黓言堂

私人創作,耽美較多,可拍打餵食,但請保持低調。文未經允許請勿轉載,經查必究。

【冰漾】傲水之姿(第二十四章)

耶黑~大家好這裡是消失了一段時間的影子。
因為碰上了一些事情所以有點低潮,不過最近好很多了,感謝大家的關心。
因為有些生疏的關係,這章比較短,三千五百字而已,之後會把字數提回7000字,不過這禮拜就讓影子稍微那麼鬆懈一下吧XD
不知道這章有沒有人會覺得有BUG或邏輯不通的地方,有幾個明顯的BUG再大修的時候會統一修改XD如果有任何問題都歡迎來交流。
傲水在這一章之後會邁向第二個階段,因為之後去完海邊就是公司劇情(不過不長),之後的一些劇情會開始很快,雖然影子一定會打一堆廢話讓他看起來不那麼快(不要拖戲!#
最後,感謝大家一直陪伴著影子。
影子會繼續努力,把心中的故事好好寫下來,不棄坑。
愛你們。
希望大家還喜歡這章的傲水,雖然短了點。


---------------------------------------------------------------------------------









「所以,你來找我就是來喝蜜豆奶?」偌大的辦公室裡,夏碎隨意地翻閱著手裡的文件檔案,頭也不抬的問著靠在桌子邊,吸著蜜豆奶的冰炎。
正吸完最後一口蜜豆奶的冰炎手裡的動作一頓,沒有說話,只是煩躁的揉了自己頭髮一把,最後嘖了一聲把蜜豆奶的罐子丟在辦公桌旁邊的垃圾桶。

夏碎撇了他一眼,又把目光放回手裡的文件,提筆將幾行字圈了起來,而後才蓋上了文件夾,好整以暇地往身後椅背一靠,朝那個走到沙發邊不客氣坐下的人說道:「說吧,怎麼了。」
反正今天也沒什麼重要的案子,他索性就不處理了。

而聽見夏歲的問話的冰炎先是沉默了一下,最後才乾巴巴的丟出了兩個字:「沒事。」
然後撇開頭躲開夏碎不以為然的目光。
顯然兩人都沒把這兩個字當成真的。

「沒事你來我辦公室喝蜜豆奶?」挑挑眉,夏碎面上似笑非笑,他望了望方才冰炎投入鋁箔包的垃圾桶,道:「你已經在這裡吸了兩天了。」要不是這樣,來打掃的人不會提著一整袋蜜豆奶空盒一臉狐疑的看著他,而他辦公的進度也不會拖延了一小段時間,現在早該簽完了。

冰炎再次嘖了一聲。
「我說,你都已經知道是怎麼回事了,沒必要生氣了吧,」夏碎見對方默然的看著地板,像是對他的話無動於衷,也無甚所謂的就說:「你就真的沒打算和褚說些什麼?」

聞言,冰炎叱了聲:「說什麼?」他像是聽見了什麼笑話一樣,一臉鄙夷的看向夏碎:「我跟他沒有什麼好說的。」說完,他別過臉,又不說話了。

「那你為什麼不待在你的辦公室喝蜜豆奶呢?」夏碎無奈。

「夏碎!」

「如果在意,就去說清楚,」嘆了一口氣,夏碎完全不在意對方的惱怒,繼續道:「冰炎,你就承認你在乎褚吧。」
自從他跟冰炎說清楚為何褚冥漾要那麼做的原因之後,對方臉上時不時露出糾結的模樣就三天兩頭的在自己面前晃呀晃的,連他看了都有些焦躁。

「我沒有。」冰炎低吼,但卻沒有對上夏碎的眼睛:「他可是個人類。」
他的聲音緩了下來,後半句就像是在說服誰一樣。

「是啊,他是個人類,」夏碎點頭,說話的語氣有點漫不經心:「如果你是真的討厭褚,那麼我不會多說什麼,但你的表現看起來不是這麼一回事。」
想當初冰炎聽到褚冥漾攔下他的理由,表情看起來要說多僵硬就有多僵硬。
「跟人類交好並沒有你想像中的糟,又或者,跟褚交好並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糟,我想你應該也清楚這點吧。」夏碎看著冰炎臉色越來越沉,卻沒有停下來得打算。

有些事情,不是藏著抑著當作沒發生過便是好。
該面對的還是得面對。

想到總裁,再看看面前的冰炎,夏碎眼神一黯,聲音也越發低了下來:「冰炎,你不是總裁,褚也不是那個人類。」他頓了一會兒,見那坐在沙發上的人沒有給予任何回應,只好再補一句:「你沒有必要擔心。」

「……誰擔心了」冷哼一聲,冰炎先是反駁了對方沒有根據的猜測,而後才又在幾秒過去之後用幾乎聽不見的聲音沒好氣的咕噥:「……他怕我。」

「他當然怕你,你一個爪子就能把他撕碎,態度又不好。」沒有否認冰炎,夏碎回想起前幾次褚冥漾見到冰炎的表情,並沒有打算給予冰炎任何安慰。
畢竟任誰都看的出來,褚冥漾對於冰炎的存在有多麼畏懼,而他完全沒有令人信服的理由勸褚冥漾別怕冰炎,雖然他一直在試圖這麼做,但最根本的冰炎沒有改變態度,褚冥漾壓根也沒機會改變想法。

「你對他態度就好了?」聽見夏碎這麼說,冰炎瞟了一眼自顧自拿起水壺給自己倒了一杯茶的人,嘲諷般的開口:「也對,你之後對他好到我以為你看上他了。」說到這裡,他伸手掐了掐落地窗旁邊的綠植葉子,動作間明顯可以看出他的不悅。
要不是知道對方時刻都在注意那個還在日本海處理家事的小人魚,他都以為夏碎要轉換追求對象了。
又掐下一片葉子,冰炎隨手將之丟到了櫃子上。

「你這麼一說,會讓人感覺我很花心。」夏碎一本正經地呷了一口熱茶,說:「你還是先想想你自己是怎麼一回事吧,不要轉移話題。」
他意有所指的話讓冰炎哽了一下,然而始作俑者卻當作看不到另外一人又沉下去的臉色,逕自打開抽屜拿出包裝好的水羊羹,一口點心一口熱茶的歡快地享用起了晚間的下午茶。

辦公室被一個他不能扔著不管的人魚霸佔著,還在他面前一直吸著蜜豆奶,忙碌到晚上到目前還沒有吃晚餐甚至連水也沒怎麼喝的的夏碎表示他需要攝取那麼一點食物。

眼見夏碎沒再打算搭理自己,冰炎緩緩地吸了一口氣,試圖讓自己掙扎了好幾天的心情平復下來。

他明白夏碎的意思,只是他不想去思考而已。
因為只要一思考,他就會不得不接受夏碎的話都是事實。

冰炎的目光從夏碎身上移開了,似乎有些出神地望著辦公室的角落,回想起好幾天前的事情,他的眼睛緩緩地瞇起。

那一天,他是聽到褚冥漾家裡有奇怪的聲響以及聞到一絲腥氣才會衝進去的。
當他踏著成群海妖的屍體,看到褚冥漾煞白著臉,而他身前是一隻不折不扣的海妖的時侯,他幾乎是立刻撲上去要撕了那隻海妖。
與平常單純與海妖的廝殺不同,褚冥漾受到了海妖的襲擊這個認知讓他更加憤怒,儘管這股怒氣來的有些莫名其妙,但當下他並沒有想那麼多。

褚冥漾攔下他,就像當場賞了他一個耳光。
為此,盛怒之下的他,的確存著心思要把褚冥漾殺了。

在那個當下,他失去了所有的冷靜。
也許一部分是因為真的被海妖的話給激怒,但褚冥漾的出聲才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當他猶豫的剎那,那一瞬間的打擊對冰炎來說其實非同小可,讓隱約覺得自己情緒有些不太妙的冰炎立即對造成這種情況的褚冥漾生出了殺心,卻拒絕思考為什麼自己會覺得難堪。
尤其是在看到褚冥漾的眼神裡帶著比以往更驚懼交加的感情的時候。

然而在夏碎的阻止之下,他只能憤怒地離開,同時不明就裡地感覺到一陣失望。
失望什麼,他一時間也沒理出個頭緒。

夏碎隔天才來找他,將事情始末交代清楚後就離開去處理公事了,他一個人留在了褚冥漾隔壁的公寓裡好幾天,刻意壓抑卻又總是在隔壁有響動的時候回憶起當天的失控。

他是在後來才意識到,他會那麼生氣是因為他覺得他被褚冥漾背叛了,而不是因為海妖當著他的面逃走。

他才發覺,原來早在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已經把褚冥漾歸類到為自己的一方。
他其實早就認同了褚冥漾,並將他當作了朋友。

然而他似乎是下意識地去避開了這個認知。

就像夏碎所說的,他受到父親的影響太深太深,他不想重蹈父親的覆轍,所以一直將褚冥漾推得遠遠的,可是褚冥漾卻仍是跟他們相安無事的相處,對他的壞脾氣出乎意料的全部承受了下來,他慢慢地進入了他們的生活,慢慢地用行為化解了他們的敵意,甚至到最後,還獲得了許多人魚的喜愛。

冰炎知道自己曾經察覺,只是無視罷了。

他心安理得地自認為自己還守著那條不要與人類交好的界線而對褚冥漾冷嘲熱諷,又同時享受著褚冥漾的溫柔。

因為褚冥漾太溫柔了。

溫柔到他覺得不管再怎麼樣,褚冥漾都不會對他糟糕的態度說些什麼。
他只會更小心翼翼地對待自己,但絕不會生氣。

可是一切都變了。
當那一場糟糕的發情期過後,他發覺他沒辦法面對褚冥漾,一方面是他對自己的行為不可置信,一方面是他怕自己真的出格了。
褚冥漾也許能夠一直包容他的壞脾氣,可是冰炎明白這次自己的行為是多麼的不能被容忍。
他不能見他,自尊心高傲如他道不了歉,但是他卻能感受到以往褚冥漾一笑置之的柔和沒有了,看他的眼神只帶了恐懼。

無法忍受。
他無法忍受這個。

他不曉得自己在心慌什麼,但他不想見到褚冥漾用那種眼神看他,尤其是他能對其他人魚那麼笑,卻唯獨對自己已不再是溫和的時候。
所以他直接避開了他,甚至想就這麼和褚冥漾斷了關係,就像最一開始,兩人是陌生人一樣。
只要保持距離,漸漸的,就會生疏,甚至遺忘。

他是一條不該在乎人類的人魚。
他是這麼想的。

但當他聞到那一絲屬於褚冥漾的血腥味的瞬間,他卻還是毫無理智地衝了進去,甚至在看到那張混雜著驚恐和迷茫的臉的時候,怒火竄升。

原來他在乎這個人類比自己想的都還要深。
他一直不願意承認,但他的行為卻顯然比較誠實。

他早就視他為一份子,並不知不覺得將他納入自己的魚鰭之下。
就像夏碎說的,人魚一旦接受了,就會袒護到底。

他已經沒辦法保持鎮靜地看著褚冥漾受傷了。

即使他是個人類。
是的,即使他是人類。


「想清楚了?」看著冰炎變幻莫測的臉,暗中一直盯著冰炎反應的夏碎嘴角微微上揚,收回了視線,開始動手堆疊桌面上的包裝袋和幾個零散的文件夾。

「嘖。」冰炎不耐煩地哼了哼,掩飾了自己有那麼一點的不自在,而後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一般,轉過頭來瞪了夏碎一眼:「你早就知道了?」如果說自己是最近才反應過來,那麼以夏碎的態度來看,看來他很早就知道自己對褚的觀念有所轉變了。

「你是不是忘了你本來一開始對褚冥漾就比一般人類有好感啊?」夏碎收拾好了桌面,扯扯嘴角道。
雖然一開始是說對褚冥漾感興趣,但若沒有好感,這興趣是一點都不會提上來的,更遑論會特地來到這所學校就讀。
只是冰炎從未想到這一點。

當然他也不是一開始就想到的,而是在那場驚天動地的發情期之後,夏碎才開始察覺了冰炎的不對勁。
他原本以為冰炎是根深蒂固的厭惡著身為人類的褚冥漾,無法接受自己與褚冥漾發生了關係,卻不想冰炎之後的反應讓他狐疑了起來,直到海妖攻擊了褚冥漾,他才是真真確定了冰炎本來就對褚冥漾有種潛在的想法,是即便冰炎再怎麼暗示自己去討厭褚冥漾都沒辦法真真抹滅掉的。

那份想法是什麼,他不清楚,也決定不去插手。
但可以肯定的是,褚冥漾在冰炎的心裡早佔著一塊地方,也許不大,但確實存在。
想到這裡,夏碎眼裡閃了閃。

「說的好像一開始你不想殺了他一樣。」冰炎噴了噴鼻息,掃了夏碎一眼。

「所以呢?」聳聳肩,夏碎乾脆俐落地避開了這個問題,他揶揄般的道:「朋友囉?」

「雖然變了一點,但是蠢還是沒變。」冰炎悻悻然地不追究對方轉移話題,雙手環胸靠在落地窗邊:「就勉為其難當朋友吧。」他望著窗外的夜景,底下流竄的車燈好似流動的光線,一閃一閃的映照在玻璃窗上,模糊了他不自覺勾起來的嘴角。

見他如次,夏碎笑了笑也沒有再在這件事情上多說些什麼,只是像是想起了什麼般,叉開了話題,說:「啊,忘了說,褚到時候會來公司實習,總裁有意把你調到跟他同一個單位。」還有一個多月就要考試了,以他輔導褚的情況來看,基本上是沒有什麼大問題。

冰炎擺擺手,想通的結果似乎讓他放鬆很多,不過想通是一回事,之後如何面對褚冥漾又是一回事。
想起幾日前對方那更上一層樓的驚恐神態,冰炎又開始煩躁起來,他抓抓頭,半晌才吐出一口長氣:「知道了,調就調吧。」
反正,船到橋頭也就自然直了。


(下集待續)

**
  1. 2014/12/21(日) 19:49:25|
  2. 長篇集
  3. | 引用:0
  4. | 留言:4
<<【冰漾】傲水之姿(第二十五章) | 主頁 | 【冰漾】傲水之姿(第二十三章)>>

留言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1. 2014/12/22(月) 00:56:12 |
  2. |
  3. #
  4. [ 編輯 ]

感動

真真感動~~~我等好久啦啦~~> <
就請大大繼續加油啦!!我很期待後續呢!!
  1. 2014/12/24(水) 13:17:18 |
  2. URL |
  3. 妖月 #-
  4. [ 編輯 ]

等好久終於更新~~~~~~
感動~(灑花)
大大要繼續加油喔~(支持你)
期待後續!!!!!
  1. 2014/12/26(金) 02:13:25 |
  2. URL |
  3. 緒 #-
  4. [ 編輯 ]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1. 2014/12/26(金) 04:10:57 |
  2. |
  3. #
  4. [ 編輯 ]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monstrenoir.blog.fc2.com/tb.php/17-0798c2af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自我介紹

黓訞/鬼˙影子

Author:黓訞/鬼˙影子
同人與自創都會放在這裡。
耽美文較多,一般向較少。
更新應該不大快,餵食的時候請小心。

最新文章

類別

最新留言

最新留言

月曆

11 | 2018/12 | 01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將此部落格加到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