黓言堂

私人創作,耽美較多,可拍打餵食,但請保持低調。文未經允許請勿轉載,經查必究。

【冰漾】宣示、嫁衣、佔有慾

食用前提醒:好像沒什麼特別需要注意的。
配對為:冰炎X褚冥漾





【冰漾】宣示、嫁衣、佔有慾(上)





他現在好想吐。

褚冥漾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瞄了一樣櫃上的時鐘,寫著十一點二十分。
今天他十二點有一堂連續兩節的基本通用禮儀概論,他現在其實應該是要準備起床著裝上課了。

可是,他好難受。

艱難的從床上爬起,褚冥漾覺得渾身有些虛軟,身上也因為出汗而感覺不舒服,他慢悠悠的飄進浴室,打算沖個迅速的澡,看會不會好一點。

但事實證明,他這種衰人體質不管何時何地都非常良好的發揮了它的性質。

即便感覺身上黏膩感減低不少,他還是很想吐。

褚冥漾踏著疲軟的腳步出了浴室間,緩緩的穿起衣服。

這衣服不好穿,畢竟禮儀課規定要著正式服裝。
而不巧的是,他選的又是精靈的服裝,不僅穿法繁瑣,還很厚重,對現在處於病弱狀態的他,無非是壓死他的那最後一根稻草。

他不是沒有想過換一套,畢竟誰也不喜歡行動不便的衣服,但這套衣服是學長給他的,他也沒有別的了,基於他種族是妖師,而妖師又已經在眾人眼中消失多年,說要有一套合格的正規禮服那根本是不可能。

再說就算有,你能確保那些人不看到這衣服就往他身上衝來砍嗎?
大戰後妖師的名聲雖然是好了那麼一點,但也就那麼一點而已。

大部分種族間還是存有芥蒂的。

所以當他詢問學長的時候,學長就朝他面上扔來這麼一套。
他還記得學長當初對他說:『就這套,不穿拉倒。』

『這套是哪個種族的啊?』自己還傻傻的翻來翻去,想說是哪個無聊的種族要穿這麼浮誇的衣服,一層裡面還有一層,那一層裡面又有另一層,袖口長到脫地,衣襬也是長的要命。

很好看,但穿起來一定是一項苦差事。
褚冥漾本來就不喜歡太複雜的東西,所以下意識的排斥這種衣服。

『冰牙族的,有意見嗎?』冰炎在一旁涼涼的說,大有【你敢說有意見我就種了你!】的架勢。
屈於淫威之下,褚冥漾只能點頭哈腰連連稱讚,就差沒磕頭了。

不不不,學長,這衣服巧奪天工製法精細一看就知道質料很好是高級品我怎麼會不穿呢我一定會穿的阿哈哈!你就不要一直那樣看我了我怎麼會質疑學長您老家的衣服呢哈哈哈我說過他浮誇無聊嗎那一定是您聽錯了小的是說他很棒!棒到不能再棒了!

『反正,你穿就對了!』冰炎就丟下這麼一句話,轉身瀟灑的走人。
留下捧著那堆衣服苦哈哈的褚冥漾。

嗚--學長,你好歹也教一下怎麼穿嘛,這麼多層,誰知道先從哪層開始穿?

後來他帶著這套衣服跑去找賽塔,請他幫忙。
只是賽塔在看見那套衣服後先是驚喜了一陣:『漾漾終於要穿這套衣服了嗎?』然後又突然面有難色的說:『可是漾漾,這個我沒辦法,冰牙族的禮服本來就是要讓穿衣者自己學會怎麼穿的……』

為什麼叫終於要穿這套衣服?褚冥漾茫然,但既然賽塔說了沒辦法幫他,他就只好自己回去研究,所幸,他後來大概知道要怎麼穿了,反正就是越薄的越先穿就對了!

在一陣回想當中,他終於穿好了那套衣服,因為不舒服,他根本懶的動,所以他想也不想就拿起冰炎給他不過十張的傳送符,丟了一張直接傳到教室。







「漾漾!漾漾!這—裡…」一到教室,他就聽見金髮的女性友人的叫喚,他看向教室後邊,少女朝他揮舞而高舉的手不知為什麼突然停在半空中,表情說不出的詭異。

褚冥漾疑惑,怎麼了?難不成穿錯了?他低頭看看自己的衣著,有些忐忑。
「漾漾好漂亮!!」沒想到下一秒,對方就睜著一雙亮眼朝他奔來,然後左右繞圈圈的看著他的衣服:「好美喔!」



謝謝你喵喵同學但我想只要是一個男生都不會喜歡聽到那兩個形容詞真的!還有你到底是哪裡得出這個結論的我現在只覺得自己一個路人甲穿得這麼隆重簡直糟蹋了這件衣服啊!!

「是銀色的耶!而且花紋好美!耶?這個是……哇!好棒喔!這個材質是冰牙族特有的雪皇紗耶!漾漾!你穿起來真的很漂亮呢!」喵喵似乎忽略了他面上的抗議,還是這麼說。

褚冥漾表示欲哭無淚,面色很菜。

喔不好,情緒一激動身體更不舒服了。褚冥漾心中低咕。


一旁跟著喵喵走過來的千冬歲一身正統和服裝,眼鏡拿掉之後更顯清秀俊毅,他不自覺的想要推眼鏡,卻忘了自己已經沒帶著了,所以摸到自己的鼻樑時,他硬是愣了那麼一下。
他看見褚冥漾身上穿著的衣服,先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但是最後只說了一句:「漾漾,你臉色不太好。」

等等,他怎麼聞道了不尋常的味道?褚冥漾看著千冬歲,不知為何冒了一陣冷汗。

「嗯…有點不舒服,想吐…」想歸想,褚冥漾還是回答,他提著厚重的衣服,坐在位置上小憩,試圖讓自己舒服些。

不過,是錯覺嗎?怎麼感覺周遭目光如此灼熱?
褚冥漾疑惑的望向一旁的同學們,而被看的人們似乎沒有想到褚冥漾就這麼轉頭面對他們,愣了幾秒後又全部迅速轉頭。

等等那幾聲驚呼你們以為很小聲嗎我其實聽的見啊聽的見啊!你們到底是怎麼了?怎麼有的哀怨有的生氣啊?是在不滿什麼?你以為是我想穿這套衣服嗎你當我想嗎不爽自己來穿啊!?

因為身體不適而有些腦內混亂的褚冥漾如是想著,他暈呼呼的趴在桌上,沒去注意到身邊友人都露出了擔心的神色。

這時候,老師進來了,大家紛紛回到座位,專心的聽著老師講解各族之間的應對進退,包括哪個族群習慣在見面時先跳一隻舞,假如不跳就是藐視;哪一群住在望海的部落喜歡請初來乍到的訪客喝新鮮的血椰奶,不喝他們會硬逼你喝;當然還有各大精靈族的不同見面方式。

比如說,螢之森的精靈習慣以手背後,彎腰行禮互相說出祝福的話;冰牙的方式差不多,只不過膝蓋需要微微彎曲;焰之谷因為是獸族,比較熱情,通常是擁抱外加親吻。

還有一般場合上的站姿、坐姿、走路方式、迎賓手勢,每個都沒有少,只見台上老師一一示範著口中所說的,其講解之細恐怕就連正規種族都沒比他清楚本族禮儀。

褚冥漾聽著聽著,身體也更加的不舒服,他雙手撐著頭,力持鎮定。

「說到冰牙—唉?我們今天有同學就有穿,褚冥漾同學,」那個老師將視線移到褚冥漾身上,愣了一下不過立刻回到鎮定,眼睛裡散發出不知是何種精光:「你上來,我們給同學示範一下冰牙的禮儀—」

褚冥漾忍著不適上了台去,周圍的議論聲他已經不想管了,他現在只想草草結束示範回到座位上,肚子時不時的抽痛讓他真的難受極了。

冰牙的禮儀對他來說其實並不難,很早之前,冰炎就教過他,那場斯巴達式魔鬼教育他根本不想去回想,那一段辛酸血淚是他不為人知(其實眾所皆知)的秘密,他現在只要想到那段慘絕人寰的日子就忍不住想跪地呼喊:蒼—天—啊—他不過一芥小小平民老百姓為何要這樣荼毒他?雖說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但他其實沒什麼遠大的報復啊他不要這大任還不行麼?做什麼這樣玩弄他脆弱無比堪稱玻璃的心呢?

當然想完這句話也沒有少被巴頭就是了。
『叫你學你是很不甘願是不是?』凶神惡煞的學長惡狠狠的瞪著他:『不想學是吧?很好,三個月你點心蛋糕什麼都不用吃了!』
不——不不學長你錯了我其實很想學的真的拜託你教教我吧小的一定虛心受教求求你不要把我唯一可以拿來慰藉心靈的東西給沒收啊!這樣他這朵本來就生的不好又加上母株長期培育營養不良的小衰花就要枯萎了——痛!



『給我閉腦——!!』
『啊啊學長我知道錯了不要、不要打——等等你你不打就好了手摸哪裡啊學長你不要衝動啊啊啊—啊呃—啊…唔…』




嗯後面是什麼基於本文還沒有十八禁突破的心理準備就請大家不要計較,也不要期待,喂等等你們那什麼失落的表情是怎樣這麼喜歡看我被嗶————嗎?




很快的先鞠完公正禮,並迅速的和老師交換祝福話語,褚冥漾手照著曾經學習的優雅揮出再度收攏於腰部,屈膝傾身完成整個見面規矩之後,他沒有理會老師突然冒出來的微笑還有稱讚,歪歪斜斜的回到座位。




老師則宣布這堂課先到這裡,休息十分鐘後繼續上課。




「漾漾的…冰牙禮儀學的真好,學長教的嗎?」千冬歲意味深長的看著他,口中是問句,眼中是肯定。而褚冥漾只是大略點點頭,幾乎可說是用跌的回到椅子上。




「漾漾,身體不舒服還是給輔長看一下比較好喔。」喵喵說,但在他耳裡聽起來已經有一點模糊,褚冥漾只覺得好熱,好重喔,真的好想吐,而且剛剛一鞠躬彎腰的,讓他的肚子不知道為什麼更痛……

原本就略顯蒼白的臉現下更是毫無血色了。

「你的臉色真的很不好,漾漾,」千冬歲擔憂的說:「你回去休息吧,下一節我們幫你請假。」




嗯……也是,的確不該太逞強嗎?
可是他對這堂課其實挺感興趣的,不上有點可惜…
雖然剛剛老師不知道為什麼要叫他上去還用很詭異的眼神看著他…

「不然這樣吧漾漾,你先回去休息,到時候我再把上課內容跟你說如何?」千冬歲看見他眼中的掙扎,最後說:「強撐著不好,再說有些禮儀問題請教學長也都是可以補回來的。」

唔…這樣也好。
褚冥漾想了下,最後點點頭算是同意。
他輕輕站起身,面上掩藏不住的虛弱:「那就麻煩你了,千冬…」

唉?怎麼…地震了…?

「漾漾!!」



不,不對,這感覺…應該是我要昏倒了?
肚子又再抽痛了…

啊…喵喵的裙子好長喔…都拖地了…剛剛沒注意…
這裡怎麼會有黑色的布…?剛剛還沒有看到有人穿黑色啊…嗯?這雙靴子怎麼那麼眼熟?

「褚!」
耳邊聽到的是這個熟悉的叫喚聲,還有豔麗的銀。




學長嗎?
不對…學長出任務了…

腦袋模糊,感覺超級難過。

…等等喔天哪不要吧…要是學長知道我把這套衣服弄髒了一定會種了我的…

想到這裡,褚冥漾已經沒有力氣再去想別的了,
他眼睛一閉,很乾脆的頭一歪,昏了過去。



*****

【冰漾】宣示、嫁衣、佔有慾(下)




當冰炎接到千冬歲簡訊趕到了教室,看見的就是自家學弟軟倒在地板上的畫面。

他心急的衝了過去,不顧他人詫異的目光將那個人打橫抱起,丟了一句:「醫療班。」之後便張開傳送陣消失在眾人眼前。


這個白癡!最後一句居然是擔心自己會不會因為衣服髒了而種了他?
真是太愚蠢了!誰會為了一件衣服發脾氣!?還是自己本來就要送給他的!
而且髒了難道是不能洗嗎!?這個大笨蛋!


冰炎一邊心裡暗罵,一邊對著因為他突然出現而愣住的獅毛土著惡聲惡氣的道:「喂!幫我看一下這傢伙怎麼了!」


本來正要撲上他的提爾見到冰炎懷中的人頓時停下了動作:「唉!?這不是小朋友嗎?怎麼變成這個樣子?冰炎你對他作了什麼!?」

「我根本什麼都沒做!」怒吼一聲,冰炎道:「我要是知道他怎麼了我還會問你!?」
鮮紅的眼睛因為怒氣此時看起來暴虐無比,口氣更是能夠凍僵方圓百里:「你最好給我、立刻檢查出來!!不然……」他喚出了幻武冷笑:「學校不需要一點用處都沒有的醫生。」

提爾見狀立馬正襟危坐,從冰炎手裡接過褚冥漾將他放置床上,接著他突然一陣驚呼。
冰炎立刻皺起眉頭:「怎麼了嗎?」握緊的雙手洩漏了他的擔憂。

「冰冰冰冰炎你什麼時候跟漾漾小朋友…等等等我怎麼都不知道?」提爾淚眼汪汪的看著他:「要不漾漾怎麼穿著…」
「…囉嗦!叫你替他檢查你是檢查到哪裡去了!」冰炎嘖了一聲,語調冰寒。





大有忽視他前面的問題的意思。



見狀,提爾也只能摸摸鼻子,低聲咕噥:「問一下又不少塊肉,做什麼這麼緊張…我看漾漾小朋友根本不知道這回事,這衣服八成是你塞給他硬逼他穿的…」
「靠!你專心做檢查是會死嗎!?」冰炎終於怒了,大手一揚便又將提爾巴上了牆壁。

「冰炎?又怎麼了?褚還好嗎?」剛回報完任務並且同樣接到自家弟弟簡訊的夏碎,才進了醫療班的門,眼前便是怒氣沖天的銀髮精靈,還有黏在牆壁上正試圖播離自救的提爾。
「我怎麼知道!?這白癡突然生病又硬要上課不說!這個傢伙還不好好替褚做檢查!」口氣不是很好,但由於對方是自己多年的搭擋,冰炎還是緩和了一點自己的情緒。

「是嗎?」夏碎露出了一抹憂心的神色,越過冰炎來到病床邊:「我看看吧…咦?這是…」




映入眼簾的,是一臉蒼白、神色痛苦的褚冥漾,但是奪取夏碎注意力的,是那套穿在少年妖師身上的衣服。




銀色的大袍上畫有瑰麗絢爛的花紋,隱隱的散發流光,內裡襯著兩件深淺不同的寶藍色衣物,最裡面則是白色的貼身背心;長長的衣擺越過床緣拖至地面,顯的華麗但不失莊重。
身上的水色飾物因為躺著的關係而斜斜的滑落至身側,臂膀上那特殊的古樸玉鐲在少年纖細的臂膀上攀附著,水藍色的寶玉在鐲子中心發著光芒,而那隱藏在衣裡,脖頸間的鍊子更是美的不可方物,琉璃色的細小珠子配上乳白瑪瑙玉串成的項鍊安穩的躺在那鎖骨上頭。



睡美人。
就連夏碎也忍不住讚嘆。
要不是千冬歲穿起十二正和服嬌羞的模樣更是令他沉醉,他搞不好也會小小動心了。



此刻的褚冥漾因為病痛而顯的脆弱憔悴的模樣就像童話中正等待人解救的美人一樣。
病弱,但魅力無邊,這樣更容易引人遐想。




褚冥漾,他搭擋的學弟,一直都是一個對自己魅力未曾察覺的可愛學生。
傻傻的以為學校裡的學生還是討厭妖師而疏遠他,卻不知道大家是屈於自家搭擋的淫威之下才不敢與之親近,要知道,想追求褚冥漾的人在大戰之前就已經不少,只是沒人敢放話說要追求一名妖師,大戰後,更不得了,明裡暗裡都有人在示好,要不是褚冥漾真的遲鈍的過分而自家搭檔殺人滅口的速度又實在過快,這小學弟八成會被前仆後繼的追求者給嚇得躲回原世界去。




畢竟,追求小妖師的人數甚至比當年的冰炎還多,當初仰慕冰炎的大多是女性,眼下這個小學弟到好,兩把抓,女人男人通通都吃了。




怪不得冰炎如此緊張,現在倒是按捺不住的直接宣示主權,這衣服,要讓人忽視也難。

夏碎背對著冰炎勾起一抹狐狸笑,眼裡精明的很。

「有看出什麼嗎?」冰炎問,自家搭檔懂得一些醫理,應該能看出端倪。
「嗯…」夏碎看了看褚冥漾,思索了一會兒以後,又丟了術法到少年身上,但隨後,他露出了一個詭異的面容,說不出是好還是壞。

「倒底怎麼了?」冰炎眼見自家搭檔面色不對,也跟著急躁起來。
「最近褚有……」


「漾漾!」外頭傳來了女生的聲音,然後,幾個人影闖進了來,赫然是喵喵跟千冬歲,還有隱形的萊恩,臉上都是急迫:「漾漾!漾漾怎麼了!?」
千冬歲看到夏碎,愣了一會兒,隨後臉色才又回復正常,但帶點不知名的紅暈:「哥,知道漾漾怎麼了嗎?」


夏碎笑了笑,伸手摸摸千冬歲的頭:「歲,你昨天是不是拿了祭祀的菱荷餅給褚吃?」


「對啊,怎麼了嗎?」千冬歲一臉莫名奇妙:「漾漾很喜歡點心啊。」
點點頭,夏碎又轉回去面向冰炎:「冰炎,我想,褚是食物中毒了。」

「!?什麼!?食物中毒!?」眾人驚呼,尤其是千冬歲,他的臉色瞬間鐵青,微弱的說道:「怎麼會?不可能,菱荷餅我自己也有吃的…」


「不是歲的錯喔-」夏碎笑得很溫柔,安撫著面帶自責的千冬歲:「說到底,還是冰炎的錯呢。」

大家的視線刷的一聲齊齊射向冰炎,後者表情困惑,面色不好:「嗯?」

「你早上,不是有讓褚喝氣泡飲料嗎?」夏碎說:「你故意騙他喝下的那個,忘了嗎?那個裡面有種酵素會和菱荷餅內餡的緹草產生反應,變成一種使人腹痛想吐的毒。」


「啊!難怪漾漾說過他想吐!」喵喵一臉恍然大悟。

這下冰炎的臉色更是難看了,他沒有想到早上逗弄褚冥漾的後果會是這般糟糕:「怎麼解?」

他現在內心可懊悔了,早知如此,他就不該把那個飲料拿給褚喝。



「其實不用解了,那種毒素只要經過幾小時就會被排乾淨,漾漾來上課前應該有洗過澡了,」千冬歲在了解是什麼樣的毒之後說道:「毒素會跟著汗一起排出,假若漾漾洗過澡,有把一部分的毒洗掉,那現在他應該沒事了。」

「冰炎,你也不用太自責,這是大家都沒有預料到的事。」夏碎看著面色陰沉的冰炎,無奈的笑了笑:「不過,你以後要多注意一下,既然你都讓褚穿上王族的專用禮服,就代表你有決心照顧他一輩子了吧?」



「耶!!?漾漾穿的是冰牙王族專用服!?」喵喵驚訝的喊道,另一旁的萊恩也現了一下形,似乎被驚嚇到了。
掛在牆上的獅毛土著也抖了抖。

「歲早就知道了吧?」夏碎笑著看著自己的寶貝弟弟,對方一副理所當然的冷靜。
千冬歲只是點點頭:「冰炎學長很有遠見,連王族禮儀也都讓漾漾學了,老師應該很驚訝吧。」

「原來漾漾今天跟老師做的是王族禮!!!!?」一邊的喵喵再度驚叫了。


「嗚嗚喔喔!」這是依然在牆上的提爾,因為臉埋進牆壁聽不清楚他到底想表達什麼。



「喔~真的啊,原來冰炎早就有所準備了呢。」聞言,夏碎笑得很燦爛,語氣說不出的調侃:「這下子漾漾想跑都不能跑了吶。」

「囉嗦!」冰炎不自在的撇頭。

「哇~好棒!」喵喵一臉欣羨:「好好喔!不過這樣喵喵就不能幫漾漾設計禮服了,看樣子是要穿冰牙族正式禮服的樣子才行了…」

「好啦,既然沒事了,那我們就先回去吧,歲。」看了看沒什麼問題的褚冥漾之後,夏碎這麼說。



其他人紛紛點頭,打了聲招呼也就離開了。











冰炎看著躺在床上表情終於緩和下來的褚冥漾,緊鎖的眉目總算放下來。

「笨蛋…」他撫過褚冥漾的劉海,低身親吻。

這傢伙,真的是個大白癡!
冰炎眼裡閃過了心疼。

身體不舒服還強撐著上課,簡直是不要命了。
但是…如果不是自己…想到這冰炎又懊惱了起來。

他真的沒想到一杯褚冥漾被他騙著喝下不下上百次的激酸提神飲料也會給對方帶來這麼大的痛苦。
這回他是真的自責了。

「嗯…學長?耶?」床上的人悠悠轉醒:「…你回來了…嗯…我現在…嗯?我怎麼在醫療班?」剛醒來的頭腦總是特別混亂,褚冥漾緩緩坐起身,卻又被冰炎押回床上:「休息。」半精靈低低的說。

怪了?學長今天怎麼…?褚冥漾眼睛眨了眨,看向心情似乎不太好的冰炎。學長…怎麼了?

冰炎忽然一把抱住他,頭抵在少年的肩膀上。

等等等等等等等--------!!!學學學學學學長你這樣我壓力會很大很大的你知不知道!!!?小的是做錯了什麼需要你這樣──────

「褚,我現在不想打你,你最好給我閉腦,」冰炎的聲音悶悶的傳來:「你這個笨蛋!身體不舒服上什麼課!?不會請假嗎!?」說到後面火氣又上來了。

呃學長你就是因為這樣不爽嗎等等你該不會因為這樣就提早結束任務了吧喂這樣子好嗎我總感覺你似乎毀了不少東西不要這樣你已經被扣了不少錢了你確定這樣下去的精靈人生是對的嗎!?噢!痛!學長你不守信用……

「叫你腦殘!」冰炎沒好氣的說道,不過手倒是又回去撫摸褚冥漾的頭,讓他好受一點,不會那麼痛。

「我只是…只是很想上那堂課嘛…」褚冥漾委屈的縮了縮:「我也沒想到原本只是想吐,最後會那麼嚴重啊…是說…學長,我到底怎麼了啊?」

「……你食物中毒了!白癡!」冰炎久久猶豫之後終於還是吐出了事實。

耶不會吧為什麼!?褚冥漾瞪大眼。




「………………早上那杯飲料。」冰炎說:「我沒有想到你前一天吃了雪野家的東西,那東西…和早上的飲料作用夏會產生毒素…不過現在你身上的毒已經解了。」


咦咦咦咦咦咦!!!沒想到凶手居然是你嗎學長!!?我最近做出了什麼讓您不滿意的事嗎為什麼要這樣危害我呢貌似早上的飲料是你騙我喝下去的吧!?等等我真的沒有做什麼不過就偷玩了三小時的電動多吃了五塊蛋糕而已運動雖說沒到規定的十小時但我好歹也做了三小時寫作業雖說沒有準時交也沒按照時間就寢啊但是你沒必要這樣懲罰我吧學…學長…學…




愣了一下,褚冥漾看著聽著他腦殘這麼久居然都沒有巴他的冰炎,慢慢的沉默了。
對方的頭低低的,讓人看不見他的表情。


褚冥漾的表情無奈了起來,他剛剛似乎不該那麼說的。
他知道,不管冰炎表面上再怎麼嘲笑他,家暴他(想到這裡他就想掉淚了…),但同時學長也總是在暗地理操心他,照顧他,現在這件事又是因為他而起,對方現在的心裡一定很不好受。




褚冥漾就算再怎麼遲頓也不是笨蛋,他明白眼前這個人是珍惜他的,眼下這種事情以他的自尊心來說一定無法接受。

學、學長…學長…我剛剛開玩笑的,你不用自責啦,這種事情誰都沒有辦法預料的…



嘆了口氣,褚冥漾去拉了拉冰炎的手:「學長,沒關係的,你也說了,毒都解了,沒有事就好了拉,我也沒有怪你的意思…你不要這樣…我…呃…」尷尬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褚冥漾有種預感自己再講下去說不定後果會更糟糕,因為冰炎不知何時將他抱得更緊,灼熱的呼吸在他耳畔吞吐著…天哪他他他他他………

褚冥漾此時羞紅了臉動也不敢動。



「褚,對不起。」冰炎低低的說。
「沒關係。」褚冥漾一秒回答,他不太習慣對方這樣子:「反正沒事了,那也就好了。」
「……嗯。」





等等等等大爺你的手在摸哪裡呢我貌似現在沒事了吧為什麼你的手要探進我衣服還有越來越往下的趨勢了呢?



「學長…嗯…」你幹嘛啊!我是病人啊!
「你不是說你已經好了嗎?…」舌頭竄進了懷中人的耳,冰炎的聲音很暗啞。




學長等等,就算這樣我也是很虛弱的需要好好照顧的────褚冥漾淚巴巴的看著冰炎。


「呵…」冰炎嘴角勾起一抹在自家學弟看起來就是堪稱惡魔的笑:「那就更虛弱一點再一次補起來不就好了嗎?」



話不是這麼說吧這位大爺!!!?褚冥漾欲哭無淚,即使徒勞無功還是試圖去阻擋那雙魔爪。

「褚…」鮮紅的眼睛瞇起:「你以為我忘了嗎?」




唉?這種戰爭前的預兆是怎麼回事?還有,您記得什麼我不記得的事嗎?褚冥漾愣了,不明所以。

「偷玩電動,嗯?」
「呃!」糟糕!
「蛋糕多吃了幾塊?嗯…的確長肉了。」
「嗚!」別舔!別舔!
「沒有運動嘛?」
「那個……我不…」靠!手不要…嗚…
「敢晚交作業?膽子越來越大了啊…」
「啊哈哈哈……」我努力過ㄟ等等不要扒我衣服拉學長!!等等我的褲子呢!?學長這好歹是禮服耶有好幾層的你當你是什麼!?脫衣機嗎!?為什麼我現在除了一件即將被扒掉的衣服其它的都不見了!?還有!我們什麼時候回到黑館了!?學長!你有這麼饑渴嗎!?

「褚…」青筋冒起,冰炎冷笑:「看來你很有精神是吧,不然這樣好了……」


等等拜託您不要這麼笑好嗎很恐怖啊學長大人我我我我從了你還不成嗎拜託不要一臉不懷好意的瞪著我啊!!!!褚冥漾心中警鈴大響。

「既然如此!你少運動幾小時我們就做幾小時把他補、回、來!」



不────────!會死人的拉!!!褚冥漾內心痛哭。
嗚嗚嗚他明明就是受害者啊為什麼最後嘗到甜頭的還是學長呢!?


不過,不管他怎麼想,他這個劫也絕對逃不掉了,但礙於先前就已聲明這篇文章不會突破十八禁所以咳,後面什麼一室春光美好什麼滿室激情濃烈的相關內容就當作是浮雲吧~

嗯,夜,還很漫長。





冰炎望著躺在床上,睡的一臉香甜的戀人,嘴角不禁輕輕的笑了。

這個白癡,做到一半居然還在問自己那件禮服的事,想讓自己分心。
笨。

他才不會告訴他,那件衣服只要穿衣者接受了,並且自己穿上了就等於要和贈與者過一輩子,簡單來說,就是答應贈與者的求婚。

自己的學弟如此單純,又不自覺的吸引一堆蒼蠅,真的讓他不知如何是好。
所以他只好把當事人蒙在谷底,硬是迫他穿上了那件王族服飾,只要他穿上了,他就是他的了,現在木已成舟,哼哼,諒那些人也不敢來搶。
有膽,就來挑戰冰牙族。
王族所看上並且訂約的人,豈是你說搶就搶?

勾起得逞的笑,冰炎好心情的躺了回去並將人往懷裡抓。
這樣,你就只是我的了。



親暱的在對方鼻間印下一吻,冰炎也閉眼睡去了。


至於事後知道這件事的褚冥漾呢?
嘛,套句夏碎之前就說過的話,他絕對是跑不掉的。



(完)



題目:小說衍生,BL同人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1. 2014/04/14(月) 22:59:26|
  2. 短篇集
  3. | 引用:0
  4. | 留言:0
<<【冰漾】生日、命令、好悲劇 | 主頁 | 【冰漾】Je t’aime>>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monstrenoir.blog.fc2.com/tb.php/3-97e58ac6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自我介紹

黓訞/鬼˙影子

Author:黓訞/鬼˙影子
同人與自創都會放在這裡。
耽美文較多,一般向較少。
更新應該不大快,餵食的時候請小心。

最新文章

類別

最新留言

最新留言

月曆

11 | 2018/12 | 01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將此部落格加到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