黓言堂

私人創作,耽美較多,可拍打餵食,但請保持低調。文未經允許請勿轉載,經查必究。

【冰漾】傲水之姿(第二十三章)

寫得有點亂啊(躺倒
之後一定會大修,大概又是跟藏咒一樣要修個三個月都修不完了(死目
出來了新腳色...其實一直很猶豫這樣進度會不會太快,有人可以跟我說說看看法嗎?
或者有其他哪裡怪怪的也可以跟影子說一下(跪地求
然後…為您獻上最新一章節的傲水之姿!
我要努力回到一章一萬字!!(雖然這章才七千啦
啊對了大家的留言我都有看到TVT可是為什麼回應系統不能針對回呢?我好難過…
不過還是很感謝大家的支持喔><啾咪!












撐不下去了…

冷然的音色,沒有起伏,淡淡的說,好像他所說的話無關緊要。

那人穿著藏青色與銀牙色交錯的長袍,背對坐在一張長滿苔癬的長椅上。
他的衣襬一直下垂到了地面,鬆散的鋪在地上,皺褶宛若海水的波紋,向外綿延而去。

身上的力量……不停的流失……

那人抬起了手,掌心微微張開,像是想抓住什麼東西。
然後又重重的落下。

太遲了。

仍是那處之泰然的音調,彷彿早已經認命。
他的頭稍稍仰起,面對遠處那不知從何而來的微弱光線。

無論如何,我都已是罪人。

他低聲呢喃,不帶一絲感情的宣判。

整片海洋的罪人。

而後,那人終於慢慢地回過頭來。
墨色的眼眸毫無情緒。

所以,請不要央求我回來。

我不會回來。

也沒有資格回來。




「!」
猛然睜開眼,褚冥漾瞪著映入眼簾的天花板,呼吸有些急促。
如同回應他的喘息,他心跳如擂鼓,只覺渾身冰涼。

剛剛那是……?

從床上坐起身,褚冥漾看著房間,有點茫然。
他感覺到自己的手在抖,可他不知道為什麼。

他緩緩舉起手,攤了開來。

什麼東西也沒有。

怎麼會呢?

褚冥漾不由得想。

明明他已經握住了,為什麼不見了?
那東西…….那東西很重要……

但那東西是什麼?
褚冥漾一怔,盯著手,腦裡一片混亂,卻又覺得一片空白。

到底是怎麼回事?褚冥漾不自覺地皺攏起眉。
他遺忘了什麼?

要快點想起來啊。

【under the sea~under the sea~he got to meet him~he got to kiss him~under the sea~
he is surely his prince~the tetchy mermain and the boy~they got to be couple ~they got to get married~oh that is so sweet~ 】

就在此時,原本安靜的躺在床頭櫃上的手機震動了起來,雖之而來的吵雜鈴聲也跟著打斷了褚冥漾的思緒,褚冥漾驚了一下,然後連忙的手腳並用爬過床去接手機。
來電顯示顯示為萊恩,褚冥漾下意識的去看了一眼鬧鐘,才發現已經快要七點了,他倒抽一口氣,迅速的按下通話鍵。

「喂?」他一邊說一邊解開睡衣的鈕扣,從衣櫃裡拿出制服換上。
【漾漾你醒了嗎】萊恩的聲音從那一頭傳來:【我到樓下了。】

果然!
褚冥漾有些欲哭無淚,他現在牙都沒刷臉都還沒洗,頭髮也沒有梳,更糟糕的是,他連午餐要吃什麼都還沒準備。

「呃,好,那個萊恩,你先上來坐好了,我剛起床,還要一下下,我幫你開門……」尷尬地搔搔臉,褚冥漾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就這麼錯過了鬧鐘,睡得這麼晚,他急急忙忙的扣好了制服鈕扣,套上褲子,衝去替萊恩開門,接著又跌跌撞撞地去洗漱了。


至於方才那奇怪的夢境和不明所以的焦慮,早在這一連串匆忙的早晨中,被褚冥漾忘得一乾二淨。



––––––––



「謝謝你了,萊恩。」

請萊恩以高速飆到了學校順利沒有遲到的褚冥漾,望著緩緩關上的學校大門鬆了口氣,他看著隔著校門還沒有騎走的萊恩笑了笑,道謝。

萊恩點了點頭,擺手表示不會。

「那我先走了。」想著早自習就要開始了,褚冥漾朝萊恩揮揮手,哪知剛要轉身,就又聽萊恩叫了一聲:「漾漾,別忘了今天五點。」

「诶?」腳下一滯,褚冥漾疑惑地回頭,有些不明所以。
什麼五點?

「上禮拜說好的下午茶。」萊恩看褚冥漾一臉迷惑,於是便說:「貓貓已經訂好位置了,我四點來載你。」

下午茶?
愣了一下,褚冥漾這才後知後覺的想起上禮拜萊恩的確是有說過這麼一回事。
這幾天下來發生的事情太多,讓他都要忘了這場聚會。
要是沒有萊恩的提醒,他今天大概就會直接回家,放貓貓和萊恩鴿子了。

想到這裡,褚冥漾尷尬地搔搔頭,有些赧然地說道:「好,我知道了。我在機車停車場等你?」

「嗯。」

「那我先去上課了。」看見一邊的教官一邊催促其他人快進教室,一邊投來你再不進教室我就登記你學號姓名扣你班級榮譽點數的表情,褚冥漾可以想見自己無視正在敲響的鐘聲,隔著鐵門的欄杆跟別人說話的行為在教官眼中有多麼的刺眼,於是他趕緊道:「晚點見。」也不知道班長的點名本收了沒,希望衛禹有先幫自己偷簽啊。

「晚點見。」確認完褚冥漾記得這件事之後,萊恩催動了油門,很快就消失在褚冥漾的視野裡。

褚冥漾看著萊恩駛離出了視線,便也不再多想,頂著教官不悅的目光快步奔上樓梯,急匆匆的進教室去了。


––––––––

一進教室,早自習已經開始。
班長大人不爽的看著褚冥漾,最後還是揮揮手表示衛禹已經幫他簽到,下次要再注意一點不要影響班級榮譽,就放他回自己座位去了。

一得到班長特赦,褚冥漾立刻揣著書包走到自己的位子上,小心翼翼的不發出半點聲響以免吵到正在自習的同學,拿出自己的課本和作業本攤在桌上,打算利用最後一點時間把下節課要交的作業裡的最後兩題寫完。

正當褚冥漾坐到最後一題的時候,隔壁的衛禹忽然丟過來一張小紙條,剛好掉在褚冥漾振筆疾書的手邊,褚冥漾微愕,轉過頭去看衛禹,卻不料衛禹狀似認真地看著自己的物理課本,半個眼神也沒給他。

怎麼回事?

不解地打開條,褚冥漾看著上面的字在心中默念:【周末去游泳好不好?】對這個內容有點訝異,褚冥陽又偷瞄衛禹一眼,發現對方朝自己眨眨眼,於是拿起自動筆在紙條上寫下:【怎麼突然要去游泳?】想了一下,又寫了一句:【我是沒問題,但你要去哪游?】寫完,他趁著班長埋頭寫著紀錄簿的時候將紙條丟回給衛禹。

【天氣熱啊,而且我們好像很久沒去海邊了。】衛禹又遞過來:【實習一定輪不到我們,這個暑假鐵定又要上暑期班,根本沒時間玩水,反正又不遠,就去玩玩嘛。】

褚冥漾思考了一下,發現也對。
雖然說夏碎學長說自己有別的方法能夠進入公司實習工作,自己的確也有好好的閱讀那些文件,但一切都是未知數,誰能保證他就一定能過得了考試呢?
而且,他好久沒去海邊了,被衛禹這麼一提,他感覺自己也有點蠢蠢欲動。

既然如此,就去游一下泳放鬆一下也未嘗不可。
想定主意,褚冥漾朝衛禹一笑,算是答應了。

【就知道你會答應。】衛禹跟著笑,在褚冥漾困惑的目光中遞來第二張紙條:【不過,只有我們兩人多沒意思啊,你看看要不要再約幾個人,比如學長之類的?】

待閱讀完衛禹到底寫了什麼之後,褚冥漾瞪大了雙眼,拿著紙條盯著衛禹,直接傻住了。
為什麼會突然扯到學長?

衛禹看他那副樣子,又笑了笑,不等褚冥漾寫些什麼,就又拿了一張便條紙寫了寫扔了過來:【你這兩天有些心不在焉,我看你老是在看三年級的方向,怎麼?跟學長鬧矛盾了?在意的話,講開就好啦。】他又寫道:【不要想太多啦,你就考慮一下吧,不要勉強。】

他伸手過來,無聲的拍拍褚冥漾的肩,隨後就轉身回去,體貼的把時間留給了褚冥漾考慮。

…………原來他表現得這麼明顯啊。
褚冥漾看著紙上的字,心虛了一陣,原本有些興奮的心也跟著平復。
他把紙條折了起來,放進了鉛筆盒,低下頭來望著做到一半的題目,卻一個字也看不進去了。


這兩天以來,他無時無刻會想起夏碎學長說的那段過往,想起自己的過去,想起海神,想起冰炎。



一直以來,他是喜歡海的。

不單單是因為大海是他待在孤兒院時唯一的慰藉,那美麗的蔚藍也是他與他父母最後的聯繫。

他仍能依稀記得,陽傘下,那對看不清的臉似乎在對他微笑。
母親溫柔的話語還迴盪在耳邊,囑咐著自己要小心,而後是自己小小的腦袋被蹂躪了一把。
父親在前頭奔跑,走路都還走不穩的自己撒歡似的在那細軟的沙灘上跟著跑,跌倒了卻不曾感受一絲一毫的疼痛,但即使如此,他還是被抱了起來,受到了輕聲地勸哄,而後他的手裡被塞進了沙鏟和小水桶,在母親休息的躺椅邊築起了一座座東倒西歪的沙堡。
海水拍打著自己小小的腳丫,帶來一陣陣冰涼的觸感,他彷彿能聽見自己的,父親的,還有母親的笑聲。

他很快樂。
就算他現在已經記不清他們的長相,甚至漸漸遺忘他們的聲音和曾經相處的一切,他都知道自己的父母是多麼寵愛自己。

進了孤兒院後,他更加珍惜這段回憶。
這是他離去的父母留給他為數不多的東西,是他最後能抓住在手裡不被奪走的遺物。
連帶的,與這份記憶相伴的大海,也成為了他寄託情感的歸宿。

每一個月,孤兒院的師長們即便平日待他們多麼不好,都還是會帶著他們到海邊玩耍。
周遭的孩子都玩得很瘋狂,平常他們都只能待在簡陋的房內,狹窄的教室裡,鮮少有機會那麼自由的跑跳,呼吸那略帶鹹味卻新鮮的空氣。

而這個時候,他習慣找一個沒有人的地方窩著,看著大海,在心裡默默地向大海說話。
他可以說任何事情,不論是前幾日是否又被打了,院內的飯菜是不是更難吃,還是小明和小美因為早戀被院長罰站,直到晚上十點才能進宿舍睡覺等這些生活瑣事,他都能夠輕鬆跟大海訴說而不用擔心被逞罰。
大海不會反駁他,也不會苛責他,它總是用著柔軟的潮水安撫著自己,又或者送來幾片貝殼,然後繼續靜靜的聽他說著平常不能說給別人聽的話。

小小的孩子知道什麼是痛,知道什麼是難受,大海它懂。
小小的孩子不懂什麼叫淚水,不懂什麼叫寂寞,但大海它也懂。

七年,他在孤兒院待了整整七年,從小懵懂無知,到大了略曉世事,海洋一直是他情緒宣洩的出口,是他感到寒冷時溫暖的庇護所。

它包容著他的一切,守護著他成長。
日復一日。

然而,他從來不知道,這片海洋失去了它最重要的守護者。

褚冥漾眼神一黯,有點難受的想。

為什麼要離開呢?海神?
到底是有什麼原因,讓海神如此乾脆的捨棄了這祂守護著的海洋。

褚冥漾歛下眼,內心不舒服的感覺愈甚,更多的是茫然。

如果說,大海傾聽了他所有的心情,承載他所有的酸甜苦辣。

那麼那些海底族群呢?
失去了他們最依戀,最敬畏的神祇,他們的痛苦,他們的歡喜,又該說與誰聽?


就連他那些悲傷喜悅都可以被大海接納,為何海神卻選擇就此消失,再無消息?


為什麼不回來?
祂又到底去了哪裡?

祂的離去,真的僅僅是因為冰牙犯下的過錯而負氣離去嗎?

褚冥漾憶起了夏碎提及此事的落寞,還有冰炎那張被激怒而扭曲的臉,忽然感覺到了一股莫名其妙的憂傷。



「褚冥漾。」冷淡的音色從後面傳了過來,褚冥漾一驚,感覺自己的後背被人戳了一下。
他忙從自己的思緒裡抽身出來,轉身看著坐在他後面的重柳。

對方盯著他,面無表情。

「呃?怎麼了嗎?」褚冥漾遲疑了一下,問道。

「作業。」重柳舉起了手中的作業本:「要收。」他撇了一眼褚冥漾還沒做完的最後一道題,看著褚冥漾的眼神有些奇怪,但那抹奇怪消失得太迅速,沒有人看見。

「哇啊啊!」自然是察覺到自己想著想著都忘了把作業做完的褚冥漾連忙拿起自動筆,快速的把幾個步驟和答案選填完,才訕笑著把本子拿給已經起身收好前幾個人作業的重柳:「不好意思……」

聞言,重柳只是看著他好半晌,直把褚冥漾看的頭皮發麻,才搖搖頭,抽走褚冥漾的作業本,轉過身去交作業了。

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褚冥漾看著重柳的背影,抓抓頭,卻說不上那股怪異從何而來。

「漾漾啊,你想好了嗎?」一看早自習下了課,一邊的衛禹就用手肘撞了撞他。
「啊?」反應不過來的褚冥漾單然的看了好友一眼,才在對方晃著紙條的動作下想起來衛禹先前問的事情:「嗯……我會問問看……」反正他只要去問問看夏碎學長,再看看能不能請學長把話帶給冰炎學長就好了。

想起冰炎,褚冥漾從那件事發生之後的恐懼,到前兩天真的差點被殺的驚疑不定,就感到一陣複雜。

他知道冰炎不喜歡自己,所以兩人氣氛一直很僵,原本自己打算跟他好好相處,卻不知為何總是事與願違,尤其是在那場錯誤之後,他們就處在一種緊繃狀態,再加上兩天前他虎口攔生的舉動,更將彼此之間的緊張攀升到了臨界點的頂峰。

冰炎那時看著他的眼神他永遠都記得清清楚楚。
所以他害怕跟他見面,害怕跟他接觸。

但也許衛禹說的是對的,他與學長的矛盾,總不能這樣一直下去。

他沒辦法否認他在乎冰炎,也沒有想過要和冰炎就這麼形同陌路。
想到這裡,褚冥漾抿了抿唇。

「哈哈,真的沒問題的話,那就麻煩漾漾邀學長他們一起去啦。」衛禹看見褚冥漾臉色沒什麼太大的不對勁,知道他是在認真琢磨自己的勸告,暗自放下了心,面上依舊爽朗的笑著拍了拍褚冥漾的背:「交給你了!兄弟!」
「嗯。」褚冥漾朝衛禹微微一笑,表示沒有問題。
他知道衛禹是為了他好。

噹––––噹––––噹––––

「上課了!上課了!趕快坐下!老師來了!」有人吆喝著,班上同學開始慢慢地回到座位上,褚冥漾跟著拿出了生物課本坐了下來,心思卻已經不在課堂上,他的手在上課開始就機械的話著重點,卻滿腦子的都是在思量自己該怎麼開口約那幾條人魚一起去海邊。

希望,他們會答應自己和衛禹一起去吧。



––––––––






時間很快就到了放學時間。
褚冥漾一邊在走廊上小跑,一邊內心焦急地看著手錶。

時間顯示為四點二十五分。

遲到了。
整整二十五分鐘。

今天數學課老師多講了二十分鐘的課,生生拖延了他們的放學時間。
也不知道萊恩會不會等很久,褚冥漾想,又加快了自己往機車停車場的速度。

聽說那間下午茶很難預約,遲到了位置還會延後時間,他可得加快腳步了。
褚冥漾想道,迅速的下樓,途中還差點拌到樓梯摔倒。

然而,正當他越過了長廊,快要走到往機車停車場的出口之際,一個冷靜稍帶嚴肅的聲音在身後響起,很亮很清晰,讓褚冥漾愣了一下,下意識地回頭看了一眼。

「那位同學,請稍等一下。」

那人與褚冥漾對上了眼,四目交接。

那是一個有著金色頭髮和碧藍雙眼的外國人。
略長的頭髮用綁帶嚴謹的繫好垂在身後,他的五官很深邃,鼻樑上是一副金色框的細邊眼鏡,卻遮擋不住後面的迷人藍色,他看上去斯斯文文,舉止也是一絲不苟。

金髮男後面還跟著一個比他要高上許多的男人,蒼白的皮膚襯托之下,他那紫藍色的眼睛更加突出,亞麻色的髮梳得整齊,唯有幾絲漏網之魚順著那俊氣的臉龐垂下,為主人增添了一股慵懶,而那個男人在發現褚冥漾看向他之後,豪不避諱的揣著一抹玩味的笑回看著褚冥漾。

然後,褚冥漾才後知後覺的發現因為他們放學時間晚,其他班級的人除了留在操場打球的那幾批人之外,早就走光了,廊道上除了說話的男人還有他身後站著的那個人,加上自己,四周半個人影也沒有。

所以說,對方是在叫自己?

不知為何,褚冥漾覺得對方看著自己的眼神頗為詭異,尤其是站在金髮男後面的那一個,但詭異在哪裡,他又說不出來。

「呃––––是在叫我?」眼看四下都沒人,褚冥漾指著自己,朝金髮男問道。
「是的。」金髮男微微欠身,給了肯定的答覆。
褚冥漾被對方恭敬的態度給用得有些忐忑,腳步下意識的後退了一點點:「那……請問有什麼事?」他為什麼有種不妙的預感?錯覺?
還有,他現在才發現對方發音挺標準的。

「你看上去受到了相當程度的驚嚇,小朋友,」亞麻髮色的蒼白男人突然低低的笑了,紫藍色的眼睛一閃一閃,竟透著一股蠱惑般的魔力,他踩著步伐繞過了金髮男,在褚冥漾的視線裡像是用飄的一樣來到了褚冥漾的面前,食指一勾,抬起了褚冥漾的下巴,俊臉湊近:「放心,我不會吃了你的,我可捨不得,嗯?」磁性的鼻音伴隨著灼熱的吐息噴在了褚冥漾的臉上,尾音的上揚顯示男人現在心情貌似很不錯。

被挑起下巴的褚冥漾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他愣愣地望著眼前初次見面就動作輕挑的男人,愣在了當場。
呃,這該說是外國人果然都很開放?
褚冥漾腦裡閃過了這麼一個念頭。

「少爺,您嚇到他了,請恕屬下失禮。」金髮男上前伸手將男人的手從褚冥漾的下巴下輕輕拿了下來,對此,男人只是一笑,並沒有反抗,而是順勢垂下了手,又優雅的踱步到另一邊去了。

而金髮男做完這麼動作之後,又轉頭過來對褚冥漾說:「這位同學,請您不必在意,這位是蘭德爾家的少爺,而我是少爺的管家,您可以稱呼我尼羅。」說完,帶著潔白手套的手朝褚冥漾遞了過來。

「喔……好……」褚冥漾遲疑了幾秒點點頭,才伸出手回握。
見褚冥漾侷促的模樣,尼羅只是禮貌地輕輕一握就將手收了回來,他推了推眼鏡,續道:「少爺剛轉入這所學校,我們對這裡並不熟悉,剛好看到了您,所以才過來詢問一下,請問您知道這所學校的註冊組在哪裡嗎?我們希望盡快完成手續,好讓少爺能順利入學。」他舉起方才一直夾在腋下的一個文件夾,上面寫著褚冥漾學校的名字,還夾有幾張入學資料信。

是國外的轉學生啊,原來如此。
還想說學校裡怎麼會突然出現了外國人呢。

褚冥漾一邊想,一邊點了點頭說:「註冊組不在這裡,這裡主要是教室。」他接著指了指窗
戶外面可以看到的另外一棟大樓,道:「註冊組在對面的行政大樓,搭電梯到三樓,出來後右轉
第二間就是了。」他想了想又補充:「不過,你們可能要快一點,學校行政單位只到五點。」
提到了時間,褚冥漾略為趕到了不對勁,然後發出了一陣細微的慘叫。
喔不等等,他怎麼忘了,萊恩還在等他啊!
記起等等的約,褚冥漾頓時有點焦慮,不過,他已經說完了,剩下的他們應該能夠自己搞定吧。

記下褚冥漾的話,金髮男頷首,對褚冥漾又是一鞠躬:「好的,我知道了,感謝您的幫忙。」

「不會,那我先走了。」想起萊恩不知道等了多久,褚冥漾感到一陣愧疚。
聽說那下午茶的飯糰很有名,他等等把他的讓給萊恩好了。

這麼想著褚冥漾見金髮男的問題已經解決,便想離開。

但是,誰知他腳步都還沒跨出一步,後頭那個金髮男的聲音又追了上來:「請等等!」

「還有什麼事嗎?」
褚冥漾不解地往回望,那個自稱管家的男人卻是在他面前掏出了手機,語帶誠懇的說:「是這樣的,因為少爺和我剛從國外來到這裡,人生地不熟,,想說隨時有個朋友能夠聯繫比較好,方便的話,可以和您交換一下手機號嗎?」語畢,像是怕褚冥漾拒絕,他又說:「我們會盡量避免打擾您。」

對方那誠摯的語氣,讓褚冥漾拒絕不了,想說電話號碼應該也沒什麼,褚冥漾於是說:「呃,這個倒是沒什麼問題。」他拿出自己的手機,來到了電話號碼輸入的畫面。

「那真是太好了,」彷彿放下心中的大石頭,尼羅管家露出了淺淺的一絲微笑:「您真是個好人,那麼,我將我和少爺的手機號念給您吧?」他接連報出了兩個數字串,讓褚冥漾記下,而後要褚冥漾撥打其中一個以留下電話號碼。

褚冥漾照做了。

「這樣就可以了,感謝您的幫忙。」見手機裡成功多出了一個號碼,管家確認正確無誤之後面又道:「啊,還未請教您尊姓大名?」他指著存取姓名的欄位,問。

「我叫褚冥漾。」褚冥漾道,忽然撇見離往機車棚的出口那裡有一個身影移動了過來。
是萊恩。
褚冥漾知道對方是遲遲等不到自己,過來尋人了,心裡更加不好意思,只好趕忙的對尼羅道:「我朋友還在等我,那麼就先失陪了。」隨後他朝著萊恩揮手:「萊恩,我在這裡,等我一下我過去。」

「好的,不好意思耽誤您這麼久的時間,那我和少爺就先去處理手續了,」尼羅看褚冥漾是真的著急,也不多做挽留:「待我們找到入住的地方,會再邀請您來家中作客,屆時請務必賞光,那麼,祝您有個愉快的一天,再會。」

「呃,好,掰掰。」沒有留意到對方最後說了些什麼,褚冥漾應了應,就朝萊恩的方向趕了過去,背影越來越遠,直到完全消失在走廊上的兩人的面前。

兩人就這樣看著他離去的方向,良久都沒有說話。

黃昏微黃的光線透著窗戶照了進來,灑在兩人的臉上,說不出的柔和,然兩個人的周遭的氣息卻並不完全是那麼一回事。




「真的是什麼也不懂的小朋友呢。」靠在窗沿邊的少爺最先打破沉默,他又是一陣低低的笑,愜意的撥了撥自己的髮:「雖然麻煩,但總算有趣多了。」

「主人決定要幫忙了嗎?」管家先生問道,伸手去幫自家少爺整理了一下領子。

「再觀察一陣子吧。」少爺無所謂的聳肩,語帶興味的道:「不過,危險的時候倒是可以幫一幫啦。」
「是的,主人,屬下知道了。」當了主人多年的管家,自然不會不理解少爺口中的意思。


「趕快把入學手續辦一辦吧,我想喝紅酒。」
「好的,屬下會盡快安排。」




【下集待續】

  1. 2014/09/15(月) 03:08:38|
  2. 長篇集
  3. | 引用:0
  4. | 留言:4
<<【冰漾】傲水之姿(第二十四章) | 主頁 | ★原創BL小說,魔法奇幻類,穿越類,世界觀設定★>>

留言

頭香

嗚嗚嗚好感動,第一次住宿舍好緊張
看到大大的文感覺被安慰了!!!
之後也請大大繼續加油喔
  1. 2014/09/15(月) 21:57:21 |
  2. URL |
  3. 青鳴 #-
  4. [ 編輯 ]

終於~沒白費我偷偷溜來玩電腦~等了好久, 今天終於等到了!!真開心> < 也請大大好好加油喔!!!^•^
  1. 2014/09/15(月) 23:11:10 |
  2. URL |
  3. 妖月 #-
  4. [ 編輯 ]

喔喔~蘭德爾出場!!!!
謎團越來越深~~
漾漾阿漾漾你究竟是什麼身分阿~
超好奇的
期待接下的劇情發展
加油啦大大(笑
  1. 2014/09/15(月) 23:45:42 |
  2. URL |
  3. 緒 #-
  4. [ 編輯 ]

今天(應該說是昨天了)是我的生日,看到有更新好高興,好像生日禮物一樣XD

我覺得進度不會太快,反而很想趕快看到真相,被吊足了胃口呢XDDD 引人入勝的劇情就是要慢慢鋪梗慢慢累積,到最後一次爆發感覺就很爽快,哈哈~不過這只是我小小的意見啦~
  1. 2014/09/16(火) 04:52:50 |
  2. URL |
  3. 月炎 #-
  4. [ 編輯 ]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monstrenoir.blog.fc2.com/tb.php/16-51b30f01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自我介紹

黓訞/鬼˙影子

Author:黓訞/鬼˙影子
同人與自創都會放在這裡。
耽美文較多,一般向較少。
更新應該不大快,餵食的時候請小心。

最新文章

類別

最新留言

最新留言

月曆

09 | 2018/10 | 11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將此部落格加到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