黓言堂

私人創作,耽美較多,可拍打餵食,但請保持低調。文未經允許請勿轉載,經查必究。

【冰漾】傲水之姿(第二十九章)

抱歉上禮拜沒更新(因為跑去吃好料(?)QWQQ
這次字數就爆給大家啦XD
這一章蘭德爾再度登場 ,究竟他是站在誰那裏呢?他的出現又會帶來什麼風暴呢?大家可以猜一猜(喂#
其實大家都很聰明,應該知道他出來就代表誰要出來了TVT看劇情就知道了。
其實也是考慮很久才決定要讓這些人出來(因為不能讓冰炎太順遂(咦?
大家可以猜猜看喔>W另外,褚冥漾的性格開始從這章漸漸定型,冰炎也開始會在意褚冥漾,雖然可能描述得不太好,大家可能會覺得轉得很生硬TVT。
來~跟影子說一遍~漾漾INNNNNNN起來~~漾漾INNNNNNN起來(?
關於這方面,會另開討論串,歡迎大家來討論~!!
然後....時間線到時候大修的時候會調,漾漾他們會變成大學生,因為影子飯糊塗了...真正的高中生是不會像影子寫的這般...大學生還差不多,不過這裡就維持高中,直到影子要大修的時刻吧ˊˋ不然怕操及怪(說人話#
希望大家喜歡這個章節!
然後有人會覺得進度太快嗎(?
另外開了回覆區,會根據單一章節的所有留言做出回應,以此類推。
感謝 幽音 大大的建議>.O!
回覆將從29章開始回復,感謝大家~!!
(本來要申請聊天室,但...cbox的cc語言不會用(哭噴


第二十九章-<第三勢力>



「回來了。」
沙灘上,夏碎遠遠看到抱著遮陽傘走過來的千冬歲一行人走過來,回頭對一臉不耐煩,正半躺在沙堆上的冰炎說道。
而衛禹則是早早塗抹好防曬,迫不及待的衝進海水裡去了,不過他倒是沒有離得很遠,所以他也看到了回來的褚冥漾一行人,正在高興地揮手呼喊。
「抱歉,等很久了吧。」待走到位置上,褚冥漾抱歉地笑了笑,畢竟是他突然睡了過去,耽誤了不少時間。

想到那個夢,褚冥漾又開始有些心不在焉,連萊恩不知何時接過他手上提著的飲料袋子放到地上都不知道,只是望著邊上的海面出神。

「無妨。」夏碎瞄了冰炎一眼,意料之中的看到對方皺起眉頭,嘴角勾起一絲微笑,他站起身接過了千冬歲手中的遮陽傘:「我來裝吧,萊恩,幫個忙。」他對萊恩說,後者點了點頭,上前和夏碎一起將陽傘撐好,合力將之固定在沙中。
站在一旁的喵喵蹲下身來,整理著飲料的袋子,又從自己攜帶的包包裡拿出幾個盒子,放在撐好的陽傘下:「喵喵帶了很多東西喔,有三明治,還有餅乾,上面的海苔粉是喵喵自己做的,然後這個是萊恩的飯糰……」她一邊數著,一邊說,而萊恩則是聽到有飯糰之後,熱烈的眼神就完全沒有從那個鐵盒子上離開過,整個人的顏色彷彿都亮了起來。
對此,千冬歲推了推眼鏡:「萊恩,飯糰中午再吃。」他話一說完,便看見萊恩周身的顏色又開始黯淡下去,千冬歲只好又一聲輕咳,帶著點無奈:「就只剩一個小時,你忍不了?」
萊恩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眼神依然戀戀不捨的看著那個鐵盒子,但最終還是沒有伸手去碰它,周遭的哀怨幾乎都快化為實體了。
「萊恩,很快就到中午了,再等等吧~」喵喵算是安慰的拍了拍萊恩的肩,好笑的說:「你現在吃了,中午就沒飯糰吃了~」
「好了,東西放著,你們去玩吧。」夏碎看著東西都弄得差不多了,道:「中午的時候大家再回來吃飯,自己注意安全。」他似乎意有所指地掃視了每個人,然後臉上又換上了溫和的笑:「難得出來玩,就開心點吧。」這句話是朝著冰炎說的。
聞言,冰炎瞪了夏碎一眼,他站起來,外套脫了丟在包包旁,就往海的方向走去,經過褚冥漾的身邊時,看到對方還在神遊天外,一副一時半刻回不來的樣子,又嘖了一聲,忍不住就伸出手拍了褚冥漾後腦杓一下。
他就是看不慣這傢伙這種表情。
這一下的力道可不小,褚冥漾吃痛的啊了一聲,回過神來卻看到冰炎已經走得老遠了,褚冥漾摸著發疼的後腦勺,一臉莫名其妙。

總覺得,冰炎最近有點反常。
說不出是什麼感覺,但褚冥漾還是感覺冰炎的態度漸漸微妙起來,至少一開始對自己的厭惡好像沒有那麼明顯了。
可是又是為什麼呢?

正當褚冥漾困惑的時候,旁邊遞過來一罐寶礦力,毫不留情地直直戳到褚冥漾的臉頰,帶來一陣涼意,冰的褚冥漾又一個激靈。
「給你的,漾漾。」清冷的嗓音伴隨而來,褚冥漾回過頭,是千冬歲。
他這才發現,大部分的人都已經準備好,跑去玩水了,只有夏碎和千冬歲還留在岸上,前者正在陽傘下寫著東西,而後者…正在用寶礦力又戳了戳自己的臉頰幾下。
「啊啊,謝謝。」連忙接過寶礦力,褚冥漾舒服的蹭了蹭,冰冰涼涼的,在烈日下格外沁人心脾。
果然房間要有冷氣,海灘要有飲料,這才是夏天,褚冥漾瞇著眼,滿足地想,再來幾碗刨冰或者冰淇淋就更好了,如果有巧克力口味的更讚。
他喜滋滋地打開了寶礦力,盤算著晚上夜市的時候要吃些什麼甜點。

一旁的千冬歲也扭開自己的寶礦力,喝了一口,才慢慢地說:「難得來玩,放鬆一下吧。」說這句話的時候,他並沒有看向褚冥漾,只是伸手過來揉亂褚冥漾的頭髮:「我們都在。」
褚冥漾愣了一下,送到嘴邊的寶礦力停在了唇畔,卻沒有更進一步。
他呆呆地看著千冬歲,可千冬歲沒有再多說什麼,也沒有看他,只是又道:「去玩吧。」說完,他轉身走回陽傘下,似乎也準備整理整理去玩水了。

褚冥漾拿著寶礦力,站在原地好一會兒。
過了半晌,他才露出一抹笑容,終於喝下了第一口寶礦力。

千冬歲的意思他明白,也因為這樣,他才會躊躇不安,對自己的選擇感到迷惘。
只是心底的聲音告訴他,他不能把千冬歲他們扯進來。

褚冥漾拴緊了寶礦力的瓶蓋,眼神游移不定,最後輕聲嘆息。

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做這種詭異的夢。
然而夢境帶給他的不安太過強烈,強烈到遲鈍如他都能感受到危險。

如果能夠找到聲音的主人…也許一切謎團都會解開吧?
可是…自己真的有辦法只靠著自己找到他嗎?

想到這裡,褚冥漾抿了抿唇。
隨後,他將寶礦力隨意地插入外套口袋,彷彿想要平復自己心頭的動盪一般,旋身走入了嬉鬧的人群裡。

*********

「真難得,你不跟上去。」夏碎停下筆,望著停下手裡的動作,正看著褚冥漾慢慢走遠的千冬歲,饒有興味的說道。他將手裡的紙張整理好,放到自己的包包裡。
千冬歲沒有說話。
夏碎聳聳肩,臉上的笑容仍是優雅從容,沒有半分被無視的尷尬。
他早已習慣千冬歲對他這種冷漠的態度。
夏碎伸手拿了放在一旁的香茶,啜飲一口。
反正他不著急,慢慢來。

正當他放下手中的香茶,拿出包裡早已準備好的書時,卻不想聽見千冬歲的冷哼。
「漾漾他不是小孩子。」
夏碎訝異地抬頭,便撞進了千冬歲的眸子。
一瞬間,他看見了很多東西。
也正因為如此,他手中的書被他慢慢放了回去,而千冬歲,也在這個時刻,似是不甚甘願的坐了下來。
「來海邊還帶書?」千冬歲笑了一聲,帶著些許鄙夷,盯著夏碎慢條斯理把書放回包裡的手。
夏碎微微一笑:「只是無聊罷了。」
千冬歲再次冷哼:「也只有你會這麼無聊。」說完,他轉頭看著熙來攘往的海灘,像是想到什麼,臉色沉了下來。
「怎麼了嗎?」夏碎自是看見了他的表情,勾起嘴角,問。
千冬歲撇了他一眼,在對上夏碎那富含探究的眼神時移開了目光,聲音仍是冰冷的:「漾漾願意相信你們,但這不代表我也需要。」
「喔?」夏碎笑了,笑的意味不明:「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千冬歲語氣不悅:「我的話你不懂?」
「懂。」唇角的笑意沒有因為千冬歲的語氣而更動分毫,夏碎的笑容依舊無懈可擊,唯有那雙平日透著溫潤的眼緩緩地瞇起,讓人看不清楚他的心思:「但我不懂你為什麼對於我和冰炎抱有這麼深的敵意。」
「你覺得我不應該?」即使夏碎說的輕描淡寫,千冬歲還是敏銳的感覺到對方聲線裡的一絲冷意,可惜他不吃這一套,幾乎是本能反應般的,他反唇相譏:「你很清楚你和那傢伙做了什麼,還來問我?」口裡的那傢伙,自然是冰炎。
「是因為褚?還是因為雪野?」夏碎問道:「你的敵意從一開始就不曾消退過,從第一次見面起,你就是這副態度。」他稍稍的停了一下,才又輕輕的,狀似不經意的道:「你在怕什麼?」
氣氛一瞬間冷凝。
即便是烈日當空,都能感覺到此時兩人周邊霜寒般的冷意。
兩人雖然都沒有看向對方,而是定定地看著玩鬧嘻笑的人群與一波波的海浪,之間僵持的壓迫感卻並沒有因此減緩,反而有越演越烈的趨勢。
「為什麼?那麼我問你,你們為什麼要接近漾漾?」千冬歲諷刺般的道:「你們不會不知道,人魚對普通人來說多麼危險。」尤其是對人類抱有極其恨意的依沐洛人魚,突然出現在校園內,又對褚冥漾似有若無的打探,這奇怪的舉動怎麼不可能讓自己提高警覺?
所以他才會千方百計地試圖讓褚冥漾和依沐洛的人魚分開,卻不想這兩個鮫人如此窮追不捨。

「那麼你呢?」夏碎並沒有回答千冬歲,而是反問:「既然知道人魚對人類很危險,你又為什麼待在褚冥漾身邊?」他的眼睛瞇的更細,裡頭紫金色劃過,顯得過分銳利:「這不是理由。」
「漾漾對我很好,所以我才決定留下。」千冬歲沒有正面給予答案:「我跟他的相識是意外,但你們呢?你們就是衝著漾漾而來不是麼?」他再一次提起了這個問題,憶起那天兩人直奔褚冥漾而來的畫面,千冬歲嘴角些微揚起了諷刺的弧度。
「你們擅自插入漾漾的生活,卻在暴露的時候又打算殺了漾漾,現在你們又是表演給誰看呢?」千冬歲自然看見對方的靜默,推了推眼鏡,繼續道:「所以我不會相信你們,相信口口聲聲說著人類多麼陰險,自己卻做著相同的事的你們。」
夏碎眼神一閃,沒有說話。
「漾漾一直都很喜歡海。」千冬歲的目光飄向方才褚冥漾離去的方向,閉起了眼睛,幾秒鐘過去後,才又淡淡地說:「那是他不知道海底下,多麼醜陋,多麼骯髒。」所以他才從沒有在褚冥漾面前曝光的打算,他不希望漾漾接觸到這些,而另一部分原因……千冬歲眼底一暗。
事事不能如他所願,只能如此了。
「……因此你才離開了雪野家?」夏碎此時才開了口,像是明白了什麼般,道:「當年,發生了什麼?」雖然他不指望千冬歲回答,能有今天這般的對話,其實夏碎也挺意外的。
追根究柢,他到底還是要到了千冬歲之所以為什麼態度那麼惡劣的一部份原因。
雖然只有一小部分,但也足夠了。
「你管得太寬了,藥師寺。」千冬歲哼了一聲,突然話鋒一轉:「不過,雪野家的事情,還是謝謝了。」說完,他似乎是極其不自在,轉身去拿飲料。
幾乎同時,原本低氣壓的氛圍消失了大半。
「謝謝?我很訝異。」夏碎笑了,卻似乎放鬆了許多:「你早知道我幫忙的動機並不單純,不是麼?」話語之間的緊張,便被這一調侃的語氣給帶過了。
「我也很訝異,我居然還能對你道謝。」語調在眉先前的劍拔弩張,千冬歲只是輕哼,頭卻沒有轉回來:「他們做得太過了,如果沒有你插手,後果會更嚴重,這點我不得不承認。」想起他回去雪野家所見到的一切,千冬歲臉色閃過一絲陰霾。
這也是為什麼他願意向夏碎低頭尋求幫助,只為了剷除那些動了不該動的心思的族人。
聽到這裡,夏碎低聲地笑了。
兩人都不再說話。
千冬歲凝視著海面,不知道在想什麼,而夏碎則是躺了下來,也是一副深思的模樣。
海風吹來,又吹了過去。
難得的平靜,將時間慢慢的捲走,漸漸接近晌午,沙灘上的人少了不少。
衛禹、喵喵和萊恩,冰炎和褚冥漾都還沒有回來,偌大的遮陽傘下只有他們兩人,而其他遊玩的人群多半都去附近的商店或海灘內附設的食品屋吃飯避暑去了,對比之下,顯得海灘有些空曠。

直到千冬歲有點受不了炙烈的陽光,想要起身去海水裡泡一泡的時候,夏碎才又慢悠悠道。
「你剛剛問了。」夏碎目光放遠,眼角餘光見千冬歲起身的動作猛然一停,有些好笑:「我們為什麼要接近褚。」
千冬歲沒有動作,他在轉過頭來之前收起了他的驚訝,而後他靜靜的看著夏碎,彷彿在等待,夏碎也並沒有讓他失望。
「褚曾經救過冰炎,而那時候,冰炎看見褚了。」夏碎像是在回憶:「我並不完全清楚冰炎是出於什麼而做出接近褚這樣的決定,以我對他的了解,我猜是因為新奇,又或者冰炎有其他我不知道的想法,但曝露身分,確實讓我們慌了手腳,殺了知情的人類,幾乎是本能。」說到此,夏碎望向了千冬歲:「如果今天發現的人不是漾漾呢?你會對發現的人類做出什麼樣的處置?」他問。
也是因為他和冰炎從未想過自己的身分會在那種情下曝光,又因為海妖襲擊的關係而情緒緊繃,兇性被激起,才會想對褚冥漾滅口。
而褚冥漾當下的舉動,也是讓他們不得其解的。
所以冰炎才會暴躁,自己才會困惑。
不過那些都不重要了。
「漾漾救過那傢伙?」千冬歲選擇性忽略後半句問話。
因為他知道,如果對方不是褚冥漾,不是那個他一同生活將近兩年的少年,他會做得比冰炎和夏碎更殘忍。
但他不會在這個時候承認。
人魚,就是這麼自私。
「是。」夏碎自然看出來了,也沒拆穿,將話題進行了下去:「十一年前,冰炎遭到海妖圍攻,是褚幫他做了最初步的治療。可是顯然,褚已經沒有任何印象。」
「時間過那麼久,忘了也自然。」千冬歲皺眉:「你們在期待漾漾想起來?」
「當然不,這是冰炎的事情,而他也沒在意過。」夏碎聳肩,坐了起來:「但讓我們感到不對勁的,是褚的記憶和我們的調查有出入。」
「什麼意思?」千冬歲不解。
「褚的父母。」夏碎說道,與千冬歲對視:「他有和你說過他們父母怎麼過世的麼?」他頓了頓,又說:「或者換個說法,你知道他的父母是如何去世的麼?」
「車禍。」這不是什麼秘密,說出來倒也無妨。千冬歲沒有猶豫地道,然而當他說出口時,卻接收到了夏碎不以為然的眼神,當下,他便知道自己以往的認知可能是錯誤的,雙眼些微瞪大,:「你的意思是-----」不可能,這是納姊跟他說的。
然而夏碎給予他的答案更讓他震驚。
「撕票。」
「不可能!」千冬歲幾乎驚呼出聲,卻又強行的按壓回去,聲音反而壓抑了許多。
「很奇怪,對吧?」夏碎又看向了遠方,半臥在沙灘上,手指有一下沒一下的在自己膝蓋上一點一點著,表情看似玩味,眼底卻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雖然在看到米納斯的時候,大概可以猜出來是她做的,但她為什麼要這麼做?」他停頓了一下,才又意味深長般地說道:「褚一家人只是人類,身家平常,為什麼會遭到綁架撕票,而為什麼米納斯又會出現帶走褚呢?」
他轉過頭,看向自他說出褚的父母的事之後,就變得沉默的千冬歲。

「千冬歲,你有沒有想過,如果褚他從來都不是普通人呢?」他目光緊盯著千冬歲,似乎要將對方的任何反應都收進眼底。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千冬歲依然沉默。
彷彿過了很久,久到夏碎都準備說出不想回答就不用說了的時候,千冬歲忽然開口了。
「這是你的猜測?」千冬歲的聲音聽起來仍是清清冷冷的,似乎已經恢復了冷靜,而夏碎方才的那一串話語,都不能夠讓他有任何動搖。
「是。」其實也不能說是猜測。
夏碎暗想。
他基本上已經確定了褚冥漾的身分不簡單,而冰炎也心照不宣的默認了。
只是褚冥漾到底是誰,這個問題始終是無解的。
目前為止,他始終就像是個普通的人類,除了得到女龍神的庇護,完全看不出哪裡特別。
若不是因為冰炎一時興起去查了資料,他們當初也不會發現這件事。

「那我就告訴你,我無所謂。」千冬歲可不管夏碎現在怎麼想,他道。
只要他知道,這個人是漾漾,是他能信任的人就夠了。
他不是沒懷疑過,他不是沒猜測過,畢竟米納斯的身分在那裡,他又怎麼可能不曾察覺?
但這又如何?
漾漾依然是漾漾,這點從沒因此改變過。
夏碎挑了挑眉,盯著千冬歲好半晌,突然輕輕地笑了:「呵。」然後,他在千冬歲的面前閉上了眼睛,嘴角勾勒出一個溫和平淡,卻真心實意的笑容:「你說的對。」


***********

一個人坐在岩石堆上,褚冥漾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又走到這裡。
因為四周都沒有人,海浪的聲音聽起來格外的大,遠處海鳥啼鳴,響徹整個海岸。
凝視著海面,褚冥漾試圖讓自己的心平復下來,閉上了眼睛。
然而一閉起眼,耳邊不斷迴響的是那個聲音,哀愁卻堅定的,不停呼喊。
褚冥漾雙手摀住了耳朵,卻無法阻止那一聲聲的呼喚侵入自己的耳,那聲音悠揚而綿長,從海的深處飄來。
莫名的,褚冥漾想哭。

來找我。
你是誰,又為什麼呼喚我?

內心的不安越擴越大,讓褚冥感到惶恐,有什麼東西在拉扯他,催促著他要做出選擇。
可是他該選擇什麼?他不懂。

來找我。

為什麼是我?

他略微睜開眼睛,抬眼去看蔚藍遼闊的海。
還是那樣漂亮,那麼美麗,但為何現在自己感受到的只有哀傷呢?

來找我吧…

遠方似是傳來一聲嘆息,又是一陣海風。
那風輕輕撫過褚冥漾的臉頰,沒有停留多久,就離開了。
而那盤繞在腦海中的聲音,也漸漸淡了下去。

可褚冥漾的困惑卻沒有消失。
我該如何做呢?褚冥漾呆呆地想,我又要去哪裡,才能找到你?

褚冥漾就這樣吹著海風,眺望著海平面,不知不覺,眼睛又再度緩緩闔上。
浪潮的聲音一下一下的傳入他的耳,褚冥漾感覺自己像是回到了小時候,那時自己也是很喜歡自己待在一個地方,安安靜靜的看著海,直到不得不回去。

那時候,海洋是他唯一的慰藉,是對父母的憑弔,是他能安穩、被包容的地方。
他總認為海能理解他,因為他什麼都跟海說。

而之後,人魚,海妖相繼的出現,卻讓他知道他遠遠不瞭解海洋,不了解這個無條件接納他所有心緒的地方。
在這看似風平浪靜的碧水下,又究竟是什麼樣的世界呢?

「你在這裡做什麼?」冰炎的聲音驟響,驚的褚冥漾一抖,差點打翻放在身邊的寶礦力。
「啊?」褚冥漾趕忙回過頭,就看見冰炎三兩下的借助四周的岩石,跳到了自己所處的平岩上。
想到剛才自己爬了將近五分鐘,而對方不到三十秒完事,褚冥漾頓覺有點小哀傷。
不過下一秒,冰炎的舉動才是真正嚇了他一跳。
冰炎居然在他身邊坐了下來。
「冰、冰炎學長?」幾乎是下意識的,褚冥漾立刻往旁邊退了有幾步的距離,小心翼翼地看向冰炎。
冰炎見褚冥漾和自己明顯拉開距離,臉色當即黑了一半,他不甚開心的冷哼,卻沒有阻止褚冥漾挪動屁股,只在對方貌似終於放心了的時候,又問了一次:「你怎麼會跑來這種地方?」他看了看四周,皺眉。
「呃……」褚冥漾抓抓頭,覺得自己如果隨便扯個謊一定會被看出來。
可是……
就在褚冥漾糾結的當下,冰炎卻只是掃了他一眼,出乎褚冥漾意料的沒有繼續糾纏在這個問題上面,而是從口袋裡掏出一個股股的油紙袋,丟給了褚冥漾:「拿去。」他說。
「喔。」褚冥漾連忙起身去接住了那油紙包,他好奇的打開,撲鼻而來的甜香氣味便竄進了鼻腔,帶著濃厚的紅豆味和奶香連帶勾動了味蕾。
是紅豆餅,貌似還有奶油口味的,褚冥漾一瞬間愣住了,不太確定的望了望冰炎。
這是給我的?
「吃。」也許是那視線太明顯,冰炎又補了一句,自己拿起一邊的鋁箔罐飲料吸了起來,再無二話。
捧著那袋紅豆餅,半天等不到除了冰炎那句吃之外的話語,褚冥漾只好乖乖地吃起了冰炎突如其來的紅豆餅,之前憂傷的氣氛也被這變故給打散得一乾二淨。
軟滑的內餡恰到好處的甜,每一口都能吃到飽滿的紅豆,在配上酥酥脆脆的餅皮,褚冥漾邊吃邊揚起嘴角,緩緩露出了個幸福的笑容。
這個紅豆餅好好吃喔。瞇起眼睛,褚冥漾嚼著嚼著,視線也跟著飄移,然後就這麼不經意地跟正撐頭看著他的冰炎眼睛對上了。
褚冥漾咀嚼的動作硬生生地停住,嘴巴鼓鼓的,就這麼跟冰炎對視,嘴裡的紅豆餅吞也不是,嚼也不是,他有些尷尬地眨眨眼,不明白為什麼冰炎要看著他吃紅豆餅。
「你這人真容易滿足。」冰炎像是沒有發現褚冥漾的窘境。
「啊?」興許是因為甜食的關係,又或者是因為冰炎現在難得的平易近人,褚冥漾硬是先吞下嘴裡的那一口紅豆餅之後,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因為我喜歡甜食嘛……」
「也只有你這種蠢貨吃甜食心情會變好。」冰炎哼聲道,見褚冥漾突然抬頭一臉呆滯地看向自己,眉頭再度皺起:「看我幹麻?」

……是啊……學長他不喜歡吃甜食。
盯著手中的紅豆餅,褚冥漾說不出自己是什麼心情。

「冰炎學長……」躊躇了好久,褚冥漾才訥訥地喊道。
「嗯?」冰炎吸著飲料,漫不經心地賞了褚冥漾一個鼻音。
「之前…海妖….」褚冥漾斟酌著要怎麼說比較好。
畢竟,之前冰炎很生氣,而現在冰炎這個態度又讓他疑惑不已,他不曉得冰炎的舉動到底是為了什麼,對此,褚冥漾很不安。
褚冥漾抿了抿唇,張了張口卻只說出幾個字。
「……嘖。」但還沒等褚冥漾裡出該怎麼說才好,冰炎就煩躁地撥了撥頭髮,避開了這個話題:「吃你的東西。」

「喔。」看出冰炎的心情似乎又有往不好的方向發展的趨勢,褚冥漾也不好硬開口,只得閉上了嘴,繼續吃起了紅豆餅。
反正學長都叫我繼續吃了,那我就吃吧。
哦~這個有加抹茶,也很好吃。吞下那口抹茶紅豆,褚冥漾再次瞇起了眼睛。

一邊的冰炎還是那個姿勢,他看著褚冥漾一口一口地將紅豆餅塞進嘴裡,嘴巴塞得滿滿的就像小動物一樣,不僅有些懷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中了什麼巫術,居然會去買紅豆餅給眼前這個現正吃的不亦樂乎的人類。
不過,算了。
冰炎就這樣一邊看,褚冥漾就這樣一直吃,冰炎買了足足五個手掌大的紅豆餅,褚冥漾才正在解決第三個。

「喔?這裡有人?」

一個聲音自岩石堆邊響起,讓冰炎和褚冥漾雙雙愣了一下,冰炎皺眉,而褚冥漾的位置剛好在冰炎身後,只能略略低頭,才能看清楚兩個人影攀了上來。
說話的那個人似乎很驚訝這塊岩石已經被人占據,咦了一聲,突然又道:「還是認識的人。」

「褚同學。」那人直起身子,笑著和褚冥漾打招呼,身邊跟著的人則是在爬上來之後,迅速地行了個禮。
是那個轉學生,還有他的管家。
看清楚兩人的長相之後,褚冥漾才回過神來。
這兩個人,不就是之前在走廊上把自己攔下來指路的那個外國學生蘭德爾和他的管家嗎?
對方的中文進步很多,腔調也不似第一次見面那樣生澀,他竟然沒有聽出來有什麼差別。
「啊……嗨?」褚冥漾遲疑了一陣,才伸手揮了揮。
「真沒想到會在這裡碰見你,」噙著優雅的微笑,蘭德爾略帶興味的看了褚冥漾身邊的冰炎一眼,而後又將目光放回褚冥漾身上:「來這裡玩?」
「呃….嗯。」褚冥漾點了點頭。
他看著蘭德爾只穿著一件泳褲配著外套,想著對方也是來放鬆的吧。
只是…他瞄了一眼尼羅。
站在蘭德爾身側的尼羅今天穿的是襯衫,連褲子都是穿長褲,一絲不苟的樣子,雖然比不上當初在學校看見的西裝正式,但還是看得出來對方應該不是來玩的。
是陪著主人出遊?現在做到這種地步的全職管家還真少見。
至少在台灣很少見。
褚冥漾吧喞一口又咬了一塊奶油味的紅豆餅,想道。
「這位是?」聽見處冥漾肯定地回答,蘭德爾這才將目光放到了冰炎身上。
「冰炎˙依沐洛。」冰炎在對方攀爬上來的時候就已經站起身,打量著這位不請自來的青年。
「依沐洛的繼承人?久仰了。」蘭德爾似乎有些訝異,他挑了挑眉,又道:「密西亞˙D˙蘭德爾。」他和冰炎握了握手,彼此交換了個眼神,冰炎面無表情,而蘭德爾卻笑容依舊:「很意外在這見面,不過我就提前說一聲了,很期待與貴公司的合作。」
「家父也很期待。」冰炎冷冷的回應。
「褚同學,上次的事情很謝謝您。」一旁的尼羅上前了一步,在自家主人和冰炎交談的同時,朝著還在吃紅豆餅的褚冥漾微微一欠身:「少爺近日想要邀請您到新宅作客,不知褚同學最近是否有空?」
褚冥漾很少被人如此恭敬的對待,當下有些拘謹,艱難的嚥下嘴裡的紅豆餅,他有些無措的看著等待著他回復的尼羅:「只是舉手之勞而已……」
是說有沒有必要因為這麼一點小事就把他當成什麼尊貴物件對待啊?
他一市井小民承受不起啊。褚冥漾心中苦笑。
尼羅似是對褚冥漾的不自在感到不解,但隨即還是垂下頭,仍是恭敬的說著:「還請務必賞光。」
冰炎眉頭簇起,終於將視線從蘭德爾身上離開,看向了尼羅。
「好了,尼羅,也許冥漾只是最近沒那麼有空。」自然發現身邊站著的人似乎有些不悅,蘭德爾適時勾起了笑,制止了尼羅,而後意味深長地看了冰炎一眼。
「是,少爺。」接到命令的管家退回了自家少爺的身旁,但走之前卻還不忘對褚冥漾鞠躬:「下次若是褚同學有空,還請到宅邸一坐,我會準備好下午茶。」
「呃...喔。」褚冥漾乾笑兩聲。
蘭德爾笑了兩聲,似乎對管家的執著也是挺無奈地,他留下一句:「那麼,下次見了,冥漾。」隨後,他對尼羅做了個手勢,在尼羅頷首之下,便從容地離開了。

直到確定看不到這主僕二人之後,冰炎才回過頭來看向褚冥漾:「你幫過他忙?」語氣裡的狐疑相當明顯。
「就…指個路而已。」褚冥漾嘆了口氣,說。
他是真的不知道對方幹麻那麼鄭重,一般來說這種小忙不不是人人都會幫的嗎?

「是嗎?」冰炎眉頭皺的更深,像是在思考什麼,眼睛一撇發現褚冥漾正看著自己,沒好氣地哼:「幹麻?」
「沒、沒有。」他還是吃他的紅豆餅吧。

「找到了,你們在這裡。」
夏碎的聲音此時響了起來。
沒多久,夏碎就出現在兩人眼前,後面還跟著千冬歲,上來之後便靠在一邊,看了褚冥漾手中的紅豆餅一眼,不甚贊同地望向褚冥漾。
褚冥漾感覺自己很無辜,嘴裡仍然豪不懈怠的嚼著最後一個紅豆餅。
夏碎有些好笑地看著褚冥漾和千冬歲的互動,隨後便和冰炎講起話來:「剛剛那人是?」顯然,他跟剛剛才離開地蘭德爾主僕打過照面:「你認識?」
「蘭德爾。」冰炎道:「這一任的主人。」他補充。
「是他?」夏碎困惑:「他怎麼會在這裡?」
「不知道。」冰炎眼裡閃過了什麼,卻只是說:「不過合作的事情,應該成了。」
「哦?已經確定了?」夏碎似乎有些驚訝:「總裁不是尚未做決定嗎?」
「看來是確定了。」不然對方不會給他那麼一個肯定的答案。
雖然對方不知為什麼會在這出現,而那個管家又對褚冥漾異常看中讓冰炎覺得有些不對勁,但現在能做的也只能靜觀其變。
「這樣啊…」夏碎點頭。
褚冥漾聽著兩人一來一往的對話,一頭霧水。
他求助般地望向千冬歲。
「漾漾沒看資料?」千冬歲推了推眼鏡,問。
「呃...」褚冥漾有些心虛。
「嗯,就是我和褚說過的那個企劃,蘭德爾家族是有意願合作的公司之一,之前總裁還在考慮,因為這是少數與人類的大企業三方合作的企劃,公司內部很多資料都會與合作方共有,所以總裁相當謹慎,」夏碎手指摩娑著下巴,似乎在考慮什麼:「回去我再和總裁做確認吧。」

接著,夏碎話鋒一轉:「現在,我們要做的,是去吃飯。」他笑咪咪地,如是說道。


(下章待續)
  1. 2015/07/27(月) 15:44:00|
  2. 長篇集
  3. | 引用:0
  4. | 留言:6
<<傲水之姿-第二十九章-影子回覆區 | 主頁 | 【冰漾】傲水之姿(第二十八章)>>

留言

謝謝更新~
還以為又得等個幾月,沒想到今天就更了,還挺長的呢!
冰炎終於更加注意漾漾了,看得很欣慰。
兩個人的互動終於開始往好的方面發展了,而漾漾的身世之謎也漸漸解開的樣子,還有哈維恩跟漾漾、米納斯的關係,期待後續囉~

很高興我的建議有幫上忙~
其實回文也有人是用日期在回的,因為不見得每個人都看同一篇文哪,所以會從「最新留言」那,版主一一回覆,或者會在要更文時,把這段時間沒回的,一一集中回覆。
不過怎麼回還是大大根據自己的做法去調整,不用想太多,加油喔~
  1. 2015/07/27(月) 19:41:59 |
  2. URL |
  3. 幽音 #-
  4. [ 編輯 ]

更新更新> <

非常期待後續發展> <
也請大大繼續加油~
我也會持續等待喔!!
  1. 2015/07/28(火) 00:50:39 |
  2. URL |
  3. 妖月 #-
  4. [ 編輯 ]

原本以為要過一陣子才會更新
沒想到這次蠻快的
好開心wwwww
真的好好奇漾漾是什麼身份~~
還有冰炎你終於開始對漾漾好一點了
期待你的下一章喔大大(笑
  1. 2015/08/03(月) 02:16:11 |
  2. URL |
  3. 緒 #-
  4. [ 編輯 ]

谢谢作者大大愿意更新,而且还更这么长~你的文真的很棒很棒很棒很棒很棒很棒很棒很棒很棒~!!!请继续加油~我期待着!! (≧▽≦)
  1. 2015/08/14(金) 20:06:03 |
  2. URL |
  3. 星星海 #-
  4. [ 編輯 ]

求更新呀

求更新呀!求更新呀!求更新呀!(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超好看的 但更新時間我抓不太到 請問有固定的更文時間嗎?
  1. 2015/08/17(月) 11:41:27 |
  2. URL |
  3. 軟綿綿的綿綿羊醬 #-
  4. [ 編輯 ]

好文!!!求更新!!!!

好看,求更新啊啊啊啊啊!!!!!
  1. 2016/04/24(日) 01:46:18 |
  2. URL |
  3. #-
  4. [ 編輯 ]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monstrenoir.blog.fc2.com/tb.php/22-18a84bf5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自我介紹

黓訞/鬼˙影子

Author:黓訞/鬼˙影子
同人與自創都會放在這裡。
耽美文較多,一般向較少。
更新應該不大快,餵食的時候請小心。

最新文章

類別

最新留言

最新留言

月曆

07 | 2018/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將此部落格加到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