎?我只是…他救了我,學長…我只是不想你們廝殺,明明都是生活在海洋裡的族群……」

「褚,你不明白海妖跟我們之間的仇恨有多深。」夏碎看著褚冥漾一臉迷茫,斂下眼:「尤其是在四百年前那件事情發生之後。」

「四百年前…」褚冥漾喃喃重複:「那到底是怎麼回事……」
褚冥漾知道自己該迴避這個話題,他一直克制著自己不要再更深入。
但他忍不住。
以往所有的自制力在此刻都消失無蹤,迫使他向下追尋。

但追尋著什麼,他不知道。

夏碎自然撇見褚冥漾臉上的掙扎,閉了閉眼睛後睜開來道:「這並不是什麼不能被知道的事,應該說所有海域的人魚都知道,只是真相到底是否如傳言所說…」他頓了頓:「從來沒被查證過而已。」

「四百年前,據說還未繼承整個冰牙族的總裁,認識了一位人類朋友,同時也結識了現任研究部的部長安地爾。」夏碎整理好思緒,說:「聽說當時三位感情非常好,總裁沒有藏私,認識不到三個月就將自己是人魚的身分說給那個人類聽,連族裡面的大小事情都會跟他說,那個時候誰也沒有想過人類最後會出賣總裁,將人魚的事情告知給當時的人類,」夏碎看著褚冥漾震驚的臉,繼續說道:「就在你們所說的十七世紀,人魚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屠殺,起因就是當時的人類告的秘,當時除了古海域人魚,其他海域無一倖免,人魚數量銳減,緊急之下,人魚紛紛潛回深海,然而深海的海妖卻在此時攻擊我們許多得來不易的新生兒,在我們人魚數量減少的狀態下,根本沒辦法抵抗,所以人魚又流失了大量的嬰兒,直到今天人魚的數量還是沒有以往那麼多。」而且在抑制劑開發之後,生育的數量更是減少很多。

褚冥漾沉默。
怪不得人魚如此痛恨海妖,也怪不得人魚痛恨人類。
所有的恨意來自於無情的血洗,先前有多麼信任,之後就有多麼的憎恨。

「那個時候我還沒有出生,我也是聽別人說的。」夏碎喝了一口茶,眉目間狀似平靜,然而他的眼裡卻已看不見半絲溫暖:「事後所有人都將過錯怪罪到總裁身上,元老院發話剝奪總裁的繼承權,收回海神之槍,將總裁關壓至重獄水牢,」夏碎握著茶杯的手緊了緊:「整整兩百六十年。」

「而後,總裁答應與焰之谷鮫人的族長之女結婚,締結聯姻,才又被放了出來,在四十年後生下了冰炎,繼承了冰牙族長之位,直到今天,這些是眾所皆知的版本。」夏碎將目光放到了褚冥漾身上,褚冥漾盯著自己的茶杯,不說話。

「因為這些事情,冰炎小時候經歷過一些事情,也因為這樣,他痛恨人類,同時對總裁也有一定程度的不諒解。」對上褚冥漾疑惑的目光,夏碎低低的道:「總裁保下了那個人類,沒有說明任何原因,而那個人類也就此消失,從來沒出現過。」放下手中的茶杯,夏碎慢悠悠的說:「不過現在,應該早就死了。」

「總裁一直不肯說明原因,而事發當時的人魚有一部分已經死去,而且他們也不一定知道總裁的理由,至於元老院--」夏碎眼神一閃,嘴邊勾起微微的笑:「不提也罷。」想也不用想就知道他的笑容是多麼的諷刺。


「那,海神呢?」褚冥漾抬頭,望向夏碎:「那個時候海神不是還在的嗎?為什麼——」
為什麼,看著人魚面臨這樣的災難,卻不肯施與幫助?四百年前的這個時候,海神應該是還在的吧?

聞言,夏碎露出了一個真切實意的苦笑,苦澀的讓褚冥漾內心一涼:「因為,在那個人類告發人魚之後的隔天,海神就突然消失了。」

他們也想問,為什麼人魚面臨這樣的磨難,海神卻選擇一走了之?
他們如此信奉祂,如此虔誠的敬畏祂,為什麼連一點幫助都吝嗇給予?
海神走的無聲無息,當人魚來到海神殿求助,卻只看到空空的一座宮殿,以往的仕女和僕從都消失不見,沒有半個留下。

那時候的人魚是怎麼樣的心情呢?

夏碎他表示他沒辦法想,也不敢想。
他們沒辦法責怪他們心目中的神祇。

「他們只好將矛頭指到了總裁,說總裁觸怒了海神,使海神離開。」夏碎閉上眼:「這讓總裁在重獄牢裡並不怎麼好過,當然,冰炎出生後也不好過。」

「因為海神從未再回來過。」

只要海神一日未回歸,冰牙的罪就永遠不會消失。

褚冥漾啞然無聲。
他愣愣的看著自己手中茶水倒映出的影子,內心有些酸澀。

「就是這樣,所以冰炎才會這麼牴觸四百年前發生的事情。」夏碎道:「他也不是真的打從心底想殺你,他控制不住他的情緒。」他直身站了起來,從褚冥漾手裡拿過已經涼掉的茶杯,說:「他不知道你為麼要放走夜海妖,」雖然估計知道了也會氣得想殺人。夏碎一邊想一邊說:「他不是那麼不講理的人,只是你是人類,他多少會敏感一點。」

至於那夜海妖,現在的狀況倒是要先看看對方在搞什麼還比較重要,放走了都放走了,何況夏碎自己本身本來就更請傾於抓起來問話,而不是當即就殺了夜海妖,怒火自然沒有冰炎那樣高漲,而冰炎冷靜下來之後也會明白,現在只要確定褚冥漾和夜海妖沒有瓜葛就行了:「他沒那麼可怕,你就當被魚咬了吧。」夏碎朝褚冥漾眨眨眼,轉身開始收拾起了茶杯和茶壺。


褚冥漾勉強的笑了一下,就呆坐在沙發椅上。
想起冰炎那憤怒夾雜的臉,褚冥漾闔上了眼,不知為何心中湧起了一股難受,揮之不去。





(下章待續)
  1. 2014/08/18(月) 17:23:21|
  2. 長篇集
  3. | 引用:0
  4. | 留言:8
<<★原創BL小說,魔法奇幻類,穿越類,世界觀設定★ | 主頁 | 【冰漾】傲水之姿(第二十一章)>>

留言

阿!您終於回來了了了!

等了好久終於等到了我好感動阿~好期待下一篇啊唷
還希望作者大人繼續加油喔!
  1. 2014/08/19(火) 00:33:44 |
  2. URL |
  3. 妖月 #-
  4. [ 編輯 ]

今天奪得電腦使用權就跑來看大大的文
喔喔大大您終於更了阿~~(開心)
等待值得><
最後還是老話一句
請大大加油努力更文啦~
  1. 2014/08/21(木) 12:19:19 |
  2. URL |
  3. 緒 #-
  4. [ 編輯 ]

看到您更新文章
我難掩心中喜悅和興奮
也請作者您繼續加油!!!!!
  1. 2014/08/21(木) 22:54:03 |
  2. URL |
  3. 青鳴 #-
  4. [ 編輯 ]

好棒www
今天一時興起跑來看果然是正確的選擇!
嗚~不過怎麼辦
感覺冰炎越來越渣的感覺QAQ
為小漾漾心疼ˊ^ˋ
  1. 2014/08/25(月) 04:34:38 |
  2. URL |
  3. 永 #-
  4. [ 編輯 ]

明明漾漾就在眼前
看夏碎一直搞錯方向真的超鬱悶哈哈

想揍冰炎個九千萬拳-_-
漾漾加油!!!
  1. 2014/08/28(木) 00:19:53 |
  2. URL |
  3. #-
  4. [ 編輯 ]

Hi~我是新讀者(招手
大大寫der超好der(期待下篇~~
下次什麼時候更文呢?
甘巴爹~^_^

  1. 2014/08/30(土) 20:50:52 |
  2. URL |
  3. youyou #-
  4. [ 編輯 ]

大大加油!期待文章接下來的發展v-7
  1. 2014/09/02(火) 01:19:14 |
  2. URL |
  3. 霍妮 #-
  4. [ 編輯 ]

被魚咬了

阿大阿大
我現在固定找個時間來光顧看文
看到被魚咬的那句 我直接笑噴了
不過冰炎和亞那的過去貌似真的很糟糕阿...
  1. 2014/09/06(土) 00:43:40 |
  2. URL |
  3. 禹騫 #-
  4. [ 編輯 ]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monstrenoir.blog.fc2.com/tb.php/14-cebc04d2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自我介紹

黓訞/鬼˙影子

Author:黓訞/鬼˙影子
同人與自創都會放在這裡。
耽美文較多,一般向較少。
更新應該不大快,餵食的時候請小心。

最新文章

類別

最新留言

最新留言

月曆

09 | 2018/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將此部落格加到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