黓言堂

私人創作,耽美較多,可拍打餵食,但請保持低調。文未經允許請勿轉載,經查必究。

【冰漾】傲水之姿(第三十章-下)

空窗了快1年吧,再回來手都已經生疏,也已不太勒的順劇情了。
下周開始連載Evening Songs,或者會更新小短篇之類的來找回手感。
傲水之姿正式進入大修。沒有修完前面這30章節都不會再更新了。
因為後面的劇情太重要,而且拖太久了,修完後的傲水應該會比現在字數要少,但給自己的期許是變得更好看。
謝謝大家,我悄無聲息地回來了。
還記得我的如果可以就起冒個泡讓我感受一下溫暖吧XD(被工作摧殘太久#
希望這一章各位還喜歡,不過劇透太多了應該都要爆光光了XDD
--------------------------------------





當一行人回到店內,桌上已經擺好了燒好的各式海產,坐在桌邊跟萊恩大眼瞪小眼的衛禹一看見褚冥樣,立刻站了起來朝褚冥樣招手:「漾漾,」他注意到褚冥樣空空如也的手:「咦?章魚燒呢?」
褚冥漾有些尷尬的笑了笑:「啊…」
「排隊的人太多了,」還沒等褚冥樣想好怎麼解釋,千冬歲已先推了推眼鏡道:「繼續等地話,太久了。」他一邊說,一邊輕輕地拉了一下的褚冥漾,示意對方快點入座。
「哦,是這樣呀,」衛禹搔搔腦袋,並未追問,將注意力轉回了滿桌子的菜:「嘿嘿,也好,那我就不客氣了。」
他搓搓手,看看大家也都已經坐了下來,於是拿起筷子就夾起了肥美的蝦子。
「啊!喵喵也要吃蝦!」見衛禹一下子就挑走了一隻蝦,喵喵也舉起筷子,加入了戰局。
玩了一整天,眾人早已飢腸轆轆,既然有人打開了飯局,其他人也不落人後的紛紛朝自己喜歡的菜下手。
「飯糰…..」
「喵喵,幫我拿一點孔雀蛤。」
桌面上的菜肴被爭先恐後的搶食,褚冥樣捧著碗,手中的筷子卻伸不出去。
他的頭腦直到現在都還是混亂著的。
他想這大概就是他最後一餐了,畢竟他真的沒想好之後要怎麼跟冰炎他們解釋。
以人魚和海妖幾乎是世仇的情況看來,他又怎麼漾能說服冰炎還有夏碎,讓他們和夜海妖合作呢?
再者,他自己又怎麼能確信,夜海妖的聯手不是晃子?
他幾乎連自己都開始懷疑起來。
即使冰炎和夏碎真的願意,但如果之後是因為與夜海妖的合作原因,反給冰炎他們添麻煩,甚至是災難,他又該怎麼辦?
他雖然希望彼此和平相處,但不得不說,在海妖與人魚之間,他更偏向人魚一點。
畢竟與他相處更久的,是這群人魚。
若不是哈維恩的態度與話語太過奇怪…讓他不得不遲疑是否所有的話都能說,他想他也不需要糾結這麼久。
想起對方那雙眼睛,褚冥樣有些愣神。
他總覺得夜海妖在透過自己看著誰,可是每當他有這個感覺,夜海妖又總能讓他看見眼中的期待和信任。
一個夜海妖,為什麼要這樣看他,又為何受了傷也要見他一面?
而那說不上來的熟悉感,正一點一滴的侵入自己腦海,帶著海腥味,就好像自己正身在海底,卻渾身無力,只能看著那個人對自己露出笑容,手上拿著---------
「吃點東西,漾漾。」夏碎道:「這個不錯。」他指了指桌上的炒鳳螺。
這聲呼喊讓褚冥漾一驚,愣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看見夏碎仍笑咪咪地等著自己動作,連忙要伸手去夾菜,卻不想手中的碗突然好像被什麼東西重重的戳了一下,讓他差點拿不住。
他往手裡一看,才發現碗裡不知時多了一隻蟹腳和一塊乾煎鮭魚。
褚冥漾的動作瞬間僵硬了一下。
他眼角不由自主地瞄向左手邊,冰炎狀若什麼事都沒發生,慢條斯理的啃著螃蟹的另外一隻腳,甚至連一個眼神都沒有給他。
這是?褚冥樣有點受寵若驚,拿不準冰炎的意思。
畢竟今天冰炎的很多行為都讓他覺得無所適從,比如說那袋紅豆餅,又比如現在這個蟹腳。
雖然可能會是錯覺,但事情發展應該是往好的方面發展吧。
他戳戳了蟹腳,又偷偷的去看冰炎。
許是被褚冥漾小心翼翼的眼神看到不太自在,冰炎嘖了一聲,終究是撇頭過來:「看什麼?吃飯。」語畢,又把頭轉了回去,像是他剛剛什麼都沒說。
「冰炎,你那螃蟹腳看起來真好吃。」夏碎低笑了一陣,顯然是把方才的所有一切都看進了眼裡,口氣有些揶揄。
「自己夾。」冰炎看也不看夏碎,專心致志的又啃完了一隻蟹腳。
褚冥樣朝夏碎望過去,迎面對上了被冰炎拒絕,結果卻笑得更愉悅的夏碎,後者對褚冥漾聳了聳肩,隨即真的動筷挑了一大個蟹腳進自己碗裡。
褚冥漾看了看冰炎,又看了看夏碎,最後還是忍不住笑了,他趕在冰炎惱羞成怒之前低下頭,開始與自己碗中的螃蟹腳搏鬥了起來,並在驚訝蟹殼已被人細心的敲開之餘,又被千冬歲強硬的塞了幾隻剝好的蝦。
而剛剛究竟在擔心著的什麼事情,似乎也沒有那麼重要了。





*****




乘著夜車回到了市區,眾人各自歸家。
但在褚冥漾揮別了衛禹,又送走了喵喵害萊恩之後,他看著後面等待著自己的幾位人魚,便知道今天的事情還沒有結束。
他認命的上樓,進了家門,乖乖的坐在了沙發上,看著冰炎靠在牆邊,居高臨下的望著他。
夏碎倒是沒那麼著急,還先進廚房幫所有人都準備了茶水出來,然後才好整以暇地坐到了沙發的另一頭上。
所有人都在等褚冥漾開口。
雖然早就預設好被問話的場面,但褚冥漾還是不可避免的緊張。
他兩三次張口,卻又閉上,顯然不知道該從哪邊開始。
「準備好再說吧。」令人訝異的是,冰炎並沒有要褚冥漾立即解釋什麼,在褚冥漾疑惑不解的神情中,用著出人意料的平靜眼神看向褚冥漾。
「你可以說你願意說的,但是,」冰炎定定地望著忐忑不安的褚冥漾,臉色嚴肅:「我希望你不要說謊。」
千冬歲站在一旁,心裡有些複雜。
他明白事關重大,就身為人魚的立場,他當然也希望褚冥漾能夠說出口,可作為朋友,他一直都不希望讓褚冥漾感到難堪。
有冰炎在場,他不需要做那個惡人,但卻也成不了好人。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冰炎也並未有任何的不悅,他罕見的有耐心,一聲也未出言催促。
褚冥漾看著那雙認真的眼眸,頭一次覺得那雙眼睛若不是帶著盛怒的火焰,其實是挺漂亮的。
除去盛氣凌人的壓迫感,那雙眸平平淡淡的紅眸反而能夠讓人慢慢的平靜下來。

如果說出來,他會願意相信嗎?
緊張感被些許平復後的褚冥漾收拾好心情,組織了一下言語,開口道:「我第一次遇見哈維恩,也是在這裡,那個時候房間裡出現了很多海妖,我不曉得當時他們怎麼進來的,也不知道他們是為什麼會來。」想起那天的場景,褚冥漾深吸了一口氣:「那時候哈維恩卻殺了其他的海妖,他救了我…這些夏碎學長都知道…我想他應該也有告訴學長…」
冰炎微不可見的點了一下頭,並未打斷褚冥樣的思緒。
而千冬歲卻是皺起了眉。
「我不知道他是為了什麼會救我,他自稱夜海妖,還說什麼…」褚冥漾有些難以啟齒的到:「永遠不會傷害我…」也許是因為這話自自己口裡說出來太令人羞赧,他沒有去看冰炎和夏碎,自然錯過兩人意味深長地交換了視線,也沒有看見千冬歲瞬間皺的更加緊繃的眉頭,快速的帶過後轉移了話題:「這次…他告訴我,夜海妖希望和人魚聯手,所以希望人魚見到夜海妖的時候…能夠避開廝殺。」
「聯手?」夏碎挑了挑眉:「聯什麼手?」海妖內鬨的事情,照理來說海妖也都知道人魚對次事喜聞樂見,更別說出手相幫任何一方,為何會突然提起這樣的要求?
褚冥樣抿抿唇,低下了頭,沒有再說下去。
一時之間,滿屋寂靜。
「既然要聯手,總得有個理由。」見褚冥漾大概也沒有在說些什麼的意思,冰炎開口了:「否則我們並沒有與他們合作的必要。」他話才剛落,屋內所有人的視線都立即匯聚到了他身上。
褚冥漾抬頭,似乎沒有想到冰炎會這麼說,臉上的震驚收都收不住。
他沒有想到冰炎居然就這樣輕易的同意了,這讓他內心的擔憂愈來越嚴重,就連他自己都不能保證這不是陷阱,冰炎為何不假思索的就願意給海妖一次機會?
他突然有些後悔。
早知道如此,他應該更慎重的想想要怎麼說。
現在冰炎的反應反而讓他更加憂慮了,萬一真的出問題怎麼辦。
「若你下次遇見他。」冰炎像是沒有看到褚冥漾的糾結,直起身子:「讓他給個能夠說服我們的原因。」他撇了夏碎一眼,就像啊都結束啦那我要先走了你怎麼也不走呢的樣子。
「冰炎?」夏碎不解,一臉驚訝地看向冰炎:「合作這件事,不單說總裁不會同意,更別說是其他的人魚,你不能保證他們有什麼陰謀。」他回過頭去看褚冥漾,而褚冥漾也點了點頭。
所有人都覺得冰炎的決定太過草率。
「所以才要他們給個理由。」冰炎道:「我們原本就在懷疑海妖上岸的動機,這次也許能藉這個機會,套出他們究竟想做些什麼。」他頓了頓,又說:「難道你不想知道?」
夏碎面上有一閃而過的遲疑:「但與海妖聯手這件事情太荒唐了。」他最終還是道。
從來沒有人想過人魚會和海妖合作,更沒有人想過如何和海妖合作。
他們彼此搏殺了近千年,互相殺戮近乎成了本能,又怎麼能突然適應要面對面不動手?
「冰牙本來就沒辦法號令其他族群的人魚。」冰炎搖頭:「那個夜海妖知道這一點,所以他明知道這種情況,卻還願意讓褚帶話,就代表他已經考慮過其他人魚們不會買帳,那麼….」冰炎看著不發一語的褚冥漾:「也許他想合作的對象,,原本就只是我們這幾個。」
「他也一定曉得,已經激怒過我的他,除非說出目的,不然無法獲取我的信任,更不用談合作。」
「若是他說謊呢?」夏碎還是覺得不大妥當。
「那麼用夜海妖之手,先除掉其他海妖,也沒有什麼不好的。」冰炎冷笑出聲:「何樂而不為呢?」說完,他拎起自己的包包,示意夏碎跟著離開:「我們還有事,先回去了。」
夏碎無法,知道冰炎是不打算改變主意,只能也跟出門了。
那廂,褚冥漾還坐在沙發上,無法確定自己的做法究竟是正確還是不正確。
他無法理解為什麼自己會有一種被夾在中間,甚至要為此游移不定的感覺。
他只是不想辜負他們的信任。
但這個他們,究竟是人魚,還是………?
一時之間,冰炎豔亮的紅眸竟與哈維恩濁黃的的眼睛混合到了一起。
那兩雙眼明明都帶著不同的情緒,卻又那麼相同。
褚冥漾一驚,手裡的茶杯差點拿不穩,他感覺被上泌了一層冷汗,讓他渾身發涼。
為什麼?
他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漾漾….早點睡吧」直至千冬歲出聲喊他,他才發現連他的手心也都是濕淋淋的汗潮,止不住地發抖。
千冬歲看見了褚冥漾的不自然,但他以為是因為方才的冰炎讓他太緊張,所以什麼話也沒有說,只是走過來拍拍褚冥漾的肩,並推推他要他回房間休息。
「千冬歲…」褚冥漾茫然地看著自己的手心:「我是不是太莽撞了….」如果他將所有的事情,包含那聲聲呼喊的夢境,包含那無法令人理解的稱呼都說出來的話…是否會比較好?
可是心底卻一直有聲音在阻止他。
不能說…
說出來,你就真的再也無法回頭了。

褚冥漾甫才要坦白一切的話,又被吞了回去。
「冰炎也說了,說你想說的就好。」千冬歲以為他是在擔心,於是道:「其他的,我們會想辦法。」
褚冥漾看著千冬歲認真的表情,還有眉眼間隱含的疲憊,明白此刻也不適合再說其他,而後他想起了另外一件事,倏地有些忐忑:「那個….千冬歲,我只是不想你擔心。」
千冬歲起身的動作頓了頓,然後他才轉過身來到:「沒關係。」他推了推眼鏡,隱去了臉上的表情:「你平安無事,就好了。」
雖然他聽到這件事情的時候的確有點生氣,然而看著褚冥漾一副我很深刻再反省的樣子,又覺得無所謂了。
他能理解褚冥樣隱瞞海妖上門的事情,而他那時候也因為回到海域,自顧不暇。
只是,欠了藥師寺和依慕落的人情又多了一件。
千冬歲撇嘴,到底沒讓褚冥樣看到他的嫌棄,他側頭,說:「快去洗洗睡吧,有什麼事情明天說。」他擺擺手,閃身回房間去了。
見千冬歲沒有真正生氣,褚冥樣心中的一塊大石頭落了地,才緩緩扯出微笑:「嗯。」

********

「冰炎,為什麼?」回到自己住處,夏碎看著冰炎,問。
他並不認為冰炎會這麼簡單就答應夜海妖的要求。
冰炎並沒有立刻回答夏碎,而是先從冰箱拿出了冰涼的蜜豆奶,一口一口吸了個乾淨,才緩緩的道:「你認為,夜海妖是為什麼會找上冥漾?」
夏碎一愣:「這…」
「夜海妖不會無緣無故要求聯手,而他一次兩次出現在褚身邊,代表褚的身分在某一種程度上,讓夜海妖深信透過他,我們會妥協。」冰炎繼續說:「顯然,他知道米納斯的存在。」
如果是一個小小的人類,沒有理由讓人魚讓步,那麼,只有是這人類背後,還有什麼人物,逼使人魚不得不去遵從。
「再來,就是聽褚說夜海妖的意思是,他要保護褚。」冰炎靠在了窗邊,手只有一下沒一下的敲著窗沿,發出叩叩叩的聲響:「為什麼他會需要保護褚?你覺得為什麼他要強調這個?」
夏碎聽了,也感覺事情古怪:「他是刻意說給褚聽,讓褚傳話?」他想了想,眉頭緊鎖:「他要我們也一同保護褚?」
「應該說,他在警告我們,最好不要讓褚出事,卻又不想將事情講得太明白。」冰炎坐了下來,擺手示意夏碎也坐下:「既然他的目的是要我們保護褚冥漾,必須會有原因。」
「也許是因為擔心會觸怒女龍神,」夏碎一邊琢磨著冰炎的話,一邊道:「褚冥漾出事,首先要面臨的就是米納斯的怒火,但為什麼夜海妖要介意女龍神發怒?」
夜海妖自恃侍奉追隨海神多年,早就將自己的擺在跟女龍神同等的地位上,他們並不怕女龍神,甚至可以說是不在乎,而其他海妖,平時也不會自找麻煩,去挑釁米納斯。
「這不是問題所在的。」冰炎搖頭。
「嗯?」夏碎不明所以:「什麼意思?」
冰炎道:「最關鍵的問題是,我們為什麼有必要保護褚。」他看著夏碎。
「你是說-----」夏碎腦內忽然靈光一閃。
是啊?為什麼?
為什麼夜海妖這麼篤信褚冥漾將受到傷害,又為什麼只能尋求人魚的協助?
「這代表,會傷害褚冥漾的人,除了他們的同族海妖,沒有其他人選。」
因為無法求助於其他欲意對褚冥漾下手的同族,於是夜海妖只能鋌而走險,反而想與人魚族群聯手抹除其餘的海妖。
夜海妖明顯已經被逼急了。
而這也表示其餘海妖已經不管會不會觸怒女龍神,都要對褚冥漾出手。
但是問題還是那一個,為何海妖會想對一介人類痛下殺手,若是因為他與人魚走太近也不構成理由。
他們只會嘲笑他們多年以來還不記取教訓,等著看他們重蹈覆轍的笑話,不是嗎?
而且只為了這件事情而得罪女龍神,海妖真的會這麼傻嗎?
除非,褚冥漾的存在讓海妖感受到了威脅。
但褚冥漾又有何能耐能讓海妖欲除之而後快呢?
冰炎瞇起眼睛,眼中閃過一絲意味不明的光芒:「如果照這樣看來,只能說明一點,」他看著夏碎凝重的臉,一字一句的說:「比起米納斯的龍威,夜海妖更怕的是褚冥漾真的就這樣出事。」
而能讓夜海妖如此失態的會跟什麼有關呢?
顯然的,這就是夜海妖百般不願意明說,但他們必定需要得到的答案。

「看來,我們要準備聯絡葛蘭多了。」

**
(下章待續) 
  1. 2017/07/29(土) 21:14:52|
  2. 長篇集
  3. | 引用:0
  4. | 留言:14
<<【冰漾】晚禱EveningSongs -序- | 主頁 | 【冰漾】傲水之姿(第三十章-上)>>

留言

我來冒泡啦

看見大大更新真的好激動!
期待新修後的傲水,默默期許大大盡快找回手感
有許多言語卻不知該如何表達,最後抱個一下希望有溫暖到大大唷
  1. 2017/07/30(日) 00:25:59 |
  2. URL |
  3. 非夜 #-
  4. [ 編輯 ]

嗚嗚嗚傲水之姿真的等的好痛苦又捨不得放棄(
在悲催的暑輔前一天莫名興起來進來看果然是對的!
現在的我幾乎都不太看同人文惹,啊心上掛念的就是傲水和一篇我忘記是什麼的(哭哭忘記篇名就找不回來惹)
總之真的很喜歡你的文章💞
希望影子可以繼續下去,不要忘記這裡就好Q
  1. 2017/07/30(日) 14:08:44 |
  2. URL |
  3. #-
  4. [ 編輯 ]

更新更新~~

終於更新!!感動啊啊啊~非常期待後面的劇情呢~請大大繼續加油喔!!!
  1. 2017/08/01(火) 00:07:43 |
  2. URL |
  3. 妖月 #-
  4. [ 編輯 ]

嗷嗷嗷嗷嗷嗷!!!!!
大大終於更新了QwQ
差點放棄傲水之姿這篇了,可以短時間啃文當糧食補充了!!!!
嗷嗷嗷嗷嗷嗷!!!
大大辛苦了!!
還會繼續追蹤大大的文!!
  1. 2017/08/01(火) 14:20:54 |
  2. URL |
  3. 小今 #-
  4. [ 編輯 ]

真的過了好久了…都快忘記前面了(趕快回去重讀一遍)

歡迎回來!!(應該可以這樣說吧…)
  1. 2017/08/02(水) 23:48:59 |
  2. URL |
  3. 希夢 #-
  4. [ 編輯 ]

!!!!!!!!!!!!更了!!!!!!!大大歡迎回來啊!!!!!!
  1. 2017/08/03(木) 17:58:59 |
  2. URL |
  3. #-
  4. [ 編輯 ]

我是第一次看傲水!!!!真的太好看了,有種欲罷不能的感覺啊啊啊啊!期待新的更文~一定會支持傲水的⊙ω⊙
  1. 2017/08/04(金) 22:31:43 |
  2. URL |
  3. Angela #-
  4. [ 編輯 ]

555555555~~~等好久的說QQ
  1. 2017/08/09(水) 12:24:40 |
  2. URL |
  3. 小靜 #-
  4. [ 編輯 ]

!!!!!!❤❤❤❤❤❤❤❤❤!!!!!!

大大歡迎回來!!!!!!!!!!
2333333333333333❤
  1. 2017/08/11(金) 11:30:03 |
  2. URL |
  3. 無語東流 #-
  4. [ 編輯 ]

大大在你不在的期間我已經把傲水看過兩遍啦!期待你接下來的更新和修改!!
  1. 2017/08/12(土) 02:56:42 |
  2. URL |
  3. 嵐吾月 #-
  4. [ 編輯 ]

終於更新啦~~~
好感動
大大歡迎回來
  1. 2017/08/14(月) 17:13:56 |
  2. URL |
  3. #-
  4. [ 編輯 ]

感動!!! 終於更了~
大大加油 期待後續喔^O^
  1. 2017/08/14(月) 18:04:32 |
  2. URL |
  3. lb4867 #0cZv9JhU
  4. [ 編輯 ]

大大歡迎回來~~加油 !!!期待後續喔!!!!
  1. 2017/08/18(金) 20:54:31 |
  2. URL |
  3. #-
  4. [ 編輯 ]

更新了,感動到快哭了!!大大,有沒有考慮要出刊啊?
  1. 2017/08/20(日) 22:52:43 |
  2. URL |
  3. 吳欣恬 #-
  4. [ 編輯 ]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monstrenoir.blog.fc2.com/tb.php/35-ed6f5bbc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自我介紹

黓訞/鬼˙影子

Author:黓訞/鬼˙影子
同人與自創都會放在這裡。
耽美文較多,一般向較少。
更新應該不大快,餵食的時候請小心。

最新文章

類別

最新留言

最新留言

月曆

11 | 2018/12 | 01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將此部落格加到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