黓言堂

私人創作,耽美較多,可拍打餵食,但請保持低調。文未經允許請勿轉載,經查必究。

【冰漾】生日、命令、好悲劇

食用前須知:請勿在關鍵時刻喝下任何液體或有食道阻塞疑慮之食品,感謝配合。
配對為:冰炎x褚冥漾







【冰漾】生日、命令、好悲劇(上)



『今天是我一歲生日~你看~生日禮物耶~X巣~兒童~成長~奶-』

嗯咳!等等這是什麼八零年代的古老廣告台詞而且我不只一歲了好不好只要過了今天我就十九歲了好嗎啊啊啊啊!!!?

褚冥漾低著頭看著手裡不停播放某牌奶粉廣告台詞的手機,突然有種想要摔了他的衝動。

沒錯!皇天不負苦心人!他,褚冥漾,經過多年來的風吹日曬雨淋,沒事衰一下被狗追,有事衰很大被車撞,走在路上必跌下水溝,待在家裡必定少不了碰撞受傷,吃東西三不五時會噎到,不吃一定空腹過久胃酸分泌過多送醫的衰尾妖師!

終於!平安(?)!活到了人生第十九個年頭!
今天!就是他的十九歲生日!

蒼天啊!褚冥漾一想到這裡不禁感激涕零的跪下望向窗外。您今天!總算張開了過去十幾年從未睜開的眼睛了阿!!!!!


啪────

「痛!」
「沒事在這裡一臉白癡樣跪在地上做什麼!手機響了那麼久還不接!當家裡人全都耳聾聽不見吵不到是嗎!?」

褚家魔女-褚冥玥向自家弟弟怒吼,絲毫不去理會腦部受到重創現在正一臉哀怨,無聲控訴的人,指著對方依然震動並且歡樂的唱著它今天是一歲生日和生日禮物是某牌兒童奶粉的手機。

「呃我馬上接!」
屈於自家姐姐過於強大的氣場,褚冥漾立馬連連稱是並一秒按下接聽鍵。

電話一通,一個甜美的女孩嗓音便從那頭傳了過來。

『漾漾~漾漾~生日快樂!』
是喵喵,班上可愛的金髮女學生。

聽見對方的祝福,褚冥漾傻笑著說了聲謝謝。

即使不是第一次從對方那裡收到這個祝福,但褚冥漾還是很感動。

不像國中時所受到的惡意嘲笑與虛假的道賀,現在他週身的朋友所給予的都是最真摯的祝賀。
這要從小到大因為自身衰運連連而幾乎沒有朋友的他如何不被打動呢?

『那漾漾~你現在~在哪裡啊?』
「啊,我再我家,怎麼了嗎?」

他是因為家裡的母親大人才決定回原世界度過第十九個生日的。

每一年的今天,他媽媽都會煮一碗熱騰騰的豬腳麵線給他吃,說是要讓他繼續度過每一年的衰事,要不然她好不容易把他養到那麼大,要是出了什麼意外她多年的心血就白費了,這樣很不值得,一點成本效益都沒有,別人是養兒防老什麼的,她是養兒怕兒一個不小心掛掉,還是自己衰死的。

講的他都不知道該哭還是笑,但是,他知道,母親是關心自己而已,要自己不要老是出狀況讓人擔心。
只不過,這關心還真是另類還很難發現。
想到這裡,褚冥漾不禁乾笑。

『啊~漾漾在原世界?太好了!』不知道是否是他的錯覺,對方為什麼聽到這個消息以後語氣就變的異˙常˙興˙奮˙呢!?

「呃,怎、怎麼,有什麼問題嗎?」他有不好的預感,而這通常都會成真。

『其實也沒有什麼啦~只是喵喵這次和大家說好囉~因為今天是漾漾生日!所以每個人都要完成漾漾所下達的一個指令喔~不然會被˙懲˙罰~!』後面的語調更開心了。

不-是-這-樣-子-的-吧!!?褚冥漾頓時如同慘遭天打雷劈,差點抓不住手中的手機,面色像是被十幾隻石蟲用屁股夾(?)過一樣死灰。

老天!我才剛感慨您終於開了眼結果您現在馬上就要閉眼了嗎您這樣對嗎!?是否有這樣整人還一年十二個月三十天二十四小時全年無休的阿!?我求您老人家放假了還不成嗎!?啊!?

於是褚冥漾悲催了。
只是電話那頭的人感覺不到。

「呃,喵喵,我可以問一下你指的大家,是誰嗎?」抱著最後一點希望,褚冥漾弱弱的問。
『大家就是大家啊~』

靠!妳這樣根本沒回答到問題!褚冥漾淚垂。

『漾漾不用擔心喔~不用特地回來的!』

我才不會回去!一點也不想!我可不想拿自己好不容易活到第十九年的小小生命去跟你們這群死來死去都是敵人死的火星人糾纏謝謝。

「呃,我不-」
『大家剛剛都說好囉~既然漾漾在原世界~我們就各自去找你唷~漾漾只要好、好、期、待就好了~♥』


鬼才會期待阿啊啊啊!!還有後面那個心是怎麼回事啊!!褚冥漾飆淚。
「那、那個我說喵喵-」

喀,電話掛斷了。
褚冥漾瞬間死目的盯著顯示通化結束的手機螢幕,無言。

你們這些人還是都不聽人家說完的嗎!?
褚冥漾悲憤。

拜託還給他一個正常的十九歲生日啊!!!!!



「褚冥漾!還愣在那裡做什麼!媽等等要出門,就等你下來吃麵,電話講完了還不快下—嗯?」褚冥玥的大吼聲又傳了過來,她碰的一聲推開房門進了房,訝異自家弟弟露出一副哀痛欲絕的樣子,一時愣住。



「姊…」褚冥漾緩緩轉頭淚眼汪汪的看著她:「還需要吃麵嗎?我覺得我活不過今天了怎麼辦?」




下一秒,招呼他的昰夢幻的褚魔女式巴頭。






吃了麵,哀莫大於心死的褚冥漾搖搖晃晃的爬樓梯回到自己房間。
打開房門後又一秒關上。

他絕對是看錯了阿哈哈哈他的房間裡面怎麼會有一個不屬於這裡的人還拿著奇怪的東西呢他剛剛應該是心靈受創連帶身體器官都太累了所以才出現了幻覺一定是這樣的沒錯的哈哈你嚇不倒我的!

褚冥漾深吸一口氣,信心十足的再次打開門。

裡面的那個人依然存在。

那人看見進來的褚冥漾,微笑的朝了他揮揮手,一旁的管家還恭敬的往他手上的杯子裡倒入鮮紅色的液體,房間的角落,兩個女性的身體倒臥在那裡,身下浸滿血液,不知是死是活。

媽媽阿他的房間成命案現場了天哪都是血都是血啊啊!!褚冥漾驚恐的瞪著那個人,後者抿了一口杯中物,怡然自得的向褚冥漾說:「嗨~漾漾,生日快樂。」

你牙齒上還有血啊大爺!你這樣笑起來很恐怖!!!

另一邊的管家也朝他點頭微笑:「生日快樂。」

褚冥漾看看面前人的杯子,又看了看攤在地上的兩位女性,吞了吞口水:「呃…謝謝?」

「我們和鳳凰族家的小姐談好了,說要完成漾漾的一個任務,漾漾想要我和尼羅做什麼呢?」那人裂嘴笑了笑,尖銳的牙齒外顯,讓他的笑容多了點陰森。

還真的咧!!褚冥漾心中爆走,不過他也沒膽量跟眼前的人說不是,於是他小心翼翼的開口:「呃…其實不用那麼麻煩…」

「不行喔,漾漾,」對方邪邪的笑了:「沒有完成的話,就失約了呢。」

問題是這根本不是他的主意啊啊啊!褚冥漾現在好想抱頭痛哭,明明不是他提的阿!

「漾漾,你不用不好意思,」一旁的尼羅以為褚冥漾是不想麻煩別人,於是說道:「今天是你生日,是值得慶祝的日子,所以你提什麼都沒關係的。」

重點不是這個!

「隨便想想,任何事都可以喔。」尼羅繼續說。
「呃……那可以…」眼見對方看來是不完成就一定賴著不走了,褚冥漾認命的開始想:「嗯…耶?那幫我把豬腳麵線吃完怎麼樣?」
老媽剛剛煮太多,他吃不完。

尼羅愣住,隨後有些為難看著自家主人:「漾漾,今天你生日,我們沒有送你生日禮物已經說不過去,怎麼能讓你請吃飯呢?」

所以說是他吃不完啊…褚冥漾想起母親出門前耳提面命要自己吃完那鍋麵,說是吃越多越能阻擋他的衰運,天知道那一大鍋麵誰吃的完啊!老姊也不肯幫他吃,說那是他的麵不干她的事。

「呃,相信我,你們吃完就是對我一項幫助了!拜託!」想到要是被老媽發現沒吃完麵後的酷刑,褚冥漾突然覺得拜託他們這件事變得非常重要了。

嗚嗚-他不想三餐吃垃圾,更不想被擰掉耳朵啊!他不是應該是開心過生日的嗎怎麼還會被威脅呢嗚嗚還是被自家老母啊!

「但是…」尼羅還想說什麼,卻被他家主人打斷:「好了尼羅,既然漾漾這麼說,我們就幫他吃完那些麵吧。」他看著漾漾露齒而笑:「沒想到那麼簡單呢,漾漾。」

對我來說不簡單啊這位大爺。
你沒看到那口鍋子有多大嗎有多大?


吃完麵後,褚冥漾目送兩個人離開,走之前,尼羅硬是塞了個禮物盒給他,堅持要他收下,迫於無奈,褚冥漾收下了那個銀白色的盒子。

「那是好不容易收集來的,」那個主人神秘的笑了笑:「漾漾要好好保存呢,不然會…喔。」


怎麼辦?他完全不想打開這盒子了行不?


才剛過中午,他就覺得自己已經死了不下千百遍。
果然剛剛那個豬腳麵線其實是為了送他最後一程是嗎,這難道就是所謂的最後一餐?


呸呸他咒自己做什麼?

褚冥漾手裡提著便利超商的袋子,看著眼前的三個人,嘴角抽了抽:「呃,真巧啊,伊多,雷多,雅多,你們怎麼在這?」
他不過出來買個飲料而已,就能碰上這三個人,你們預知也不是這麼用的阿喂!

「漾漾!生日快樂!!」雷多歡快的說,一旁的雅多跟著點頭示意。
伊多則是柔柔的笑了:「生日快樂,漾漾。」

「哈哈,謝謝阿。」抓了抓頭,褚冥漾有些臉紅。
「所以漾漾需要我們做些什麼呢?」雷多大手搭上褚冥漾的肩,問道。

可不可以不要再來這個問題了?褚冥漾淚目,這樣他是要怎麼辦阿他?他只是一個平凡小老百姓只想過著安逸的生活他一點欲求都不太有你們這些唯恐天下不亂的傢伙們就不能消停消停嗎我說!!

「其實也沒什麼,你們真的不用這樣子啦。」褚冥漾虛弱了。
「耶~?不行喔!漾漾一定要說!壽星最大壽星最大!」雷多說:「不用客氣!」說完還比了個大拇指。

誰跟你客氣!小心我折斷你拇指!褚冥漾表示哭哭,他就真的沒什麼要求阿!這樣下去,到底是有幾個人會來騷擾他啊!?

倏地,他靈光一現。


他視線移向了伊多,他記得,水鏡能夠預知未來,那那那那他應該…
「漾漾想到了嗎?」伊多查覺到他的目光,笑了笑。

「伊多!拜託你了!事關我的小命求求你幫忙吧!!」突然,褚冥漾淚眼抓起了伊多的雙手說道。
「呃?漾漾你冷靜點,怎麼了嗎?」顯然沒想到褚冥漾會這麼激動,溫柔的水妖精愣住了,有點無措。

「請你用水鏡幫我看看今天到底有多少人會來騷擾、不、不是,是有幾個人會因為我的生日而要跑來找我的!」
「耶?」三兄弟皆是一滯。
「拜託!」褚冥漾雙手合十。

三個水妖精面面相覷。

「…這不難,但是漾漾,你確定這麼簡單的要求嗎?我們有三個人喔,可以多說幾個沒關係的。」伊多道,身邊竄出了小小的水龍,後者鑽到了褚冥漾的手上滾了一圈又扭動了幾下之後回到水妖精身旁。

「這個就好!」面對這種情況他都要神經衰弱了!先知道人數讓他有個心理準備才不會太驚嚇,他可不想今年生日明年忌日啊!他的小小心臟承受不住太大的打擊!

「好吧,」伊多點點頭,展開了水鏡,往裡頭看去。

褚冥漾忐忑。

「漾漾,好了,」伊多數了一下,然後說:「在我們之後,大概還有十幾個人會來找你。」

十幾個人!?褚冥漾愕然,等等等等你確定嗎不是這樣吧難不成他真的要一語成讖嗎他不想啊他還是一個有為陽光好青年的就是衰了一點但不需要這樣作弄他吧他已經夠可憐了啊!

「…可以問問有誰嗎?」這句話有點氣若游絲。

「確定的有鳳凰族的千金,雪野家的少主,史凱爾家的兄弟,狩人兄弟,還有貴校黑藤館的幾位住戶……」
「不用數了謝謝。」

看著伊多居然還要掰手指數,再聽見黑館住戶,褚冥漾忽然覺得他真的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他是不是該現在就去跳河比較好呢?
至少還可以知道自己怎麼死的阿哈哈哈………………嗚嗚知道這個真是令人難過…

「漾漾,漾漾,這給你。」一旁的雷多又蹦蹦跳跳的竄到褚冥漾面前,遞上了個大盒子:「這是我們本來就準備好的禮物!水妖精的特別點心喔!是給最好的朋友吃的!很好吃喔!有很多!你可以慢慢吃!」

「這個。」雅多也朝他手裡塞了一個水藍色銀綁帶的小盒子:「祝福女神的雕像,一點小手工藝品希望你會喜歡。」

「呃耶?呃…謝謝…」
褚冥漾呆呆的收下那兩盒禮物。

「下次有空再一起去唱歌吧漾漾!」雷多笑了笑,伸手揉了揉褚冥漾的頭髮:「還要再點多拉A夢喔!」雅多跟著點了點頭。
「我會多準備一些台語歌的。」伊多柔聲說。



聞言,褚冥漾愣了一下後漾開一個微笑,用力的點頭:「嗯!」


——前提是他能安穩的活過今天的災難。

看著三兄弟的傳送法陣亮起,想到後頭還有一連串的高危險份子要來找他他就…他就…灰常桑心。

褚冥漾再度淚目。


誰都好,來人快讓今天結束吧!!

*****





【冰漾】生日、命令、好悲劇(下)




為什麼他現在連在自己家都要過得戰戰兢兢呢?
褚冥漾拿著手裡的電視遊樂器搖桿,心情憔悴。

他真的覺得他再繼續待下去,家裡會被一群恐怖份子給破壞殆盡。

不過一個下午,在水妖精三兄弟走後,黎沚和洛安兩人就上門拜訪,黎沚先是說了一聲生日快樂,便自告奮勇的要幫他看看家裡有什麼不好的東西,符咒亂貼結果差點引爆他們全家!

你確定你是在幫我看家裡有什麼不乾淨的東西而不是蓄意謀殺嗎我說!?你炸了我家就算我沒死等老姐老媽回家我照樣會死你知不知道阿知不知道!!褚冥漾飆淚,媽阿,他真覺得今天能撐到這裡真不是人能幹的,所以其實他的生命沒有看起來那麼脆弱還很堅強媲美打不死的小強嗎(?

「漾漾放心啦!房子爆炸我們也會把你帶出去的唷!」黎沚說,對我比了個讚。

讚你大頭!就說了這個不是重點!

而洛安呢?
留下了兩盒禮物說是點心之後,就把黎沚拖走了:「我先把他帶走了。」

不愧是仙人,嗚嗚,真是太感謝你了一眼就看出來我想要你幫忙什麼。褚冥漾感激的看著它把黎沚連拖帶拉的帶走,心中想著以後拜拜都要多上幾枝香之類的。

是說,仙人通常在人們拜拜的時候都好像不太在耶?
那這樣收的到嗎?褚冥漾忽然想道。


……啊哈哈不管了現在還是自己小命重要。
褚冥漾突然有些後悔沒有問伊多十幾人究竟是十幾個人,拜託啊!十一個人和十九個人都是十幾個人啊差很多耶這樣子他怎麼知道接下來到底是要逃跑呢還是怎樣────

但他也跑不掉,黑袍每一個都是怪物,更別說他好像認識的都是怪物中的怪物,火星人裡的變種火星人。


想到這裡,褚冥漾不禁失意體前屈了。


「嗨,褚,」一聲柔和的叫喚成功把褚冥漾從黑暗的聚光燈中拉了回來,他爬起來回頭一看,是夏碎,身後跟著千冬歲,兄弟倆都穿著便服,語褚冥漾對上視線後相視而笑,一同道:「生日快樂。」


「獻上雪野家最真摯的祝福,願你今年都能過的平安。」千冬歲又說,手中拿著一個護符交給褚冥漾:「禮物,給。」
「這個也給你,褚。」夏碎笑了笑,拿出了一盒包裝精美,裡頭隔間分別放著一疊畫得很完美的傳送符紙和其他幾類符咒的盒子交給褚冥漾。

夏碎學長!千冬歲!你們果然很了解我啊!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這兩‧樣‧東‧西啊!就算你們兩個其實是私闖民宅都沒有關係了!我愛你們阿啊!

褚冥漾瞬間熱淚盈眶,幾乎都要跪拜了:「謝謝!太謝謝你們了!」

「漾漾太誇張了啦。」興許是被對方感動的大眼睛給用得很不好意思,千冬歲推推眼鏡試圖緩解臉上的酡紅:「這個很普通,我們平常就有在做了。」一旁的夏碎點了點頭,看著千冬歲的眼睛裡是寵溺。

不不不,千冬歲你不知道!這兩樣東西對現在命在旦夕的他來說簡直就是黑暗裡的光明是他最後一絲的希望啊!褚冥漾緊緊抓著那兩項禮物,依然淚眼對兩人道謝。

「好了,禮物送了之後,就是要辦正事了,」千冬歲再度推眼鏡:「漾漾的要求其實我已經知道了,所以你可以要求夏碎哥一件事。」說完之後他又像是思考了一會說:「水妖精三兄弟走後會有十五個人,不包括原本就待在附近的,扣除前兩位黑袍還有我和夏碎哥,還有十一個。」

什麼叫原本就待在附近!?褚冥漾瞬間冏了,他是身後跟了什麼不該跟的東西嗎不對阿這樣子黎沚剛剛應該也會看的出來啊就算他的目的是毀了他家他應該有會知道他身邊到底有沒有奇怪的東西吧還是他根本視而不見呢不是這樣子的吧!?
「漾漾別擔心,不是什麼不好的人。」千冬歲說:「反正他跟很久了。」


到底是誰啊他表示他要神經衰弱快枯萎了阿!

「那褚,你要我做些什麼呢?」一旁的夏碎說道:「什麼都可以的。」

你們怎麼每個人都說什麼都可以呢你們是不是這麼有自信啊我說夏碎學長我本來還以為你是那堆人裡面最不像怪物的那一個現在看起來你也不像是人類了阿!!小心我叫你去摘星星…不對,為什麼我覺得這種事情對你們來說似乎很簡單呢?褚冥漾再次蹲角落當菇菇。

「耶…?夏碎學長嗎?我想想——」不過他倒是有很想叫夏碎學長幫忙的。

他附耳跟夏碎講了些什麼,夏碎聽完後眼睛笑瞇瞇的,說了一句:「這個簡單,我會處理好的。」

「嘿嘿…那就先謝謝夏碎學長了。」
「不會,我也很期待。」夏碎笑了笑,然後說:「那我先回去準備,褚好好等著吧。」

「哥?」千冬歲疑惑的看著兩人。
「回去跟你說,歲你也一定會很感興趣的。」夏碎愉快並且神秘的笑笑,拉過千冬歲轉身對褚冥漾說了聲再見,就張開傳送陣離開了。

阿門,只求某人不要事後怪我了。褚冥漾在胸前畫了個十字。

接下來的幾個小時,褚冥漾從一開始的淚目漸漸轉為淡定。

期間萊恩和他弟來過了,帶著整整一盒飯糰說要請他吃,不過他拒絕了,因為萊恩的眼神太過哀怨,結果兩兄弟居然—居然—幫他打掃家裡!褚冥漾都覺得自己感覺像在詐欺免費幫傭,尤其是丹恩那個眼神是無比凶惡啊,又不是他要求的是你哥說要幫忙的阿!他連口都沒開耶!

史凱爾家的人走後換來了喵喵,聽到很多人都在她之前之後還小發了一點脾氣,本來說好吧那幫忙做晚餐卻被褚冥漾給婉拒,最後只好丟出一堆足以壓死人的高級水果禮盒,然後拿出了厚厚一本原世界和守世界的著名點心販賣店的優惠卷,算是完成了褚冥漾希望的要求,約定好一起去吃點心後,又樂蹦蹦的騎著蘇雅跑走了。

庚也過來了一趟,沒有久待,她說因為還有任務所以她沒有參加這次活動(等等他的生日原來已經從一個小小平凡人的寂靜小品變成大眾娛樂茶會活動了嗎!?),不過還是很想跟他說生日快樂,就過來打個招呼順便送禮物了。

阿利學長也來了,輕鬆的完成褚冥漾想要和拉可奧玩一下的要求(雖然拉可奧後來玩得太興奮不自覺的變大隻差點塞爆了他家),比較驚嚇的是連休狄王子都來了,依然用鼻子看人和口口聲聲賤民,扔了個盒子說是禮物然後又要褚冥漾準備幾本他沒看過的故事書,接著一臉彆扭的完成了褚冥漾要他提供幾樣菜譜的任務,又因為一旁的阿利笑得很燦爛,惱羞成怒差點兩把火燒了他家廚房和客廳。

奴樂麗破天荒的來了,提著滿滿兩大袋的酒,嬌笑的調戲(?著褚冥漾,然後順手的幫忙處冥漾解決了一些小麻煩當作是任務。
「小漾漾可以多來找姊姊玩喔~姊姊絕對會好好的疼愛你的~」離開前還對著楮冥漾拋媚眼。

不了謝謝我還沒有那個膽量去挑戰人生的極限!楮冥漾冷汗。

之後西瑞跟九瀾的禮物差點讓他家爬滿不明生物,如果沒有歐羅妲和班導的及時趕到他家,他家 八成會變成世界上第一個被生猛海鮮活吞的建築物了。

………只要不拆了我家,就隨便你們吧。褚冥漾虛弱的想。

他真的覺得自己也在進化了,就像皮卡丘進化成雷丘一樣神奇,他的心臟負荷度也漸漸從妙蛙種子變成妙蛙花只差沒有進行最終變態嗯咳他扯遠了,事實上昰他看著眼前不停重複的鬧劇之後神經已經麻木了。

等到所有人都走了,已經是晚上六點左右,他肚子好餓喔,想吃晚餐了。
他翻著冰箱和櫃子,想看看還有什麼東西能吃。

老媽老姊都要很晚回來,他又不想出去吃,最重要的是,他最期待的那個人還沒有來。
討厭,虧他以為他一定會來,還傻傻的等呢。

突然,後腦勺被丟了一個東西,痛的他慘叫了一聲。
他回頭一看,一抹藍色的身影閃過,地上留著一盒黑色禮盒。

嗯?楮冥漾撿起它,打開。
是一瓶瓶療傷藥。

他看了看桌邊,看了看牆角,又看了看陽台和廚房,最後淡定的抬頭看向天花板。
一隻藍色的蜘蛛趴在那裡動也不動。

褚冥漾淡淡的笑了。
所以,這就是所謂跟了他很久的人嗎?
真是,送人禮物還用這種方式,不過說實在,光他會送他生日禮物這點就很神奇了。

不可否認,他訝異之餘還是很感動。

「謝謝你。」他開心的說。

聞言,藍色蜘蛛刷的一下爬走,消失了。
但褚冥漾知道對方應該收到他的道謝了。


啪——



「噢呃!痛!」
「一臉腦殘的瞪著天花板你是愣在這裡做什麼?白癡嗎!?」久違的聲音從他身後響起,他轉頭一看,自家的學長大人正一臉不爽的看著他。

「學、學長!」你來了!
「吵死了!不能來嗎?」不耐煩的播播頭髮,學長很自在的坐在沙發上:「說吧,有什麼要求?」


學長!你好沒情調喔!楮冥漾委屈控訴。
本來我最期待的就是你耶,結果最晚來不說,還這種態度……

「……嘖。」冰炎先是愣了一下,最後才輕輕嘆了口氣,伸手摸摸自家戀人兼學弟的頭,用力的揉一揉:「抱歉,來晚了。」
褚冥漾窩在冰炎身邊,感受對方低涼的體溫,哇喔,好舒服,夏天果然有個免費冷氣就是不一樣…啊,肚子好餓……學長!你煮東西給我吃!
「褚。」只有一個字卻威脅力十足。

對不起我閉腦嗚嗚明明今天我生日的說……學長,我今天過的好辛苦你不安慰我就算了難不成你連我這個小小的要求都不肯嗎我怎麼這麼命苦阿明明十九歲生日應該過的安安穩穩和和樂樂的為什麼感覺一片滿目瘡痍心死意灰了呢你看你看我連續遭受了好幾小時的精神轟炸結果學長你又一直不來來了還打擊我幼小心靈我都要哭——了———

「…嘖,所以你要我煮東西給你吃?」面對某人的腦殘攻勢,某黑袍宣布投降。

喔喔學長大人你果然立刻切中要點阿!沒錯我就是要你煮東西給我吃我想很久了耶所以聽到喵喵那麼說之後我只吃了一點豬腳麵線其他全部給尼羅和蘭德爾學長吃了就是為了等你操刀的這一餐阿!

他絕對不會說是因為他想看冰炎煮飯的樣子!

「原來你蓄意很久了。」紅色眼睛瞇起,有點山雨欲來。
「不,學長,我沒有蓄意。」他是故意。

「靠!」
啪———

痛痛痛痛痛———!!學長好痛啦!
「哼!要你腦殘!」

話才剛說完,一個傳送法陣就傳了過來。
兩人定睛一看,是夏碎傳來的,上頭還有一個留聲法陣。

『褚,這些是你要我幫你準備的東西,冰炎,加油吧,我很期待你的廚藝喔。』口氣甚是愉悅。

………………

「褚,你很大的膽子嘛。」
阿哈哈哈哈,褚冥漾冷汗涔涔,我我我我我只是想說夏碎學長應該比較會知道你拿手的東西所以呃才拜託他幫忙準備材料之類的阿嘿嘿。
「哼,看在你今天生日的份上。」
冰炎冷哼,抱起那箱東西就往廚房裡走,褚冥漾連忙跟在他身後。

兩個人都沒有發現,剛剛留聲陣法的圖樣消失後,另一個陣法又浮現了出來,化成一堆小粒子之後飄散在空氣中,看不見了。




不˙能˙笑!!
褚冥漾拼命摀住嘴巴,肩膀一抽一抽的縮在廚房牆角,臉色都憋成了豬肝色。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他忍不住了!
褚冥漾指著神色不悅的冰炎,終於大笑出聲。

學長,我作夢都沒想過你會乖巧的圍起媽媽圍裙一臉認真的看著摔倒王子給的菜譜專心致志的量起鹽巴和糖幾公克阿哈哈哈哈哈哈而且那粉紅色的圍裙圍在學長身上為什麼奇異的一點都不突兀呢?
「靠!閉嘴!」一拳揍向褚冥漾,冰炎咒罵:「要不是你我還用圍嗎?」

嗚嗚我錯了嘛…褚冥漾抱著冒煙的頭。

不、不過好香喔…褚冥漾皺皺鼻子,像極了一隻小動物,在空氣中嗅了嗅——學長,學長,你煮了什麼阿?

「哼,菜譜是人家給你的,你自己都沒看過就要別人煮嗎?」冰炎哼叱了一聲,將手中的平底鍋倒扣在盤子上,要褚冥漾端出去飯桌。

褚冥漾吞了吞口水:「呃……我沒想那麼多……」其實他也沒有想過學長真的會答應就是,更沒想過學長還真的能夠煮出能吃的東西來,難不成黑袍萬能定律到哪裡都是定律嗎要不學長看起來平時不怎麼下廚的人怎麼能夠煮出能夠入口的東西呢!?蒼天!你這樣公平嗎!?阿!?

「夠了!腦殘完了就滾過來吃飯!」冰炎沒好氣的說,拿起手中另外兩盤剛完成的菜走到飯廳。
「好~!」褚冥漾歡呼,樂顛顛的去洗手然後跟上。

「感覺很好吃。」兩人坐在餐桌上,而後褚冥漾看著那桌三菜一湯,還是有點不真切的感覺。

冰炎冷笑一聲:「哼,知道就好,還不快吃,是要等他涼掉嗎?」
「我吃!我吃啦!」聞言,褚冥燕趕緊身快夾起一盤像是青菜綜合炒的東西含入嘴裡,下一秒眼睛放光:「真的很好吃!學長!你太厲害了!」果然什麼事都難不倒學長!學長不虧是出門方便居家優良家家必備的模範好男人!!

又喝了一口湯,褚冥漾幸福的眼睛都瞇起來了。

「喔?」冰炎笑了笑,很邪惡的那種,他低身欺近褚冥漾,在他耳邊輕聲說:「對你來說,我算是好男人嗎?」


褚冥漾臉驀地爆紅。




等等等等他剛剛是不是不自覺的想出了什麼令人難為情的話呢?

「嗯?你覺得呢?褚?」故意在紅透耳根的戀人耳邊低嘆,冰炎的手不知何時已經環住了對方纖細的腰,暗自奇怪自家戀人甜點是都吃到哪去了也不見得胖過。

「學、學長…」我我還在吃飯啦…褚冥漾抱著碗,閃也不是,順著冰炎也不是,表情有點尷尬。
「你回答我阿,褚。」大有一副你不講我就不放開你的趨勢。

……學長你很幼稚耶………
「囉嗦!」凶神惡煞的紅演火星兔又回來了。

啪———

「咿——學長你又打我……」褚冥漾淚目。
難得學長今天看起來比較好人了說……

「褚,我看你是吃完了吧?廢話那麼多。」冰炎怒極反笑,大手收的更緊,把對方強行壓在自己懷裡,在他耳邊一個字一個字頓頓的說:「時‧間.很.多,我們有的是時間慢慢來證明我是個好男人給你看!」


不不不是吧!!?楮冥漾大驚連忙往後想退,奈何對方早已把自己固定的好好的,現在可說是進退不得。



學學長你冷靜一點我還在吃飯耶而且現在也才七點而已你發情也未免過早了---阿阿阿不對不對我腦誤學長人最好了最有理智了怎麼會隨便發情呢又不是動物呃不對我是說學長是好男人!好倒不能更好的男人!能文能武能做飯能幫出頭能打理生活大小事沒事抓抓鬼有事殺殺妖的學長不愧是萬用形的!


「很好,褚,」冰炎終於忍無可忍,幾乎是咬牙切齒的將人往肩上一扛就往樓上移動,
然後打開自己已經不知道跟著學弟住過多少次的房間,把人往床上一丟,壓了上去,露出一抹別人看了可能會臉紅尖叫,褚冥漾看了會驚嚇大叫的邪魅笑容說:「你‧自‧找‧的!」

不——!!學長,今天是我生日你就大人有大量拜託放過小的吧!

褚冥漾試圖做最後的掙扎。


嗚嗚學長不要摸了啦,上禮拜我已經有三天請假了明天又要回學校上課阿我的腰會被你弄斷的啦…等等等不要再脫了啦……


「沒辦法,褚,」冰炎俐落的扒下褚冥漾身上最後的衣服,冷笑的說:「我發情了,所以——」

學長等等等等有話好說有話好說——



「你.就‧從.了.我‧吧。」然後便開始進攻。

不———真的對不起嘛!!



今天不是他生日嗎?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呢?怎麼到最後佔便宜的都還是學長?
褚冥漾表示他哭哭了。

他得腰好不容易才好的,這樣下去他又要請假了啦!!




望著熟睡中的戀人,冰炎沒好氣的揉了揉對方的髪。

對方的生日他不是不知道,只不過他太忙一直沒有時間準備禮物,今天早上才跑去買,結果晚到了。

基於對對方愧疚的心態,他在一開始就答應了鳳凰族家的女孩今天的行程,也決定會依約定的執行戀人所下達的任務。



只是他沒想到對方居然要求自己煮飯給他吃。
這不禁讓他慶幸之前自己多少有在練習自己的廚藝。

可惜,對方的腦殘不停發作讓他終是無法忍耐,只好拖上床讓他什麼都不要去想!

冰炎哼了哼,順手招來一個盒子,打開。
裡頭躺著一條水藍帶點銀色的水珠的項鍊。

一顆如同大拇指指節般大小的圓晃水藍色珠子用一條黑色繩子串起,珠子表面用銀色的字體刻劃下屬於他專屬的祝福,這是冰炎準備好要給褚冥樣的生日禮物。
他原本想在吃完飯後送的,結果某笨蛋打亂了他的計畫,要怪就怪他腦殘,自作自受。

他輕輕的解開那項鍊,難得一見溫柔的為褚冥樣戴上了他,由於剛經歷情事,褚冥樣現在一絲不掛,只有那抹水藍在他身上發出奪耀的粼光,美得炫目。

冰炎輕聲笑了,拉起戀人的手放置在自己的心臟的位置後又拉起親吻了兩下,低聲道:「生日快樂,我的褚。」


褚冥樣像是聽見般的發出了一聲嚶嚀,身體縮了縮又往冰炎懷中蹭去。
冰炎嘴角微勾,拉起被子將對方擁得更緊,:「晚安,我的褚。」接著也跟著睡去。


他所沒發現的,是被窩中被他抱得緊緊的人,耳根又莫名其妙的通紅,嘴角也滿足的微笑。



『生日快樂,我的褚。』

『我的。』


嗚,討厭,學長又犯規啦。



(完)







題目:小說衍生,BL同人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1. 2014/04/14(月) 23:07:44|
  2. 短篇集
  3. | 引用:0
  4. | 留言:0
<<【冰漾】學長,你縮水了 | 主頁 | 【冰漾】宣示、嫁衣、佔有慾>>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monstrenoir.blog.fc2.com/tb.php/4-e08d9127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自我介紹

黓訞/鬼˙影子

Author:黓訞/鬼˙影子
同人與自創都會放在這裡。
耽美文較多,一般向較少。
更新應該不大快,餵食的時候請小心。

最新文章

類別

最新留言

最新留言

月曆

07 | 2018/08 | 09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搜尋欄

RSS連結

連結

將此部落格加到連結

加為部落格好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

QR 編碼

QR